【Requiem 重写版】章四

<章四>

铁堡图书馆档案管理室。
主恒星的晖光温柔地流连在操作台的一角,堆叠在一起的资料投射下浅色的影子。一杯放了好一会的能量液正升腾着若隐若现的热汽。操作台前熙熙攘攘的人流丝毫不会对他的注意力造成影响。清脆又快速的键盘敲击声极富有韵律感,如果不去看那份输入的内容,甚至会让人产生错觉,这个坐在资料录入终端前的红蓝机体正在创造着一首优美的音乐,而不是在分析枯燥乏味的数据。
但是奥利安确确实实是在享受着这个过程。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这份活儿让他很快乐,在工作的时候能免费阅读众多的数据、影像、资料和书籍,在浏览的同时也完成了份内的工作,一举两得。从学生时代开始,他就被大家称为“被数据板压扁也芯甘情愿的书呆子”。所以当他成为铁堡图书馆管理员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对此感到惊讶。

真是一段轻松惬意的工作时光。
第十二排磁盘阵列的数据也完成了。红蓝的年轻机体活动了一下略有点僵直的肩臂,转头看着环形落地玻璃外的风景,端起的能量液却迟迟没有送入口中。
铁堡图书馆是位于铁堡城市中心一座地势较高的建筑。每天奥利安会都从窗户、阳台、星象楼等各个角度观察着这个被誉为“塞伯坦火种舱”的繁华都市。从晨曦到暮落,从沉眠到喧嚣,这个都市是如此的璀璨夺目,充满着诱惑的魅力。而自己不过是这个都市中小小的一员,或者应该说是有幸成为其中一员吧。
不远处更高耸更为壮观的庞大建筑群就是穹顶图书馆。想起之前一星循环前同议会阁文件接收员的对话,他不禁在面罩后莞尔。
站起来离开位置舒展着机体。
总有一天,一定会去那里的。

内部通讯端突然响了起来,奥利安打开通讯频道,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线路里蹦了出来。
“哟,小奥!好久不见!”
湛蓝的光镜后流露出欣喜:“小蓝你回到铁堡了?”
“是的啊,你听听周围这么嘈杂,只有在铁堡才会这么吵闹的啦,要是是在我们帕拉萨斯四处响着的可是水晶簇的晶振音,你真该到我家乡看看的。跑题了,先不说这个,我正在从空港到图书馆的交通轨上,预计一个循环后到,不过现在被堵在半路上会晚到了。”
奥利安查看了一下内置时钟:“离下班时间还有好一会的,我会在图书馆等你的。不过现在并不是上下班流量高峰时间,怎么会拥堵的?”
一阵激昂的呼喊从线路里传出来,淹没了蓝霹雳的声音,档案员仔细分辨着,那似乎是集会时喊的口号。
“哇塞,我觉得门翼都要被挤下来了。你听到了吧?他们在启蒙广场这里聚会,好像是抗议议会单方面终止在利刃城的能源建设计划。哦,看在普神的份上,你们能不能别推我,我真的不是去参加抗议的啊啊!”
电流的干扰伴随着人群不断爆发出的喊声,让双方的对话不得不中断了一会。帕拉萨斯商人气喘吁吁的说道:“喂,小奥,我有段时间没来铁堡了,什么时候这里流行起游行示威了?……噢!注意下你的脚!你已经踩了我两下了!”
“我觉得你还是最好换一条路过来吧。”奥利安觉得自己几乎都可以看得到蓝霹雳不停的跳着脚被人群挤得哇哇叫的样子。
“我正在努力……努力的寻找出来的路……就不该过去看热闹。不过说真的,单方向终止合同会导致大批人员失业,社会反弹会这么激烈也是正常的。议会也真是够狠的。”
“小蓝,谈论政府不是我们该做的事。”
“我知道我知道,你又要说‘我更关心今天桌子上的资料’对吧?……咦??”在通讯那头蓝霹雳发出了惊讶的声音,这让奥利安有些担心了。
“小蓝?怎么了?”
“喂,我说奥利安,如果我说我看到抗议的人里有艾丽儿,你还会坚持这场游行跟你无关吗?”

蓝霹雳的话成功的让他的手抖了抖,奥利安叹着气放下杯子揉了揉天线。
轻松惬意的早晨,嗯……前言撤回。



塞伯坦极点城市,卡隆行省。
轰隆隆在角斗场的休息室里骂骂咧咧地调整着上次比赛中损坏的头盔。那个一门之隔狂热嘈杂的世界,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成为一名角斗士?这副矮小的躯体都不用那些强壮的疯子们动手,只要一脚就会被碾碎成粉末。当初是自己劝迷乱一道离开矿业区,但是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只是在这里修补这堆破烂?!走到哪里,都没有人看得起自己,去他U球炉渣的!轰隆隆越想越恼怒,他咒骂着一把抓起刚修理好的头盔,用力向休息间的大门掷去。
出乎意料的,头盔没有砸到门上,而是撞到了恰好推开门的威震天身上。浑身上下沾满了能量液和机油混合物,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对手的,混合在一起凝结在伤痕累累的机甲上,黯然无光。
银白的机体弯腰捡起那个还在地上滚动的头盔,逼近可怜的打桩机,勒紧他颈部的管线一把拎了起来。没有狞笑,没有愤怒,甚至没有任何的感情流露,只是微微眯起暗红的光镜。
炉渣的,要被杀了。
笼罩在这样的视线里,轰隆隆觉得所有的线路仿佛置身于绝对零度的宇宙深处一般,动弹不得,几次试图说些什么却发现音频装置什么都发不出来。

滴——
私人通讯频道接收到一条加密短讯,发件人是……声波。
角斗士的嘴角勾出一个颇具讽刺意义的笑容。他随手把紫色的小个子往地上一扔再附上一脚,转身径直向外部通道走去。
轰隆隆挣扎着爬起来:“老、老大,你要去哪儿?”
“我要去一趟铁堡,你跟迷乱好好地给我收拾。再出任何差错,我就把你该死的机体拆成一堆零件!”
“铁堡?是上次那个深蓝的大家伙吗?去铁堡能有什么好事!”轰隆隆明显不喜欢母星的首都。事实上,对于任何一个亡命之徒而言,没有谁会喜欢那个满是光鲜外表的都市,阴暗和危险才是他们的粮食。

“很快我们就会知道的了,很快。”
仿佛是栖身在黑暗中的魔兽露出狰狞贪婪的笑容。银白机体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不见光的甬道里,除了渐远而去的轴承摩擦和机体轰鸣声,身后的黑暗吞噬了一切。



奥利安站在麦卡丹老油吧的门口,花了五百纳秒的时间思考后,还是决定从前门正大光明的进去。蓝霹雳把艾丽儿从激愤的游行人群里拖出来,通知奥利安到老油吧来找他们。他踌躇着只是因为瞥见侧门附近似乎坐着认识的同事,而自己CPU一个电流急冲居然没有请假就翘班出来,有那么点……芯虚。
管理员把前半只脚踏到油吧大门的门框上,刚一抬头,一个高大的身影毫无征兆地出现在门口。事发太突然,双方都没想到门另一侧会有人,已经收不住脚步,避无可避。只听到巨大的金属碰撞声,整个油吧的人都转过头,眼见着一架红蓝的机体和一架银白的机体,一个捂着脑门一个扶着下巴双双蹲在地上。

“渣,你,渣的,该被拆的,你光学镜头坏了啊!!”威震天被撞了个结实,光学镜头频繁闪烁着,连扬声器都有点输出不稳了。
“对,对不起……”奥利安调整着系统的平衡机制,抱着头努力让自己处理器的警报不要再嗡嗡作响。
管理员关闭了系统警告正要站直背脊,越过对方的肩膀,镜头的余光敏锐地捕捉到一个能量液瓶子划出完美的曲线正飞速直奔自己而来。他想也没想准备侧身躲过,这时银色的机体摇晃着头恰好也站起来,不偏不移地命中了他的后脑勺。

“奥利安你这个芯片烧掉线路打结的笨蛋!!”
一声火力十足的怒吼。在油吧昏黄的光线下,粉色纤长的身影即使是拿着瓶子砸人依然是那么的优雅,旁边的蓝霹雳正在努力的夺下她刚抓起的瓶子。奥利安除了觉得一阵尴尬之外,更兼头痛地发现艾丽儿明显能量过载了。
自从有过某次惨痛的聚会经历后,他们就私下约定过绝对不能让艾丽儿再碰一星半点能量液。看着眼前的场景和蓝霹雳一脸的抱歉,奥利安有一种想重重扶额悲哀。
面前的银白色机体被这么一撞一中标,眼看着就要爆发,档案员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一边注意着正前方,拽着对方笨拙地躲避着眼花缭乱的瓶子盘子攻击,一边还不停地道歉着:“噢,对不起,请原谅她,她不是故意的。”

正途径此处的巡逻小队发现老油吧异常喧哗便过来察看情况。目睹若干物件从大门纷飞而出,他们误以为老油吧有人打架斗殴。领队大声呼喊着“克制!冷静!”,同时让手下的队员跟同区域的其他分队联系。
油吧里大大小小的TF们有的趁乱赖掉钱跑掉了,有的顶着盘子冲出店门躲避瓶子的直击,有的吹着口哨说着讥诮的风凉话看热闹。油吧的客人、路过的机体、还有维护治安巡逻员互相推搡叫骂着,场面乱作一团。
威震天警惕地四周张望着,他可不愿意节外生枝被请去谈话或者被认出来,而对方顽固到一个境界死拽着自己一个劲地边躲闪边道歉。他油压一个飙升,芯片回路一个短接,一把反抓住眼前这个机体的手夺路而逃。
奥利安完全没明白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当然他也不会了解这架银白军品芯片里线路打结成团的复杂想法,就这么被拖拽着狂奔而去。
领队的蓝白机体吃惊得连口罩都忘记关闭了。他看到跟自己型号一模一样只是涂装不同的机体被另外一个高大的军品拖着,一句“大哥”还卡在发生器的线路里,眼睁睁地看着两台机体绝尘而去,消失在油吧后面的小巷子里。

“你们俩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迪恩踩着满地的碎屑走进老油吧,他看着艾丽儿,艾丽儿望着空空的大门,蓝霹雳抱着头坐在沙发上。满油吧的客人和巡逻小队的成员们都盯着这三位,众TF默默转头无语。



不知道跑过了多少街道和转角,威震天终于在一个狭窄无人的小街巷里停了下来。芯里咒骂着声波好选不好选非要在老油吧碰面。渣的,托那个粉红色TF和那个白痴民品的福,计划完全被打乱了。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还紧紧抓着对方的手,赶紧松开松开。
“对不起,我为我和我朋友给你带来麻烦感到抱歉,如果有什么我能帮你到以弥补我们过错的,请务必告诉我。”眼前这台的机体脸上分明写着“不爽着”“找揍啊”“炉渣的”之类的字眼,自己似乎真的打扰到了别人,奥利安诚恳地说到。
“呃……”奥利安仔细打量着对方,似乎在哪里见过的样子,他努力检索着数据库。
“恩?”银白机体发现对方一直看着自己,面甲上的不快愈发加深了。
“请问……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渣的,别吵,我在联系!”
见他废渣的鬼,联系不上声波,这里又是铁堡的哪里啊!!!尝试了十多次通讯失败,威震天芯里毫不犹豫挨个问候了普神和U球若干遍,精彩绝伦且不重复。他转过头看到对方认真而清澈的蔚蓝镜头,忽然觉得确实是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啊!”
“原来是你!”
两人不约而同地记起了一星循环之前的那次偶遇。
“你好,那一次真的要谢谢你。很抱歉,好像这次也是我给你带来了麻烦。”档案员主动向银白机体伸出手,镜头折射出温和的光芒。
威震天犹豫着握住那只手,芯下盘算着。一现在已经引起了骚动,自己没有目的的行动会再招来麻烦,二和声波联系不上,三……对于铁堡自己不认识路,综上所述,银色装甲的军品努力让自己平静的开口。
“渣的,每次遇上你都没什么好事。我现在跟我的人失去了联系,我是来铁堡……观光的。普神他U球的,如果你打算道歉的话,就带我参观铁堡作为补偿吧。”
“愿意效劳。不过……那个……普神不是U球的。”
“闭嘴!别那么多废话!”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