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重写版】章二

<章二>

休息室的大门被粗暴的一脚踢开。威震天满身的伤痕和半凝固在他机甲上的暗紫色液体,在走廊微弱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骇人。
轰隆隆赶紧迎上去:“头儿你又胜了,今天你可真厉害,把那个大块头一下子……”
“滚!”
搏杀之后的威震天格外的疲倦和易于动怒,他一脚把轰隆隆踢倒顺势踩上一脚。不用他们的头儿再说一次,两个小打桩机赶紧溜出休息室。以威震天的性格绝对不会给他们听第二遍的机会。
银色的机体坐在充电床边缘,体内沸腾的能量液逐渐趋于平缓,处理器里一片空白。他无聊的观察起自己的手掌。金属的表面粗糙而裂痕布满,每一个机械关节和缝隙里都积满了黝黑的污垢。一道紫色的痕迹还残留在掌心,那是杀死对方时顺着能量镐流经手上留下的能量液。
每一天都像生活在战斗中一样。赤红的光镜后浮现出深深的嘲笑。不,不是“像”,这就是确确实实的战斗,为了生存在社会的最底层反复厮杀着。今天是生存着,却永远不知道明天是否会死。他在这片金属残骸的世界里仰天怒号着,找寻着一条并不存在的道路。

抬起手臂,把手中的能量镐突然向后掷出,银紫色的能量尖头在空中翻转一周后,深深地扎进若干个毫米厚的合金门里。
“我说过滚的,不管你是谁。我可没有耐心说第二遍!”
从金属大门的阴影后走出来一台深蓝色涂装的TF,深红的护目镜下是掩饰住脸上表情的面罩。
“晚上好,威震天先生。我的主人看过你今天的比赛,他很中意你。他说如果你在下一场的比赛中输掉,那么他会给你一大笔能量币。”对方的声音很奇怪,单一的电子音听不出任何的抑扬顿挫,在这个黑暗而空旷的室内形成微妙的混响。
威震天不禁嗤笑起来:“输?你的主人是地下赌庄的庄家吗?”
“报酬是四十万能量币。”对方并不打算回答威震天的问题。
银白机体双手一撑从充电床上跳下来站直了机体,还没有修复的线路和金属板发出难听的摩擦声:“对于其他炉渣的常用语来说或许在胜负之外还有输这个词汇。但是对于我,除了赢就是死!”
他们互相注视了几个纳秒。深蓝色的机体依然不带感情的开口:“那么期待你的表现了,我还会再来的。”然后就像和阴暗融为一体一般,那台机体悄然的消失在了视线中。
威震天走到合金门前,久久注视着穿透力大门依然在高频振动的能量镐,然后左手一拳狠狠的砸在门上,合金门板被深深的击出一个巨大的凹陷。



三个更替之后,依然是在这座角斗场上。
倒在比赛场上的机体瑟瑟发抖,狼狈的抛下武器举起双手表示自己认输了。
“噢,不!请放过我!我认输了,我认输了!”
银白色的机体此刻在这台战败机体的光镜中看上去无比的狰狞可怕,左手紧握的能量镐尖端,粘稠的能量液不断的流下滴落在他的脚旁,飞溅在机甲上。
威震天居高临下冷冷的蔑视着脚下这个匍匐求饶的家伙,看着他手脚并用慌乱的向远离自己的方向爬去。
当他们用枪口指着说到:“要相信我们!”
高大的机体遮蔽了角斗场上的灯光,他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在泛着油腻光泽的金属地面上投下巨大的影子。
当他们把盾牌一字排开说到:“我们是关心你们的!”
“不!!!”
能量镐重重的击下,再高高的举起,再落下,再举起,再落下……他仿佛只是在重复着曾经在矿井里的挖掘工作,而不是在进行着一项残杀。
当他们踩着手无寸铁之人的残骸说到:“我们是爱你们的!”
四散飞落的紫色液体缓缓流动着,汇集成一滩水洼,连那白炽光芒的聚光灯都变得暗淡无光。整个竞技场内所爆发出的欢呼如同恒星表面的核能爆发一般,疯狂而热烈,经久不息。
威震天撕裂开对方的机甲,原本黑色的手指被彻底浸染成深暗的紫色。他把早已熄灭的火种舱从已经变得灰白的躯体里拉扯出来,如同远古时候的祭祀仪式一样,高高的举过头顶。看台上所有人们的情绪此时被煽动到最高点,他们嘶喊着,叫嚣着,数万个扬声器发出意义不明的狂热噪音,就像宇宙风暴过境一般此起彼伏。

听吧,普莱姆斯神啊,这就是你的子民们献给你的赞美之声。
从手上断片上滴落的艳丽紫色,在灰色面甲上顺着金属接缝缓缓滑下,就像神话时代里战士面甲上的图腾,又如同在漆黑夜里恸哭的痕迹。



推开休息室的门,那个深蓝色的机体如同之前所说又出现在昏黄的灯光下,而他身边打开的箱子里堆放着满满的澄黄色能量币。
“这是我的主人许诺给您的。”
“我可不记得有答应过你主人什么。”威震天放下手中的武器,盘起胳膊抱在胸前,微微眯起赤红的光镜,“他的要求不是要我输掉这场比赛吗?”
“比起一个为了区区四十万能量币而甘心服从的TF,我的主人更欣赏您的能力和气魄。”
威震天注意到对方话语里称呼的细微变化。他走到箱子旁抓起一把能量币,金属片在灯光下闪烁着柔和的光芒。微微倾过手掌,那些金色就从他手指间纷纷落下,落回箱子里叮叮当当响成一片。
“这里是八十万。当然这些同您过去四十二场的不败纪录相比,只是略表我们的一点心意。如果您愿意为我主人工作,……”
“嗤,你的主人还真是看得起我。”威震天转看向深蓝的机体,“不过我们之间的关系只可能是合作。他利用我达成利益,我利用他实现我的目的。我,威震天,不会屈服效忠于任何人。”
“明白,我会向我的主人转达的。”深蓝色机体注视着银白机体一纳秒后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威震天出声叫住对方,“名字?”
“声波。我会再和您联系的,期待与您的合作。”
看着对方的背影消失在阴暗的甬道里,威震天把视线收回到刚才推门时留在门上的潮湿手印,现在那个印记已经凝结氧化成黑色的物质附着在金属上。真是一个有趣的家伙,既不维护主人的利益,面对自己也并无畏惧。看起来之后的日子不会无聊了。
他在黑暗中发出低沉而满意的笑声。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