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重写版】章序

<章序>

嘀——
通往方舟外的最后一道安全舱门平稳地侧滑打开。隔了一层炭素合金船甲,依然可以听到外面劲风肆虐地呼号,偶尔不知道被刮起了什么东西重重地砸在外舱壁上,随后又被弹起落到远处。
这时内置频道传来通天晓的通讯请求。擎天柱芯里轻叹了一声,接受了请求。线路里传来通天晓熟悉而稳重的声线。
“大哥,我知道你决定了就不会改变,但是我依然要说,你不该亲自走这一趟。现在的塞伯坦到处充满了危险……”
“通天晓,我只是和警车爵士出去探查地形,不用担心的。再说了,大家都是轮流着执行巡逻任务,我又为什么不可以呢?”
“你是我们的司令官。( You are Prime. )”
“我也是一名战士。( I am also a soldier. )”擎天柱的声音经过线路电流静静地传递出去,坚定中又透着温柔。
通讯那头沉默了一纳秒。
“……就知道没办法说服你。大哥,警车,爵士,你们注意安全,有任何情况请毫不犹豫地呼叫显像一号,我们随时待命的。”
“小通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把大哥安全地带出去再完好地带回来的。”
结束了通讯,警车最后检查了一遍所有人武器模块,爵士一边检查着自身的弹药储备,一边哼哼着从蓝星学来的不着边的老调子。全员准备就绪后,擎天柱伸手准备摁下舱门控制装置,身后传来警车的声音。
“其实通天晓是在担心你,我们也都是。塞伯坦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是充满回忆、也是充满痛苦的地方……”
“所以,我才一定要回到这里。”擎天柱温和地打断了警车的话,拍了拍战略家的肩膀。舱门缓缓的打开,每个机体周身瞬间张开了一层电磁防护罩,擎天柱迈出舱门:“我想看看现在的塞伯坦。”

走在通往母星的下行台阶上。
我们是谁?
第一步。
我们是汽车人?
第二步。
我们是霸天虎?
第三步。
不,都不是。
高大的红蓝机体突然一个跨步越过剩下的台阶直接纵身跳到结实的地面上。
我们是塞伯坦人。

我回来了,塞伯坦。



战略家戒备地端着电子脉冲枪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破坏专家开着音频公放插播着小调、从一个残垣头轻松地跃到下一个断壁。这次他们的巡逻范围是黎明高地,一座在内战前就被废弃的工业之城。这对搭档时不时同博派司令官交换着搜索的最新情报。公共频道里不断的传来警车一本正经的呵斥、爵士打趣的笑话。他们之间从几千万年前就建立起了某种完美的默契,擎天柱芯里如此想着。他们是如此的熟知彼此,从很久以前就是这样了,在流亡到宇宙之前——
在塞伯坦被毁灭之前——
在内战浩劫发生之前——
在遇见你之前——

高大的红蓝机体若有所思地走在巡逻队伍的最后,蓦然地抬起头,接收器似乎接收到了某种熟悉的音频声波,好像被遗忘在记忆的深处。深邃的光学镜望向阴郁的天空,闪烁着湛蓝的光晖。

这里是黎明高地。



我们曾经一起看过的星光,它们在数亿万光年之外安静地燃烧着自己,呼应着彼此,在深邃的苍穹里见证着生命的出生,成长,茁壮,垂死,消亡。那是宇宙所孕育着的深沉又永不停息的脉搏,就像一首不会沉寂的交响乐,如歌如诗,如泣如述。而穹宇之下,现在的塞伯坦废墟林立,风沙蔽目,大气的上空充斥着辐射粒子、宇宙射线、电磁波风暴,往昔壮美辽阔的天空已经不再。透过浅蓝色折光的电磁防护甲可以看到双子卫星从死寂的天穹中划过,星体上残留着内战时期巨大爆炸冲击的痕迹,丑陋的伤痕如同蜘蛛网一样遍布着。

那些星辰依然在遥远的地方闪烁着,而我们却早已陌路;
我们并没有改变,但是分道扬镳,风砂湮径。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