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Secret Garden(完)

松开油门,踩下刹车,在车停稳后熄灭发动机,拉下手刹。明净的后视镜里照出老人坐在田埂上的背影。
探长一直犹豫着自己究竟要以什么样子与老花农见面。现在哈罗德先生已经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是贸然地以机体形态出现,会不会像之前双胞胎他们一样给这位老人带来心理上的阴影呢?
“年轻人你来了啊。”
“是的。”
“你过来说话,那么远我听不清楚。不用模拟成人类,给我看看你汽车人的样子。”
军绿色的吉普激活变形原液,伸展开每一个零件,身后被日暮所染上金色的马路上投影下如同魔法般不断延展升高的黑色阴影,齿轮转动声和金属骨骼的伸缩音打破了花田边的宁静。
探长小心地绕过田地,坐到老哈罗德身边。老人抬起头仔细打量着身边这个陌生的物种。他看上去不像地球上任何一种生命体有血有肉,他应该是比村长家屋顶上的风向标还要略高出几英尺,他的步伐很大一步便可以跨过一片田地,他的声音是丝毫不带柔和感的电子合成音,他们自称是为什么地方来的汽车人。
“哈罗德先生,非常对不起,我们之前给您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我并非蓝星上的碳基生命,我们的原则是秘密行动,不能干扰人类的生活。所以我为我之前对您的隐瞒和我同伴对您造成的惊吓而道歉。”
侦查指挥长低声说着抱歉,他明白,并不是每一个人类都像斯派克父子一样肯接受金属生命体的存在,对于地球而言,他们只是外来种族,不请自来的客人,庞大到令人生畏的机械生命,遭受白眼和冷漠的次数远远多于笑脸。
“既然你们有规定是不能干涉我们的生活,那你又为什么要买下这块田地,种什么什么花花草草?”哈罗德点燃了自己卷的烟叶,他并没有看向探长,只是望着天边飞过的鸟群。
“噢,对不起,……”
“我不是想听这个,”老哈罗德转头望向绿色机体那对湛蓝的光镜,“我是想知道你种这片花园的理由,孩子,是你的想法。”
探长挠了挠头摊开手:“这个并不是我自己私人的花园,我只是想在离基地近一点的地方种点喜欢的东西,方便不能远行的朋友一起来做观察日记,等有一天都开花了,也能让同伴们能来欣赏这颗行星上不同地区的美丽植物。”
“哦?就像之前那样来欣赏??”
“不不不,”探长赶紧摇了摇手,“因为我事先没有给大家提到过花园,所以他们表现得太兴奋了,非常对不起。”
“哼,连政府都出面要我不要声张这个事情。”老花农狠狠地抽了一口烟,吐出灰白色的烟圈,“小子,你是从哪个星球还是哪个乡下地方来的,政府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你是铁做的还是泥巴做的,叫Hound还是汽车人,通通跟我无关。我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每天回家给玛丽讲讲今天隔壁那个年轻人又做了什么蠢事,种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下去。”
探长抬起头看着老人,脸上流露出不可置信的惊讶。
“你也不用再投影人形了,这个样子挺好的,偶尔还可以帮我修下屋顶,平时还能载我个顺风车。”乳白的烟雾袅袅盘旋在即将消失的霞光中,哈罗德掐灭了烟草,“你现在去把水管找回来接好,帮我浇水去。”
“好的,那个……谢谢您,哈罗德先生。”
“切,快去!”
看着探长匆匆离去的身影,哈罗德提高了嗓门:“停在我家花棚后的那位,别躲了,出来吧。”
红蓝色的司令官变形后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哈罗德先生,谢谢您的包容。”
“有什么好谢的,这片是他种给你们所有人的花园,是你们的东西,我只是抬手帮了一下忙而已。”
“依然要感谢您。”擎天柱低下头满怀感激地看着这位和蔼的老人,“否则这片花园就不会存在的了。”
“你们汽车人真是奇怪。”哈罗德招了招手示意红蓝机体跟自己并肩坐下,“来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打从我十岁以后就再没听过这么神奇的故事了。”

水管从远处的地面上自动升起,“飞”到探长身边。绿色涂装的机体对着面前的“空气”温柔地笑着,并没有接过软管,他准确地一把拉住隐身中的幻影。
“我知道你一直在的,不打算跟我一起去花园看看日落么?”



1996年的初春,还带着些许的寒意,从遥远阿拉斯加吹来冻土带的风依然让人们眷恋着家中壁炉的温暖。
对于方舟号的众位TF而言,这一年的始春并不是那么的太平。发生了两件事情,
其中一件是他们同霸天虎达成了暂时的和平协议,而另一件便是他们的邻居老哈罗德去世了。前者是非常值得庆祝的事情,不过众人的芯底却无法真正的释怀。
宇宙中每一种生命体的寿命有长有短,终究是会有道别的一天。永恒的是彼此之间的感情,它会一直在生物群体的记忆里一代代的传承着,直到连这个物种甚至这个星球都化作思念体的那一天为止。
探长和其他人去参加了老哈罗德的葬礼。整个葬礼很简单,按照老人生前的遗愿,把他安葬在能远眺到自家花田的位置,旁边还种上了一棵新的水松。玛丽告诉方舟号的住客们,老哈罗德走得很安详,当时他握着玛丽的手说要记得第二天要给花棚浇水,得提醒高大的邻居们可以施春肥了,然后说觉得很疲倦想睡觉,便安稳地睡去了。

“静静流逝的所有一切,这个世界没有终结。安息吧,你的灵魂,将会延续。你的诞生与你的生存是为了传递那希望的诗篇,直至永远。将此泪水献给你,我们将感谢你给予我们的梦想与幸福的日子。在这个地方与你初次相逢,直至永远。我走过那片阴暗的草坪,我不会感到恐惧,因为你的灵魂与我们同在……阿门。”

擎天柱因为必须处理和霸天虎的事务,最后才来到墓地。当他抵达的时候,众人早已离去,地面上新土的痕迹还没有被拂去,低矮的白色十字架上挂着哈罗德亲手种植的Tineke白花花圈,山风掠过空旷园陵也放慢了脚步,仿佛在低声地述说着,不愿打扰逝者的永眠。
“哈罗德,我们亲切和蔼的邻居,我很抱歉来晚了。十年,对于你和我们而言都是一段可以说长可以说短的时间,但是我们会永远铭记在火种之中。愿你的灵魂能在一望无际的花海中安息。”
博派司令官弯腰把手中的白菖蒲放在墓碑前,幽蓝的光镜静静地注视了一会碳基朋友的墓地,然后转身离开。



他沉默地行驶在大道上,凛冽的西风和副极地低气压带把浅白的云层低低地压在平原上空,朱色的日轮在灰白的薄云中时隐时现。快到洲际公路下闸道路口时,擎天柱还是决定转过方向盘,向波特兰市驶去。
来到探长的花园前,红蓝机体小心地绕过葱茏的植物们坐上田垄。首春正是铃兰绽放吐蕊的大好时节。墨绿的花枝上有序地缀满了大大小小的白色钟状花蕾,它们温柔地低垂着头,宛如害羞的少女悄悄隐藏起浅色的花蕊。
这种温带的植物经过千斤顶的改良,植株变得更为高大而坚韧,花期时间延长。略显料峭的微风拂过,纤长的叶子轻柔敲打着仰躺在它们之间银白色机体,有几株特别挺拔粗壮的,叶片甚至伸展到金属色泽的面甲旁。不知道对方是太懒得动手或者是自我感觉还不错,并没有拨开那些叶子。
风在他们之间流连着,擎天柱坐着一动不动,淡蓝的光学镜片后缓慢而平稳的闪烁着。从几千万年前开始,头一次安静得可以听见两人的火种在各自胸腔中轻柔地低语。
这是一份迟来的平和,等待了太久太久,却不知道能否一直延续下去。

“我没想到你也喜欢这里。”
“在你们那个破烂的基地里签个协议都要把我折磨成渣了,出来走走,走到这里累了而已。”银白机体头也不转地说,“你的房间跟在塞伯坦时候一样,还是到处都是数据板,一股霉锈气。”
擎天柱笑了笑,手肘支撑在腿上,手指交握:“你也没有改变啊,威震天。不过现在总算是和平了,从很久以前开始,我们就没有再好好地聊聊了,现在终于可以一起坐在这里。”
“和平?”威震天嗤笑着,他转过头眯起光镜看向身边的机体,猛然收紧黑色的拳头,“那不过是给你们短暂的喘息机会,战争的开始结束与否是我说了算的!”
“打了这么多年,你不觉得厌倦了该停手了吗?”
“除非你们臣服于我,否则战争永远不会结束!”
擎天柱轻叹了一口气,脸上写满了“果然如此”之类无奈的表情,静静地对上老对手那双赤红的光镜,片刻后再转头远望着天际处如鸟类片羽覆盖般层层叠叠的云彩,许久不再开口。
“回到塞伯坦,我们一起去扫墓吧。”
“去死,不要。”
“呼,那停战期间要不要一起到处走走?或者旅行下?”
“……如果你觉得一个人寂寞的话,我可以勉为其难地当作考察能源陪你一段。”
“我现在要给花园浇浇水,来帮我一下吧。”
“渣的,敢叫破坏大帝动手!”
“那我就自己来好了。”
“炉渣他U球的,擎天柱,你不会浇水啊,都洒到我头上了!小心我拆了你!”
“呃,对不起。”
“拿来!还要我教你!你这个司令官到底怎么当的!”
“所以我说要你来搭手啊……”
“闭嘴!给我好好看着!”
……

田埂边,黄色的Winter Jasmine悄然的攀满了小径旁堆砌的石墙,在初春的暖阳中招摇绽放着。


(完)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