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Secret Garden(五)

每一个蓝星人都在小时候听过很多故事,其中最吸引他们的无非就是魔法师和巫师的传奇。多么的神奇啊,只要念上一小段咒语(当然,听说有些巫师的咒语得念上一周,他们得一边吃饭睡觉一边也在念,因为咒语是不能中断的),挥动一下手中那便宜点是桧木稀罕点是黄金的魔法杖,便可以让很多没有生命的东西,诸如盘子、碟子、扫帚什么的活动起来,并且拥有自己的思维,这些小东西平时会给法师们找点麻烦和乐子,关键时候就显示出无比的勇气和可靠的一面。
当人们褪下了童年稚气的同时,也把这一份想象力一道摒弃。人类这个种族总是那么的急于成长,舍弃掉许多弥足珍贵的东西,用那份心灵的空白来证明自身的存在。“失去了才知道珍惜”,这句话永远都是迟到的忏悔。

老哈罗德打从十岁开始就不再相信巫师和圣诞老人的存在。可是此时站在自家花棚门口,握着小铁锨的手心有点出汗,他努力地眨了眨眼睛,虽然上周才在镇上做过全身检查,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回头去市里的大医院再查一查视力。他看到一辆黑白的保时捷正停在田埂边,一辆红一辆黄的兰博基尼在马路上来回追逐,有一个胸前装着挡风玻璃和脑袋(上帝,那应该是脑袋吧)两边闪着蓝色灯光的……金属庞然大物正趴在Hound的田边,不停地用红色光线照射着植物的幼苗,两个机械似乎在交流着什么,而那个脑袋旁边闪着蓝色光芒的机械看到了自己,还冲自己挥了挥手打招呼。
“嗯?千斤顶你在做什么?”铁皮侧过脸,但是视线始终没有离开那株嫩绿花茎上稀疏的淡紫色花蕾,没等千斤顶回答,工程师不耐烦地朝正在对角线上开着震耳发聩公放的保时捷大喊:“爵士,你就不能开小声一点吗!”
“我得确保每一株植物都能听到这美妙的音乐啊。别皱起眉头啊铁皮,我一会还得给它们跳一段新学的舞来着,千斤顶说这样有助于植物的生长,我可是专程去学习的。”
“哈哈哈哈哈……别在意啦,铁皮。来来来,我们继续扫描测量下一个,有了这些数据,制造新型战士就有希望了。”
老花农狠狠地掐了自己胳膊一把,以确定自己是清醒的,非常疼,但是这些幻象依然没有消失。
“哇哈哈哈哈!”
“横炮,把水管给我!”
“老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要说‘万人憧憬帅气迷人的横炮弟弟,可以把水管给我用一下么’。”
“……炉渣的,到底给不给!”
哈罗德看着那截被顶在红色兰博基尼车顶盖上的水管,怎么看都觉得有点眼熟似乎是自家花棚外面接着的那根……
“炮仔腿仔你们能小声点么?我们是偷跑出来的,要低调。你看你们都把那边的老先生吓到了。”科学家一边煞有介事的教训着,一边转头又对哈罗德挥了挥手。
“他一定是探长的邻居了,那也算是我们的邻居了。一起打个招呼好了,哟活!”
“你好!”
“老先生你好啊!”
“下午好!”
小铁锨直接掉落到了地上。

——哐啷!

扳手重重砸在了横炮的脑袋上。
红色的恶魔抱着头,正要跳起来嚷嚷,当对上医官那几乎可以冰冻住火种舱的视线时,所有的情绪都化作了回路里默默流淌的涓涓溪流。
探长站在方舟号的大厅口,他尝试着关闭了一次光镜用清洁剂清洗之后然后再一次开启,依然看到白色的医官正拿着工具在威胁横炮,而飞毛腿看着天花板一脸事不关己的冷笑,爵士、千斤顶和铁皮一声不吭如同犯了什么大错站在一旁,擎天柱正在同黑白的副官商量着什么。
呃,普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大家的光镜齐齐转向探长的时候,他觉得大家看着自己的眼神仿佛是集体给自己装甲表面加温加压。
“探长你来了,我们今天有去给你的花园浇水哦。”兰博基尼的弟弟看到主角出现冲他挥了挥手。
“水管被你抢走了,根本就没真的浇到多少……”黄色涂装的哥哥冷冷地瞥了自己兄弟一眼。
“哇,腿仔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弟弟我呢,我好伤芯的。”
“……那真是太好了!”
科学家赶紧摆了摆手:“不过不用担心,我跟铁皮有全面检查你花园里的每一株植物,它们都非常的健康。”
带着蓝色护目镜的保时捷笑着也想说几句,话到扬声器口被搭档的眼神冻住默默地缩了回去。
“不要吵了,”红蓝色的机体揉了揉天线,示意大家安静,他转向侦查指挥长解释道,“探长,很高兴看到你恢复了。我们现在正在讨论,呃,你的花园的事情……”
“Prime这不是讨论,”警车打断了擎天柱的话,他微微侧过头看着那几个偷跑出去的TF,迅速收回视线看向司令官,“方舟号是有规定的,不能过于介入人类世界,更不能打扰到他们日常生活。不管他们是屡犯还是初犯,他们惊吓到了那位老人是事实,这一次的惩处一定要执行下去,这是我们大家都该遵守的法规。”
红色的老工程师叹了口气:“大哥,警车说得没错,现在估计整个波特兰市都知道了。请处罚我们吧。”
司令官环视着同伴们,看着副官轻轻点了点头。警车拿起数据板宣读起来:“根据汽车人基地方舟号第二条规定第七项,对于你们的处罚如下。千斤顶、铁皮在各自房间禁闭半天,分别上缴五千字检讨一份。爵士、横炮、飞毛腿在各自房间禁闭一天,分别上缴三万字的检讨一份。我希望明天早上我可以在办公桌上看到诸位的检讨。”
“这不公平!”三个被处罚得最重的TF一起跳了起来。
战略家平静地望向他们,不慌不忙地把数据板收进子空间:“横炮你这个月违反规定18次,走私违禁物品3次,其中1次被红色警报发现,打架毁坏公物1次,就是跟你兄弟。飞毛腿违反规定10次,参与走私3次,打架毁坏公物1次。爵士你超速8次,上个月的罚款还没有缴清,从双胞胎这边购买走私物品2次。以上每一条都可以关你们禁闭三天写十万字检讨。我已经从轻处置合起来一次性解决掉这个月的惩处,有谁想分开清算的现在可以提出申请。”
三台TF低下头默不作声。方舟号的潜规则就是惹谁都不要惹恼了医官,其次就是警车。
“那么决议立即生效执行。”战略家做完记录收拾好东西后便离开了大厅。其他TF也三三两两地离开了。
擎天柱看向僵直在原地的探长,走过去拍了拍他肩膀:“不必担心,哈罗德老先生和花园都没事的。不过听说你种了一片花田,大家都吃了一惊。”
探长耸了耸肩,露出微笑:“老先生没事就好。也是我对大家隐瞒了,所以才引得他们那么好奇,警车应该也处罚我才对。”
司令官温和地笑着,岔开话题:“不过你的那位邻居受的刺激不小,他似乎不知道汽车人的事情。”
“因为我一直都是以全息投影与哈罗德先生交流的。我去跟他说吧,必须要好好跟他道歉。”



三名被关禁闭的TF耷拉着脑袋回到各自的房间,门锁系统忠实地执行了警车的处罚命令,在他们进入之后电子锁自动锁闭到第二天同一时间再开启。
“嘿,腿毛,我觉得这次警车对我们挺好的,没把我们都关到地下禁闭室去,在自己房间里还能随便闹腾。”
“……那是因为昨天千斤顶的实验把地下室给炸飞了一半。”
这对兄弟的对话永远都是针锋相对,或者正是因为是从同一个火种分裂出来的,所以普神赋予了他们不同的性格。虽然嘴巴上互相攻击,其实无论何时何地做任何事情他们都是同芯的,同样的步调,同样的视线,即使火种熄灭也不会分开,这种羁绊就是兄弟啊。爵士躺在充电床上愉快地听着斜对面两间屋子里不间歇的争吵声,如此想着,暗暗地笑了起来。

夕阳安静地挂在不远处大树的末梢上,背逆余晖的树荫边缘镶嵌上一轮金色的光韵,透过树枝间的空隙,淡淡的晖暮之光越过房间的窗棂,悄悄爬上那副宝石蓝的护目镜,在年轻的面颊上投下淡薄的阴影。
今天的日落虽然没有那么绚烂多姿,却是格外的宁静,在那片花园坐着里一定可以听见很多平日里听不见的有趣声音吧。

“如果你们认为在房间里禁闭是一种舒畅而不是一种反思的话,我不介意再给你们多加点字数好帮助你们认真地用CPU思考一下自己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战略家的声音中断了破坏专家的遐想,双胞胎那边如意料中响起了不满的抗议声和拉椅子翻数据板的响声。
“爵士?如果你现在进入了充电缓冲状态,那我只能惋惜地告诉你你那份检讨增加成为了三万五千字。”战略家发现搭档的房间里意外的安静无声,便走到爵士的房门前提醒道。
保时捷一个利索地翻身下床:“亲爱的,你就这么爱看我写给你的情书啊。”
“四万字。”
“别这么绝情。”黑白机体坐到书桌上做了一个捂胸口的动作,虽然战略家现在看不到,但是爵士相信搭档一定可以想象得到的。“我刚才在想,我们似乎到了蓝星后一直都没有出去兜过风,听听我新装的音箱漫步,放松一下你那被数据填满的回路,……”伸出灵巧的食指和中指在桌面上模仿着人形行走的姿态,略略昏黄的光线绕过破坏者的机械指缝,在书桌上印出长长的影子。
“五万字。探长的花园怎么样?我没去看过,希望还没被你们几个家伙弄坏掉。”
从横炮房间方向传来一声打趣的口哨,爵士可以听到门上传来细微的摩擦声,笑意浮现在他扬起的嘴角,他知道这个声响代表着搭档已经放松下来正依靠在自己的房门上。
“很富有生机的田园,他种了很多有趣的植物。虽然我的数据库里没有多少相关的资料,不过看到一整片花园都伸开叶片随风摇摆,连我也想要一起跳起来。”禁闭中的副官走到门边也背靠了上去,湖蓝的护目镜上映照着天边的落日,手指轻叩着房门,“一起去看看吧。”
他们之间,一道门的距离,暮日下的温热在彼此路线中传递。
片刻后,破坏专家再次听到了达特森门翼刮过的轻微动静,很明显战略家不再靠在门上站直躯体准备离开。
“六万字。”
爵士芯底一阵哀嚎,自己走温情向的作战计划不仅落空还白白增加了一倍的工作量,看样子今天晚上别想充电了。
“六万字里有预备你下周检讨的字数。写好了下周我就挪出时间一起出去走走。”
脚步声逐渐远去,保时捷哭笑不得地想着,这也算是身为搭档的一种直觉和体贴吧。
“老哥,我也想我们什么时候再一起出去赛车。”
“昨天不是才跑过一圈么……”
“但是今天没有办法去跑了,一天不活动一下实在觉得全身上下的齿轮和轴承都不舒服,你也是这么觉得吧?”
“……恩,我们明天去吧。”
“老哥,你真是太好了!顺便帮我把检讨一起写了吧?”
“横炮……”
“恩?你同意啦?”
“滚•你•渣•的!!”



“铁皮,你今天扫描的数据有上缴么?”蓝旗亚赛车一边看着屏幕上飞速演算着的复杂公式一边用内部通讯询问同遭受禁闭之苦的工程师。
“没有,幸好警车没想起来要我们交出这部分资料。我现在传给你?”
“是的,非常感谢。”千斤顶把刚从铁皮那边得到的数据从过接口上传到实验计算机中,“有了这份数据我把3D建模和行为模型搭构起来,之后还要麻烦你帮忙一起找一下材料了。我们一定可以创造出比恐龙战队还要厉害的新型战士群。”
“没问题。”
科学家同铁皮通讯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漫不经心地把手边一小袋金属倒进了正在沸腾的烧瓶。原本只是咕嘟咕嘟冒着泡泡的液体突然间剧烈翻涌起来,直冲瓶颈。
“呃……铁皮,你早上给我那袋试剂是什么颜色的?”
“是蓝绿色的孔雀石。”
科学家快速地躲到一个看起来比较容易抗冲击的角落:“糟糕,我居然拿成了石碳粉。”
伴随着一声轰隆巨响和刺目的红白闪光,蓝旗亚赛车擦了擦满是铁碎灰尘的光镜,发现房间被炸开了两个大洞,而自己则是被能量波掀飞过了隔壁那个窟窿,目前正躺在医官的手术台支架下。灰白色的烟雾通过炸开的向外的出口飘去,爆炸所产生的晶体碎片也混合在其中,在愈发深沉的的夕日中折射出晶莹的幻彩,形成一道缓缓流溢的光幕。
“哇,真漂亮,真该叫斯派克他们来看看。”千斤顶推开身下化作废铁的器材坐了起来。
“是的,很•漂•亮。”
科学家惊恐地看见机体一半都被熏黑了的医官微笑着折断了拿在手里的螺丝刀。“千斤顶,当我们还在塞伯坦的时候我说过二十万八千三百零二次,要做实验去实验室,不准在你自己房间里偷偷摸摸的,尤其是当你房间旁边是我房间的时候。”
“因为今天我被关禁闭,没有办法去实验室……”
“那就明天再做!”
“救护车,对不起……”
“这句话我已经听了十万年了。”
“我会帮你把房间里的东西都修好的。”
“这句我也听了有十万年了。”
……
铁皮默默的关闭了内部通讯继续写自己的检讨报告。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