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Secret Garden(四)

安第斯山脉是科迪勒拉山系的主干,它横跨过七个国家,雄踞在美洲板块上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远远望去,山脉绵延交错,呈现出典型的板块碰撞形成的挤压型山系外观,浓密的深绿色植被和裸露在外的灰色白垩岩交替点缀着山体。眺望这条蓝星上最长的山脉,可以深刻体会到它古老的神奇和壮丽,然而在其间急行军的时候,……另当别论。
相对于探长和幻影的安静,双胞胎的呱噪可称作别具一格。他们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话多,如果真要比话多嘴快那肯定比不过罗嗦和录音机。你会很好奇他们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冒出无数让你哭笑不得的点子和想法。假如哪一天他们参加一个需要长时间保持静默的行动,或许给他们火种舱来一枪还要容易点。开朗的爵士则更像不同TF之间的刹车带或者润滑剂一样的角色,自信的笑容和丰富且不出格的肢体语言让他可以跟任何一位同伴毫无障碍的交流。也是靠着他的协调,才能把探长幻影和双胞胎这样两个极端的同伴有效联系在一起。

绿色机体站在小山丘的顶端,微凉的风急速掠过外部感知器。看着同伴们一个个快速下行的身影,他颇有感触。方舟号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集合,不同个性的TF们战斗生活在一起,如果在塞伯坦,可能是走在马路的同一边都不会彼此侧目,仅仅是错身而过。这究竟是一种不幸亦或是一种幸运?并不是用简单的词汇就能描述得出命运的轨迹和复杂性……系统全息成像图上橙色的标记安静停留在自己身后,侦查指挥长偏过头对着身后的空气学着人类竖起拇指,然后纵身滑下山坡。
对于自己而言,能漫步于这个美丽的星球,能有一个值得托付背后的伙伴,或者自己的芯里就是满足于此吧。



登上最后一个山脊,探长抬手示意全体停下。根据经纬度,他确认了全员所在位置,随后告诉行动小组成员他们已经顺利到达矿区的边缘,根据之前约定好的攻击时间,Prime一队已经跟威震天交上火了。为了防止被霸天虎窃听到消息,小组一致决定在救出人质之后再用内部通讯告知前方的同伴们。经过简单的分工,决定由爵士带头突入矿坑,横炮和飞毛腿分别为左右掩护,幻影和探长断后。

果然如擎天柱所预料,后方矿洞里的守备很薄弱,与其说霸天虎是想争夺资源不如说故意布下了这个局。逐渐接近地下矿坑的核心地带,兵分两边,所有机体几乎都是贴着岩壁尽量隐藏身形,不过即使是在暗处,众人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飞毛腿面甲上浮现出“我非常非常非常不爽” 的阴沉气。
前方传来细微的声响,通过幻影的侦查得知坑道里只有声波在指挥着磁带部队搬运能量矿石,人质位于比较靠近坑道口的方位。所有TF都松了一口气,战力优势明摆着的,现在只要把人质解救出来,并且在前方的霸天虎部队回防之前撤退,行动就算成功了。
首先发觉汽车人逼近的是机械狗,它低声吠叫着向坑道口扑来。黑白的保时捷一个漂亮的大转弯甩尾,把机械狗抛向了正跑过来的狂派情报官,冲击力把蓝色的情报参谋撞到在地。爵士愉快的模拟了一声人类的口哨,对着惊魂未定的几名矿工弹开了车门:“嘿,上来吧小伙子们,我们是专程来接你们去参加party的。”
其他几名同伴和迅速反应过来的磁带部队凭借矿坑里岩石掩体展开了拉锯战。五彩斑斓的激光在狭窄的空间里飞舞着爆炸开来,映亮了粗糙的岩壁纹理。有几道能量束低低地擦着行动专家的车顶上方掠过。机械鸟高速滑翔,保时捷左右闪避着鸟爪之下机关炮的扫射。
“嗨,伙计们,你们不能想想办法么!”
话音刚落,两束激光同时击中了机械鸟,兰博基尼兄弟一边在掩体间穿梭躲避,一边争吵着。
“真不错,今天有烤小鸟吃。”
“那是我打下来的!”
“明明是我先打中的。”
“得了吧腿仔,你以为这次是你打中的就可以挽回记录上的败势么?”
黄色涂装的机体狠狠地瞪向自己兄弟,红色的兰博基尼则是得意地摇晃着脑袋。
能量光束毫不留情地在双胞胎身边不远处的岩石上留下冒烟的弹坑,探长确保爵士已经驶出一段安全距离后挥手:“任务完成,爵士联系Prime,全体撤退!”

快速撤出到地面,探长让爵士和双胞胎们先行护送矿员们离开,他和幻影掩护大家。这时霸天虎们已经接到了声波的消息,如潮水般向矿坑这边涌来。
侦查指挥长端着枪倚靠在转角处灰黄的岩石后。即使不打开探查系统,就凭那些呼啸而过无情削切着土层的光束和炮弹就可以知道对方的数量有多少,以及他们有多么的恼怒。他重重地吐出掉进嘴里的沙砾,那个橘黄色的光标鲜明的闪烁在自己对面的岩体后。凭借着肩上的电子干扰炮,幻影应该可以轻松脱身的,他……是在等待时机掩护自己么?
迷彩色的TF暗自浅笑,芯片的温度有那么点升高,或许这就是人类称为“感动”的情感吧。外面的情况糟糕透了,火力密集到连还击的余地都没有,霸天虎们的咒骂声愈来愈近。那个光标依然没有移动的迹象,探长并没有用内部通讯要求幻影离开,他知道即使说了那个高傲的间谍也会置之不理吧。
芯里出奇的平静,他意识到自己居然在丝毫不能疏忽的战场上走神了。抬起头,湖蓝的光镜看见岩壁上一株瑟瑟发抖的野生鸢尾兰,细长的叶子边缘被炮火的所焦灼而略略变黄发卷。如果可以把它移栽到花园里,来年春天它一定会开出美丽的蓝紫色花朵吧。

“汽车人进攻!”
沉稳冷静的声线让探长精神为之一振。在霸天虎后撤赶来的同时,擎天柱果断决定追过去把他们彻底从这个地区赶出去,这个决定救了探长和幻影一命。霸天虎的火力被压制下去了,探长朝着对面隐身的同伴微微点头示意他先走,随后翻身跃出掩体向着霸天虎射击。
他们缓慢地一边还击一边后撤,忽然一通乱弹飞来,似乎击中了幻影的电子干扰枪,空气中闪过几道杂乱的金色电流,皇家蓝的机体时隐时现,暴露在霸天虎的射程内。探长还没能来得及出声,一发激光炮划出光弧击中了幻影的肩侧,蓝白的机体支撑着还击,能量液顺着装甲的裂缝流了下来。
威震天抬起巨大的融合炮想要再补上一炮,红蓝的司令官冲上前狠狠地一记肘击打中了银白机体的下巴。
“炉渣的!擎天柱,给我滚开!!”
威震天怒吼着挥出一拳,被擎天柱牢牢接住,另外一只手再趁机击向红蓝机体的腹部,却被对方抓住手腕。双方在原地对峙着,赤红的光镜对上深蓝的光镜,周围的空气仿为之一滞,可以听到机体互相倾轧所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还有装甲因为挤压变形的哀鸣。
“探长,快带着幻影撤退!”
“别妄想了!”
一排氖射线扫射向正在靠近幻影的探长,把他逼退回岩石后。幻影冷静地回身还击,准确命中了红蜘蛛的手臂,后坐力太强平衡系统失去控制摔倒在地上。氖射线不受控制一下扫过探长头上的岩石基部。那株摇摇欲坠的鸢尾随着石块泥土一起垮塌下来,跌落在地上,被后来掉落的岩石压在下面,只露出一角浅绿的叶蓓。
如果可以把它移栽到花园里,来年春天一定会开出美丽的蓝紫色花朵吧。

不知道为什么,一刹那探长记忆芯片自动回放起早上的那一幕。
“它们是野草,会吸收其他植物的养分,必须除掉。”
“我只是一个乡下的花农,你想要种一个无所不有的花园,你爱怎么养都无所谓!”
其实自己那时想说的是,就算是碎米荠,也是可以在初夏开出星星点点的素色小花。

一道灼热的能量束直袭向倒在地上的间谍,探长一个翻身冲过去拉起同伴往刚才的岩石掩体奔去。第二波攻击已经计算到了第一次攻击的落空,激光束的轨迹毫不留情地扑向无法躲避的两名TF。近乎炽白的能量映在幻影的光学镜头上,把那深邃的色泽成照亮成晶莹的浅蓝。
绿色的机体毫不犹豫地把机体略显纤细的皇家蓝紧紧环抱在怀里,仿佛这是他与生俱来的本能,几乎在同时强大的能量击中了探长的背部,洞开了保护的装甲,吞噬融化着内部管线。冲击波把两人抛了出去,重重撞到岩壁砸到地上。
侦查指挥长的蓝色光镜明暗不定地闪烁着,背部感知器估计严重损坏了吧,传感回路里是陌生的空白,接收端嘈杂的音频段似乎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无法识别。无视乱成一片警报,努力控制系统不要陷入当机。低头看着怀中的机体,虽然因为撞击陷入短暂的待机,肩甲处能量液依然在流失,但是没有大碍。同时映入光镜的还有一抹绿色,那一片柔弱的浅绿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他艰难地伸手拨开那堆泥土,把鸢尾兰连根带土放进子空间。

如果可以把它移栽到花园里,来年春天一定会开出美丽的蓝紫色花朵吧。
就算是碎米荠,也是可以在初夏开出星星点点素色小花。
所有的生命都是值得崇敬的,无论以何种方式成长,他们拥有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行事准则,那是他们的生存方式。
不管在别人眼中是多么孤傲不合群,如同荆棘一般不可触摸,你也是我重要的伙伴,我们决不会留下对方独自离去。

很多熟悉的身影从身边掠过,一个高大的阴影挡住头顶上的光线。探长虚弱地笑了一下,意识滑入了黑暗之中。



救护车打开维修舱的门,守候多时的众人围拢过来询问探长的情况。
“探长没事了,背部的损伤没有对主要线路造成大碍。等他充电休息完毕就可以自由活动了。不过,我在他的子空间里发现了这个。”白色医官从子空间里取出一株叶片合拢垂下的植物,“不知道他把这株草这么宝贝地放在子空间里做什么,不过如果还不把它移栽到地里,恐怕坚持不到日落就会枯萎。”
兰博基尼兄弟凑过来看看,横炮先开口:“老哥,你说要不我们给这个小东西来点上次搞到的试剂?”
“我看它颜色枯黄,或者给上一层新进的光油?”
“把它交给我来保管,只要一个晚上我就能把这个小家伙改造成超级植物战士。”
“我怀疑它会对方舟的安全防范有威胁,救护车先把它交给我去做一下扫描分析。”
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怎么对待这颗可怜的蓝星植物。医官眯起光镜,把扳手往桌子上用力一放,所有人顿时噤若寒蝉。白色机体微笑地看着每一个同伴,凡是被他目光扫到的机体都觉得自己火种舱里一阵恶寒。
“首先,这只是一株普通的蓝星植物,我已经检查过了。其次,我看你们一个个很有精神,应该都还没做过系统检查和机体维修,……”
“我昨天熬夜监控该去好好充电休息一下的,兄弟们你们继续。”
“爬山和战斗光亮漆又掉了,我去冲洗一下重新上漆。”
“老哥,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
“哇哈哈哈,我刚才想起一个方程还没有演算过。”
医官芯情愉快地看着所有人一哄而散,正要转身却发现间谍并没有离开,他惊讶于对方并没有隐身。
“医生,可以把这个交给我吗?我会把它安置到一个妥当的地方。”
幻影的声音略带一点冰冷的音色,如同他优雅的外观般流畅。救护车没有想到他会主动提出照顾这株植物。CPU略迟疑了一秒,他笑着把植株递给了对方。无论如何,交给幻影至少比在那几个家伙手里安全多了。蓝白的赛车接过植株放入子空间,对医官点点头表示感谢,随即转身向外走去。
方舟号外,落日在天边的云层后若隐若现,偶尔遗漏出的余晖凝照在银灰色的飞船尾部,反射出耀眼的金色光芒,在地面上投射出淡淡的影子。
幻影变成拥有流线型外观的蓝白涂装赛车,启用电子干扰设备隐去身影,向着波特兰市方向驶去。



玛丽轻轻推开露台的纱门:“要不要进来吃一点饭后甜点?”
“噢,不,谢谢了。”哈罗德坐在藤椅上没有回头。
妻子很了解自己丈夫的脾气,她关好门走到哈罗德身后,“很漂亮的火烧云,不是吗?”
“嗯……”
玛丽偏过头看向丈夫的眼睛,柔声说:“亲爱的,给我讲下今天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好么?”
老哈罗德凝视着妻子自然卷的长发在夜风中被轻柔扬起,泛起一片金色的柔光,轻叹了一口气。
“今天我又遇到了我们的邻居,……他让我想起了很久以前。当我还只是桌子这么高的时候,跟着父亲在田里干活。那时还没有大棚,风还有动物会带来很多其他植物的种子。田里经常会长出各种花草,父亲给我上的第一课就是除掉出了玫瑰以外的其他植物。”
接过妻子递给的一杯咖啡,哈罗德端在手里,常年劳作的粗糙手指摩擦着杯子,他继续说:“田埂边最容易生长的就是狼尾草,那时田垄边已经长出一簇,看上去毛茸茸的很有趣。父亲叫我拔掉它们,我不肯,父亲就自己动手连根全部拔起。‘你是一个花农,不是慈善家!不除掉它们,你就种不出好的玫瑰!’,我到现在都还记得父亲的话。”
“于是?”玛丽端着咖啡喝了一口。
“……看了大半辈子的玫瑰花田,我突然想换个口味了,有可能的话想去看看那些野花小草。”
妻子微笑着摊开手耸了耸肩,“你不是挺欣赏那个老实又认真的年轻人么?下次遇见他诚实点说出来不就好了。对了,儿子是不是这个暑假又说不回来?”
“恩,是的。玛丽,我也想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其实我们都很想他,希望他有空能回来。”哈罗德轻轻握住玛丽的手,温热的咖啡在夕暮下缓缓升腾着乳白的水汽,他呷了一口,“噢,上帝!玛丽,你咖啡豆的残渣没过滤干净。”
“嗨,你不用这么诚实吧,以前不是一样都喝下去了。”



夕阳的光芒在即将垂落的夜幕下一点点地隐匿起来,如蓝丝绒般的暮色沉沉地笼罩在天幕上,银色的星辰渐渐出现在幕布上。老哈罗德家花棚屋檐的阴影里停靠着三辆车,如果此时有人经过,一定会惊讶在这种穷乡僻野之地怎么会一下出现这么多保时捷、兰博基尼之流的跑车。
“他已经走远了。嘿,爵士,你难道不觉得我们很厉害?居然可以追踪幻影到这里。”
“……如果没有他背后系着的那根红布条我们谁也别想找到他,除了探长。”
“横炮,间谍如果知道你在他机体上做手脚,你觉得你的下场会怎么样?”
“喂,那可不是我干的,爵士为什么你不说是飞毛腿干的?”
“……”
“好吧好吧,别这样老哥,我会觉得你是在用车灯狠瞪我。是我干的,于是说不定我会被修理到连我兄弟都认不出来了?”
“既然这样,你把我们打赌的战绩上给我追加三个,我就不说出去。”
“……那还是让你认不出我来好了。”
“……消息发送,接收对象,全体方舟号成员。”
“喂喂,老哥,你不是吧!”
“你们两个安静!”黑白的保时捷打断了兄弟俩的争吵,“原来幻影把那株小植物移栽到了这里。”
借着微弱的光线,可以看见那株鸢尾花被小心翼翼地放在花田里,覆盖上了新鲜潮湿的泥土。虽然叶片依然耷拉着,但是被焦灼的边缘已经被细心修剪掉了,
“没想到那个爱隐身的家伙还有这种爱好。”
“不,我想这应该是探长的爱好。”爵士打开近光灯,照在一块标志着花田地界的牌子上,上面大大写着“Hound”。
红色兰博基尼闪了闪前灯:“怪不得最近一直很少看到他,原来他在这边当有史以来第一个TF花农。”
“听说放音乐给植物听可以促进植物的生长,我也来帮探长照看这里好了。”
“不错的主意,我这里有以前从垃圾星商人手里搞到的特殊试剂。”
“……给这些东西上保护漆和打一层光蜡比较好看。”

于是不久以后波特兰市流传出了新恐怖的传说,有时会在日落之后会看到三辆无人驾驶的幽灵跑车出现在波特兰市郊。它们隐藏在黑暗的角落里伺机等待着牺牲者的出现,任何看见它们的人都会带到地狱去。其中有一辆会播放诡异可怕的音乐,另外两辆会不停地互相讲话,并且发出阴森森的咯咯笑声。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