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Secret Garden(二)

“噢,快看快看谁回来了!”
光听声音就知道是谁,探长转头看到黄色涂装的小家伙蹦跳着向自己奔来,胳膊下还夹着一个篮球:“嗨,大黄蜂!”
小小的侦察兵跑到跟前,忽然停了下来,绕着绿色机体转了一圈:“好香啊,传感器分析下来一共带有7种玫瑰花的分子。探长你去了哪里?”
“啊,我去了一趟波特兰市,可能是在那里沾上的吧。”
“波特兰市?在那边有侦查任务么?你现在就像刚从花棚里出来的一样,你得小心点,最近红色警报在方舟里装了新的探测仪器,不要让他把你抓去做特例检查。”
探长决定岔开这个话题,他拍了拍大黄头的头:“我会谨记的,我先去向Prime汇报。”
“恩!记得汇报完了到公共休息区来找我们,我和巨浪都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你的野鸟观察记录。”
在方舟号的走廊里,探长还遇到了几个同僚,每个TF都很高兴看到侦查指挥长归队,当然每个人都很好奇他到底去执行了什么任务以致被花香缭绕。绿色吉普则是选择笑而不答或者用别的话题搪塞过去。在波特兰市的土地是他的芯里秘密,他有一个计划,只是暂时还不想让同伴们知道。

绿色吉普站在Prime的办公室前,有礼貌地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一声“请进”,金属大门自动侧滑开来。一走进里间,探长差点被脚下成小山状的数据板绊倒,抬头一看,不仅仅是地板上,整个桌子上的数据板和纸质文件呈现出迈阿密中心地区摩天楼群的壮观景象,而汽车人的司令官正被这些物体所包围,只能从高板林立的间隙里看到若隐若现的蓝色天线。侦查指挥长芯里突然冒出一种对于自己是外派人员的庆幸感。
“欢迎回来,探长,辛苦了。虽然我想说‘请坐’,不过如你所见,可能只能坐数据板了。”
虽然隔着数据板堆,探长依然可以想象得到擎天柱脸上充满歉意的表情,身为Prime的他任何时候都是一个温和体贴的TF。
“不要紧的,Prime,站着其实也挺好的。”这倒不是探长说客套话,他常年在外侦查和观测,趴着和坐着的时间还真的挺多的。“看起来,最近情况不是很好?”他环视着这些数量惊人的文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太乐观,”红蓝机体站起身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霸天虎的行动越来越频繁,组织也更加有效。最近他们新建了一处基地,虽然有时幻影会同大黄蜂一道执行侦查,但是他们都没有地形勘测的经验,我们的一手情报掌握得不够详实。”他拍了拍绿色机体的肩膀:“兄弟,你回来的正是时候。”
侦查指挥长正打算开口,抬头发现擎天柱的光镜后闪过一丝惊讶,当他以为连司令官都要追问自己机体上附着的气味时,擎天柱却很礼貌地克制住没有发问,只是听取了南美洲太平洋地区能量矿源勘测的汇报,随后便让探长回去好好休息。
他跨出办公区后思考了片刻,决定还是等一会再去找大黄蜂和巨浪,打开电子搜索,一个熟悉的光标出现在全息地图上,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意。



绿色机体来到方舟外一块不太惹人注意的岩石旁,干脆地平躺下,蓝色光镜上映照出清朗的天空和随风变化着的云彩。虽然对方并不愿意解除隐身,但系统地图上那个橙色的标识一直都停留在身边,他就觉得很开芯了。不需要言语,不需要动作,宁静如同顺着山势蜿蜒流淌的青色溪流缓缓浸润在彼此之间,时间的计量对他们而言已经失去了意义,一瞬间和永恒在他们光镜里并没有区别。
天空的色彩渐渐从湛蓝变幻出更多绚烂的色泽,宛如一只画笔从颜色众多的调色盘里随意沾上些涂料,在苍穹上随心所欲地涂抹着、渲染着。落日的红,大海的蓝,麦田的金,宝石的紫,众多的颜色混杂在一起,从遥远的地平线一直蔓延到穹顶。
侦查指挥长快要陷入待机状态时,一个略带冰冷的声音传入接收器。
“你身上的气味?……是波特兰的Samantha?”
“你怎么知道的?”探长露出惊讶的表情。
几道金色的电纹闪过,幻影解除了隐身,深沉的夕暮给皇家蓝的涂装镀上了华丽的金灰色。
“有一次斯派克送给卡莉的捧花就是这个香味的。因为很独特,所以我留意了一下。”幻影微微侧过头,“你去了波特兰市?去了花棚?”
探长在芯里哀叹着自己的朋友实在是太敏锐了。当他正在犹豫怎么回答时,蓝白机体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重新启动了电子干扰,隐藏起了形体。
“走吧,我们回去吧。”
等他站起身时,系统显示橙色光标已经回到了方舟号。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从子空间里掏出一个对于TF而言过于小巧的透明盒子,里面装着若干植物的种子。绿色吉普掂了掂随后放了回去,转身向基地里走去。活动区里小家伙们恐怕已经等得快不耐烦了吧。



第二天清晨,天边还只是泛出浅灰色的光韵,空气微凉而略带潮湿。老哈罗德早早地出门了。今天会有一批前来收购的花商,玫瑰这种娇气的植物必须要避开气温上升时进行移栽或者剪枝,所以他得要抓紧时间。
快到花田时,他一眼就看到了昨天见过的那辆吉普。不会吧,那个叫Hound的年轻人会来的这么早?好奇心的驱使下老哈罗德朝着邻居家的田地走去。

昨天尚还是荒芜状态的田地已经被平整一新,什么垃圾杂草碎石全部不见了,黧黑的土壤被细心地翻犁了一遍(当然老花农想不通他的邻居是怎么在一夜之间做到的)。那个年轻人正卷着袖子蹲在地里用小铁铲认真地挖着,每掘好一个坑,他会用手指估量一下深度,铺垫上底肥,然后从身边的盒子里掏出种子撒进去,再小心地把土层填埋回去,最后浇上一些水。那种专注的神情和谨慎的态度,仿佛一个第一次做观察日记的小学生。老哈罗德并没有想法要出声打扰他,只是静静站在田间小径上远远看着。
当Hound盖埋起最后一个小坑站起身时,朝阳刚从地平线下露出些许的光辉,穿透过蒙蒙的薄雾,照耀在年轻人那被风扬起褐色刘海的脸庞。老花农看到他拍掉手上的泥土,嘴角浮现出满足和幸福的笑容。
哈罗德故意咳嗽一声,负手走上田埂。
“早上好,哈罗德先生。”Hound看到哈罗德愉快地向他挥手打招呼。
“年轻人你才是很早,你这是在种什么东西啊?”
Hound一脚跨上田埂,跺掉脚上的土块:“我种了一些以前旅游时采集到的植物种子,有阿姆斯特城风信子,紫星蓟,金鸡菊,白缘蒲公英,蛇莓,还有几株重瓣向日葵。”
“咦?这些都不是观赏植物,顶多算是山地地区常见的植物。”老哈罗德越来越摸不透这个年轻人的想法了,花了大笔钱购买下土地,结果种植了一些莫名的野草,或许这就是有钱人的消遣?
褐发青年弯腰把手中的工具放下,打量着这块不算大的园地:“外出勘测的时候总是会看到这些植被大片大片生长着,放眼望去非常壮观。甚至在一些条件比较恶劣的岩层石缝上也能够见到他们的身影,我真的很惊讶于他们所绽放出的顽强生命力。”
哈罗德注意到Hound所使用称呼的并不是“它们”而是“他们”。
Hound张开双臂,就像试图拥抱整片大地一般:“我想种种看各种植物,任何一种在我旅途中间见过的,无论是观赏的或者野生的都想尝试一下。这片小小的地方,恩,干脆就取个名字叫‘方舟号的秘密花园’好了。”
老花农按着太阳穴,叹了一口气。先不论那个方舟号是什么意思,他真不知道这个小子是太不明世事还是过于单纯的自然爱好者。如果小哈罗德能有他百分之一的热忱和执着,或许父子之间也就没那么大的隔阂吧。
“反正这是你的爱好了,不过我要提醒你,早上播种并不是很好的选择,太阳出来之后便会把你刚才所浇的水分蒸干,不利于种子的发芽,最好的时机应该是下午或者晚上。”
“原来如此,那么下雨天也适合下种么?”
“理论上说是可以的,但是……”
……

花田另外一端树荫下的地面上凭空印出了一对方形的足印,仿佛有什么物体在那里伫立了许久。花田边两人依然在热火朝天的讨论着,没有风树枝却轻微的摇摆起来,足印也悄然消失了。



后来每当探长外出侦查不能照看花园的时候,夜阑人静之时,偶尔有人走夜路路过,总会看到水管自动上升到一个高度自行接上水龙头并且拧开,喷洒出水浇灌这片园地。当然一般看到这一幕的人,几乎无一例外地高喊着上帝的名字,并以可以打破世界纪录的速度逃走,而潺潺的水声依然不紧不慢地回响在静谧的夜空中。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