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Secret Garden(一)

居住在波特兰市郊外的哈罗德一家每天都起得特别早。他们家是当地的一户花农,沾了沾波特兰市“玫瑰之城”这个称呼的光,家里的主业便是各种玫瑰的种植,从普通的攀援玫瑰到高傲的Mt Hood,巨大的温室花棚里一年四季总是芳香四溢。
老哈罗德是从他的父亲那里学来的栽培技术,而他父亲又是从他父亲的父亲那里继承的种植家业,而现在到了小哈罗德这一代,年轻人对于这种需要常年蹲守在花田里的日子感到枯燥厌烦,而他们所喜爱向往的城市生活则完全相反,充满了刺激和诱惑。这已经是小哈罗德去俄勒冈大学就读的第三年了。早上听到家里的电话机响起时,老哈罗德心里就有一种预感,当儿子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告诉家人今年的暑假他也不打算回家时,令人不太开心的预感果然又一次应验。他一言不发地听着儿子在电话线那头添油加醋地描绘暑期的计划,末了叮嘱了两句注意身体,便挂上了电话。
老哈罗德盯着电话机看了很久,这台电话是三年前AT&T上门推销时安装的。为了远在尤金市读书的儿子和花棚的生意,家里决定还是装一部电话。其实儿子也有频繁地打电话回来问候,只是老哈罗德很不习惯对着一部机器说话。通过这一根弯弯曲曲的电线和一些简单线圈零件就把人们的想法和思念传到另外一边,他始终认为接听那方只是单纯的“听到”而已,机械和电流能传达什么真正的感情,它们都是不带情感的物质罢了。每次通过这台机器交流的老哈罗德挂掉电话后总有种空虚感,他怀念着以前坐在花田边跟老友们喝着小酒谈天说地的感觉,而不是现在逢年过节一通几分钟的机械式问候。
玛丽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询问丈夫是什么事情,老哈罗德简略地告诉了妻子儿子不回来的消息,然后戴上草帽掩住脸上惆怅的表情,出门前往花田。
1986年,俄勒冈州的初夏,今年的夏天似乎来得特别早,万里无云的天空和灼热的日照同这个时代一样莫名的让人感到空洞和焦躁。

当老哈罗德走到自家的花棚外时,他发现一辆军用迷彩绿的四驱吉普停在距离大棚入口不远处。他下意识地提高了警惕,早些时候听说自家大棚旁边的一块土地被人买下了。如果只是普通民众买下无论做什么他都不会介意,但是如果和军方扯上关系那可就是糟糕透顶,他可不希望自己平静的生活被打乱。踌躇片刻,老花农决定去弄个明白。
那辆吉普没有挂任何一个地区的牌照,车型也似乎并不常见,四轮驱动,车身在阳光下光亮而耀眼,看得出车主人很爱惜它经常保养。方向盘中间有一个奇怪的标志,当他试图凑近一点看清楚时,一个温和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对不起,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老哈罗德一惊立刻从车旁跳开 :“我,我只是随便路过看看的。”
“不要紧的,老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对方说话很客气,这时老哈罗德才开始打量起眼前这个人。大约二十七八岁上下,一头栗色的头发修剪得整齐而服帖,戴着黑边方框眼镜的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手里拿着一块类似画板或者记录夹之类的东西,怎么看都只像是个学校的年轻老师或者某些机构的研究员。于是老哈罗德心就放了一半下来,故意哼了一声,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询问:“年轻人,这是你的车?”
“是的。”
老花农不可置信的盯着文质彬彬的年轻人上下打量,又转头看了看那辆怎么看都是集激情和豪放与一身的越野车,实在觉得不搭调。
“我是一名野外观测者,很喜欢蓝……地球各地的自然风光,所以……”
“哦,我知道了,所以你就开着你这辆越野吉普四处旅行到了波特兰。哈哈,年轻人你来对地方了,我们波特兰市是以玫瑰之都而著称于世的,这里种植得有大约1300多种不同的……”
年轻人并没有打断老哈罗德滔滔不绝的介绍,事实上他饶有兴趣的听着并且记录着,等待老花农介绍完当地的风土人情后,他才解释道:“其实我是买了这边一块地,准备作为私人的种植原地。”
老花农这才弄明白原来这个年轻人就是自己的新邻居。温和的年轻观测员,狂放的迷彩四驱车,波特兰市郊的土地,种植物作观察记录的爱好,如同用手指去穿珠子,怎么都无法联系到一起。哈罗德摇了摇头,上帝,本来他以为自己已经够不能理解儿子的想法了,而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嘿,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哈罗德发现对方脸上浮现出尴尬的神色,他不明白,自己这个问题真的有那么让人感到为难么?
“Hound。”
“Hound?”
真是个奇怪的发音,不过今天本来奇怪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也无所谓再多一条还是几条,“好吧,我还是要说一句欢迎来到波特兰,我叫哈罗德,紧挨着你这块地的大花棚就是我的。”
“你好,哈罗德先生。”名叫Hound的青年人友好的向老人伸出了手,“假如我在未来的日子里有任何问题,会来向您请教的。”
哈罗德爽气地笑着,他喜欢谦虚的年轻人,拍拍Hound的肩膀示意他一同到自己家的花棚去看看。在哈罗德家的玫瑰园里,Hound很认真地向哈罗德请教了很多植物种植方面的问题,那块记录板上不多会便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批注。
大约两个小时后,Hound起身向花农告别,他说自己收到了同伴的联系得要回去了,虽然哈罗德既没见着他拿出过什么通讯仪器,没听到过其他人的声音,更没见到有人路过。
哈罗德站在大棚门口,目送着对方坐上迷彩四驱车离开的背影,可能是天气太热导致空气密度不均那个远去的身影有那么些许扭曲。他挠着有些发秃的头顶喃喃着:“这小子,还真是我见过最怪的人,居然这个时节穿着登山服来波特兰。”

首夏时节,原本灰黄的山岩被各种一年生、多年生植被密集地覆盖起来,深浅不同的绿色在微热气流的吹拂下,如波浪般一层一层勾勒出风的形状,灰白的道路就在这片连绵的苍葱翠郁中蜿蜒盘旋着,若隐若现,一直延伸到山脉的尽头,而不远处平原地区的麦田已经在充分的日照下,逐渐显露出斑驳不均的金色。
迷彩色的吉普在山道上疾驰着,之前显像一号传来内部通讯,要求所有人员回到基地。行驶过平时几乎不会有车辆经过的小道,绕过转角处的刺苍耳丛,噢,上一次自己离开时它还只是舒展着新出的嫩芽,而现在已经绽放着白色如星的小花了。他放慢了速度观察着,芯里感到一阵愉快。是的,蓝星上一切自然的细微变化都会令他惊叹无比,就算是年复一年同样的发芽、开花、结果、枯萎,但是并不会让他感到枯燥。他知道,生命并不是在简单的重复着相同的循环,与此相反,每一次的成长它们都是在经历着与众不同的新故事。
同一根树枝上不会结出相同的苹果,他觉得这话真是精辟。

转过最后一块岩石,豁然出现在面前的是一片被修整过的开阔地,山势在这里仿佛被削切过一般陡然拔地而起,高耸直立着。山脉的南面和北面都覆盖着浓密的植被,只有这一面各个地质时期的岩层区显露在外,映衬着苍色的天空,仿佛一副大自然描绘在山体上的画卷般,灰白的页岩,海绿色的高岭石,零星夹杂着锗红、浅粉色的石英砂岩,经过漫长的地球变迁一层层的沉积堆积起来。它们看上去是那么的沧桑,沉寂了千万年甚至上亿年,同时也是那么的年轻,在塞伯坦这个种族的眼中一切如同就发生在昨日。岩层基部三个点火口的巨大飞船尾部斜插着暴露在山体外,阳光轻洒而下闪烁着银灰色的光泽。
人类形态的全息成像消失,绿色的吉普上的部件流畅的自动伸展开来,浅色的光晕在机身的金属外壳上游走流转着,机械轴承的摩擦声中迷彩的吉普转变成了直立形态的机体。舒展着全身的管线,面甲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好久不见了,方舟号。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