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真人电影】Polar Night 章六 & 终章 & 后记

<章六>

锈海边缘,塞伯坦赤道线附近。
“……以上,‘那个’已被拖放到指定地点,塞伯坦剩余的空中力量业已全部就绪。”
Shockwave冲着空军司令点点头,而后者按部就班地汇报完毕后忍不住抱怨起来:“Shockwave,对这个计划,你究竟有多大把握?”
“精确计算的结论是成功的可能概率为0.0192。”
绝妙而客观的数字,Starscream丝毫不优雅地吐出一个“渣”字,狠狠地跺了一下脚转身:“哼,真是不错的概率啊。我们能指望这0.0192做出点什么奇迹呢!”
经过黑白战略家身边时,熟悉的声音传进他的接收器。“即使是0.0192,甚至0.000192,也并不是0,都还是值得我们为之战斗,不是吗?Starscream。”
Starscream瞥了Prowl一眼冷哼着径直离去。蓝白的城市指挥官和战略家对视了一眼,Ultra Magnus正准备开口,公共频道里传来前线侦查兵的紧急呼叫。
“发生什么事了?”蓝白机体芯底一沉,难道是空中的球体再一次起了变化?
“东北方向27度位置,发现了两个正在接近的热能反应。从外形和能量识别上判断,似乎是……Prime和Megatron长官!”
在场所有人都听清楚了最后的两个名字。战略家冷静地在第一时间下达了指令,让所有人依然保持警戒,同时向那两个接近的机体打出识别信号。

空寂辽远的锈海上吹卷起生锈的金属沙尘,风砂的背后人们看到两个高大熟悉的身影。当他们越过风砂的幕帘出现在视觉采集系统中时,周遭没有半点的声音,在这一刻,沉寂和喧嚣化作了同一个词语。
战士们自发地给他们让出一条道路。人们看到两位塞伯坦最高首领机体上累累的战伤,而他们看到每一个机体光镜后感情的复杂。
“Prime……”城市指挥官看着走到面前的熟悉机体,微微颔首最终挤出这么一句。温柔的力道拍在肩膀上,Optimus微笑看着自己的兄弟:“对不起,我们来迟了,辛苦了。”
Megatron眯起光学镜快速环视周遭的防御布设:“看样子……我们是得出了相同的结论。”随即,目光落到紫色军事参谋身上,Shockwave面甲上的淡金极管随着发声频率闪烁着:“Unicron虽然质体庞大,但是终究是同塞伯坦人构造一致。要打倒它,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就是击穿它的火种舱。而现在最大的问题也在于即使敌人现在是处于当机状态,周遭的防护力场并没有随之撤去,很难扫描定位到其机体内部的具体构造……”
守护者一挥手不耐烦地打断紫色机体的话:“但你们已经有应对方案了吧,直接把计划传输给我。”
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银白机体和红蓝机体对视了一下,执政官点了点头,走到所有人面前。
他有很多话想对每一个人说,但是经过内处理和感情过滤器,最终只化作一句话的传达。
“我所有的兄弟们,我们今天站在这里,这将是塞伯坦最后的战役,所以这是来自Optimus Prime最后的命令!你们每一个人,一定要活下去!”

他看向台下每一张面孔。活下去,为了那些逝去的火种。
他看向并肩而立的战士。活下去,为了你们所爱的人们。
他看向身边至亲的兄弟。活下去,为了这个时代的终焉。
他看向他,用听不见的火种共鸣,他告诉他。
活下去,一起活下去,这是我的愿望。



驻留在塞伯坦上的人们紧张地仰望着天空,端着武器的手一再地握紧,枪炮在这种神经质的力道下甚至印下了深深的指痕。
战术电脑萤幕上精确到微秒的倒计时数字终于停止了疯狂地跳动,静止在12个“0”组成的数字串上。
银蓝色的世界头一次如此安静,所有人都听到一声幽缓的低鸣,然后是一连串低沉有力的联动曲轴归位转换齿轮转动、属于金属运作特有的声响。Unicron从当机中恢复过来了。
漂浮在塞伯坦大气层外的Shockwave果断地下达第一道进攻命令:“第一、第二飞行纵队,进攻!”
言罢,他纵身跃起变形成一门口径几乎和炮不相上下的巨型激光枪,金色的能量光束就像战斗开始的号角,长啸一声撕裂黑暗,笔直而精确地轰击向目标,而在这之后各种密集的激光、射线如光之豪雨般纷纷砸落向球形要塞。
刚复苏正在系统自检上线的金属球体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虽然对于体积巨大的它而言,这点程度的攻击力只能算是砸在身上的石子,单令它愤怒的是这些一把可以捏死一片的小虫子们居然敢对自己发起进攻!它甚至强行终止了自检进程,快速调整自转轴心和装备在球体四周轨道上的武器组。
第一波还击在Shockwave的预料中,经过精确测算的轨迹上划过足以让任何合金都融化的高能量束,却只是引爆了若干指向性机雷,随后消散在虚空。
没有命中任何有实际意义的目标,这让 Unicron更为恼怒地准备第二次发射。就在填充武器能量的间隙,离它不远处的机雷群和悬浮碎石后猛然冲出一架飞船,无论从角度和速度上看,绝对不会是意外突入战场的。橙色的魔神全副精力都用于能量补充和参数校订来不及防范,飞船拖着浓浓的尾烟在触及球体切合口时发生了剧烈爆炸。破坏性的能量和冲击波侵入到球形机体内部,一时间浓密的烟尘包裹起了金属圆球,金红色的爆炸火光在翻滚的灰白烟雾中时不时地闪现。
充满憎恨怒意的痛苦低鸣,仿佛是来自地核深处的战栗,又像是传说中长着三颗头颅的地狱生物的狂吠,能量声波的袭来震荡着每一个机体的火种舱。金属球体上纵横交织的经纬结合线被逐一打开、伸展、外扩,机械的轰鸣伴随着变形原液在管线里的蒸腾形成一股特有的共鸣。在极短的时间内,魔神在全体塞伯坦人的面前变形展现出自己原本令人畏惧的面貌。
如果说每一个见过塞伯坦种族变形过程的生物会称之为奇迹的话,那么面前这一星球级别的变化或许就是一种神迹。
那是黑翼死神的镰刀高高擎起在手中所笼罩下的阴翳。
Unicron重重地踏在塞伯坦的星体表面,用力转辗着,他感到次级脑电路传来激烈波动的电流,这是被称为“愉悦”的感情。现在,他,Unicron,站在塞伯坦上,他那令人憎恨的兄弟正被他踩在脚下,而他兄弟的子民们则将在今天被他全部撕碎!
“Primus!”
长着金属尖角的魔神仰天嘲笑着脚下早已固化沉睡的星球,而在旁人听来却只是一声类似野兽般的咆哮。
而在同一时间,一道命令被以闪电般的速度传递给每一个战士。
“计划第一步已经达成。在后方扫描定位到Unicron的火种舱位置前,全体自由开火!”



作战的计划分作三部分。第一步以空中力量为主,目的是激怒Unicron让他完成变形转换。在其从要塞变形为人形后,必定需要借助塞伯坦作为支撑点,这样地上部队就可以一同投入战斗,从空中和地面两方牵制敌人注意力,Wheeljack会在最快时间内锁定火种舱的所在。在前两步的基础上,进入Unicron的体内一举击破它的火种舱或者破坏其内部机能。
当然,作为文字性阐述时绝对无法体会到实际实施时的艰辛。虽然采取了分割式各个击破的策略,可是整个场面依然是被Unicron的火力压制。一道道从大气层外坠下的黑烟,熄灭的是一个又一个不屈的火种。
银白机体险险地避开数道密集扫射的高能射线,而四周的同伴就没有如此幸运了。他不禁冲着正站在敌人肩上射击的执政官一通怒吼:“Optimus!叫你那个炉渣部下给我快点!”
“Wheeljack已经尽力了。终端电脑的分析还需要一点时间,这不是我们能干涉的。”
“战斗减员一直在递增,你还真是沉得住气啊,Optimus!我就是讨厌你这点!”Megatron抬起右臂冲红蓝机体发射了等离子光束,擦着对方的天线而过,击碎了他身后的射光武器。
Optimus Prime单手举起来福枪扣下扳机,擦着银白机体的肩甲轰开了试图抓住Megatron的利爪:“在战场上沉不住气的就只有尸体。”
两人小心避闪着敌人的攻击,这时一个兴奋的声音响起在公共频道里:“我已经锁定了Unicron的火种舱所在!”
“很好,Wheeljack立刻把数据传输过来!……”
Unicron庞大的机身因为愤怒地驱除在机体周围游击式攻击而剧烈摇晃着,红蓝执政官一个趔趄差点从上面摔下来。Megatron扣住他的肩膀,驱动涡轮喷射出强劲的气流带着执政官向Unicron的头部飞去。
“ Megatron?”
“闭嘴,难道你想要像散步一样慢慢走进去再走出来了么!既然已经知道了这炉渣的核心所在,那么就轮到我们给他点颜色瞧瞧!”
趁着橙色的巨大魔神一轮扫射完毕的间隙,银白和红蓝的身影如同一闪而过的流星有惊无险地越过两排曾经咀嚼、研磨星球的利齿,直奔向最后关键的所在。



Unicron的机体内并非是完全无光的世界,借着四周金属壁腔上不祥的绿色荧光和夜视系统的分辨,可以大致看清其内里的构造。直径巨大的能量传输管和略显细小的神经回路扭结纠缠在一起,就像发达的植物根系蔓延布满了整个躯体。
也确实是只有星球的力量才能维系这样一副庞大的机体。Optimus Prime一边观察着一边如此想。宇宙是一个力量均衡的过程,或许这就是当初Primus打败Unicron后,选择放弃力量成为塞伯坦的原因。现在Unicron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平衡,我们现在所能做的一切就是把时空和历史重新引导回正确的轨迹。

“按照数据的指示,我们到了。”
注视着光学镜前令他们惊叹的景象。无以计数的管线从硕大的圆形舱壁上延伸出来,辐射到机体的每一个细枝末节的角落,而在舱内一团浅蓝色火焰状物质正跳跃摇曳着,淡淡的光韵照亮了这一方小小的空间,实在令人难以想象,暴虐疯狂的机体之下也掩藏着如此宁静的一面,凝视着火种舱的焰色,仿若逆溯了千百万年的时光,谛听远古神祗在世界成形伊始时的叹息。
两人极有默契地互看了一眼,随即各自驱动机体内所剩的能源,破坏性的能量在电极压强的推动下不断聚集在武器发射端,几近白炽的能量波动形成逆时针转动的漩涡,淡色的电弧在空气中劈啪作响。他们屏息着,静候着最后一击时机的到来。
几乎在同时,同一道指令经由两个内处理器以同样的频率传输到武器控制端。
——再见了,Unicron。



伤痕累累的战士们在外层高空疲惫而狼狈地躲避着敌人扫荡式的攻击,在他们的芯底依然寄托着一线希望。奇迹和希望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奇迹是神施舍的,而希望是由人们创造的。
一切的扭转发生得非常突然。人们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魔神的攻击突然全部停止下来了。然后是声音率先传到每个机体的音频接收端,那是每个在战场上厮杀过的人都熟悉的响声——爆炸熔毁伴随着金属机体断裂时的特有频率。在寂静了极短的时间后,Unicron的躯体接缝上从里而外透出一道明亮的光线,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强合金装甲下仿佛诞生了一个新的恒星,灿烂的光芒渗透过无机的金属照耀出来。
人们一时间无法相信自己的光镜,爆发出震天动地的欢呼,那个如同星球般强大的机体在绚烂的爆炸下一截一截地被熔化,碎裂,掉落。充满怨毒的咆哮和爆炸引起的声波气浪波及了整个塞伯坦。在银蓝色星球上背光一面的人们不约而同地停下手中的动作,望向漆黑夜空中划过的千万道燃烧的陨星雨,霎那间忘记了战斗,忘记了恐惧,忘记了欢呼,只是静静地驻足仰视。

Unicron赤色的光学镜片因为能量混乱而发出异常的亮光,右边的镜片表面迸裂出来细小的裂纹。下一个纳秒,一机一人两个身影撞破光学镜从敌人的脑颅内高速冲了出来。
“快看,是Prime和Megatron长官!他们成功……”
人们的欢呼声还没有传开,骤然地,隐藏在Unicron喉部的激光炮喷吐出强大的能量束,带着远古魔神最后的愤恨和诅咒向从它体内脱出的两人嘶吼而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极为短暂的时间内,人们面甲上的笑容正在绽放,橙色机体上的爆炸依然在震荡,晶莹的镜片碎屑从两台机体上纷纷扬扬落下,而宇宙却在刹那凝固。
没有思考,没有停顿,没有任何指令流经内处理器。
金红流溢的高振离子刀从右手臂一侧滑出,手起刀过,甚至连感觉神经接驳都没有关闭,Optimus切断了被战机形态下的Megatron牢牢抓住的左臂。
映在那对美丽而平静的深蓝上的景象,除了无法避开的能量热浪,就是银白战机因突然失去重量平衡而向上、偏离能量波攻击范围的身影。
几乎令机甲熔化的能量气息扑面而来,令他无法直视,于是他安静地关阖上了光镜。
活下去,Megatron。

“Optimus。”
熟悉的音色波动依旧传进执政官的音频接收器。他打开光学镜头,映着壮观的金色激光束群消亡的痕迹,Megatron挡在自己和致命的能量波之间,银色的装甲一片片碎裂开来,因为惯性和热力作用悬浮翻飞在漆黑的宇宙背景上,每一片闪烁着耀目的银色辉泽,就像在虚空中扬展开的巨大美丽的机械双翼。
黑色锋刃的镰刀静静地挥下,连死神都怜悯地闭上双眼。
Optimus已经听不见周围的声音,他只是睁大光学镜看着银色机体从自己身边划过。快速坠落,坠落,向着塞伯坦的方向坠落。
红蓝机体用力推开抓住自己肩膀的双手,那究竟是谁的手完全不重要了。现在只有一条指令,如同死循环般充溢满内处理器的全部内存。
追上Megatron。追上Megatron。追上Megatron。追上Megatron。追上Megatron!!!
他甚至不顾一切地开启机体背部的所有排气口,燃烧体内仅存的能源,燃烧产生的强大气流通过排气装置全部排出,让反作用力直接加诸在自己身上。在高速下坠过程中这么做无异于自毁机体,他毫不顾忌,只为了能获取更大的加速度赶上那个银白的身影。

“大哥!!!”
声音已然无法传达所有的情感。被Starscream紧紧抓住肩膀的蓝白机体呆呆地看着空荡荡的手心。他所珍惜的东西挣脱了自己的双手,化作一道绚烂的红蓝彩虹离去,永远地离去。


<终章>

穿过塞伯坦的大气层时,Optimus终于追赶上了Megatron。每一块装甲、每一根线路、每一个螺丝都颤栗着发出哀鸣,急速下落的剧烈摩擦几乎烧毁了机体表面所有的外部感知。
他伸出右手勉强抓住银白机体,却因为单臂无法使出足够的力气,对方从他的怀中滑落。
不!
他在芯底大喊。
不要让我失去他!
再一次加大燃烧气体的喷射量,背脊上的装甲有数块承受不住,被气流硬生生地剥落卷走。而他借藉着这股冲击力终于抱住了对方的躯体。
他用唯一的臂膀紧紧地拥抱着他,就像他们之间几百万年以来曾经的每一个拥抱。

宽整的平原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冲击陨坑。此时,偌大的褐色荒漠上只有他们两人,连呼啸而过的风砂和路过头顶的流云都为他们低啜无声。
轻微的电流嘶鸣,赤赫的光学镜片不规则闪烁着,而湛蓝光学镜的主人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怀中的同伴。
“Optimus……”
“我在这里,Megatron。”
艰难地抬起手,焦黑的手指抚过对方的脸庞。视觉系统早已失去功效,他轻触着,用仅剩的感知在芯里一遍又一遍地勾描出对方的模样。
红蓝机体轻轻握住银白机体的手,即使他知道守护者已经看不见了,依然对他绽露出温柔的微笑。
“我在这里,……在这里啊,Mega……”

当幸存的人们来到这片高地,没有一个人能鼓起勇气走上前去。他们环绕在陨坑四周,默默垂下头,仿佛暗畏惧着即将到来的黎明。
辽渺的地平线,之前为Unicron的身躯所遮盖的主恒星再一次缓步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清澈的晨曦展开双臂抱拥着这个饱受战乱的星球,流风化作她清浅的声息低吟着流连在每一个机体身边,漫长之夜的墨色逐渐收敛到人们身后,白色的羽状云层沾染上恒星瑰丽的色泽,一点点晕染开来。
穹庐之下,逆溯的柔光中,他俯下身头抵在他的胸前。
天空之上,风翔千里,流云万千。



1月循环后,铁堡临时空港。
红蓝机体和前来送行的朋友们一一拥抱道别。最后,他走到自己兄弟面前,犹豫片刻,拍拍城市指挥官的肩膀,转身向为自己准备的小型飞船走去。
Ultra Magnus张了几次嘴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看到兄长一直拒绝修复的左臂,伸出的手臂最终无力地垂下。

——什么!大哥,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离开塞伯坦。我已经考虑很长时间了,作为Prime,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新的时代需要新的领导者,是时候离开了。
——即使是这种理由,你也不用离开塞伯坦啊!或者说大哥你是因为……
——Magnus,对于现在而言,我已经不是Optimus Prime了,我只想找到自己希望的生活,仅此而已。

红蓝机体驻足飞船的上行阶梯上,转过头望着这片城市和这些曾经并肩的朋友,他像以前一样温和地笑着说了一声:“再见。”



飞船越飞越高,很快就脱离了塞伯坦引力圈的束缚。导航仪闪烁着静默的白色字样提醒操纵者输入即将前往的目的地。
红蓝机体从子空间里取出一个灰白的金属半球体,小心翼翼地放在身边的副驾驶座位上。
“我们一起走吧,Megatron,去寻找Primus预言中所说的安息之所。”



时光流转过不知道多少的岁月,温柔地治疗着过往的伤痛。曾经的战争早已远离人们的记忆,化作黑白两色的字体显示在数据板上。

塞联阵边境一颗不知名的小行星。
宇宙中的生命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在这个形成后几百万年间都没有生命活动迹象的不毛之地,因为靠近临近星系,最近也开始出现第一批移民。落脚在这个行星上的生命数量并不多,都是一些还处在进化过程中的机械生命体。当他们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时,吃惊地发现已经有一个比他们看上去厉害很多的机体在星球上定居了。移民们结结巴巴地向对方解释他们并不是打算入侵他的地盘,对方并不介意,欣然接纳了这些新邻居,当然在这之前他们花了接近1月循环的时间解决语言不通的问题。

“ Orion!Orion!”
被叫到名字的机体停下脚步,一个比他小巧太多的迷你机体追了上来。
“有什么事么,Sparkplug[注]?”
“大家问你今天晚上会来流星雨的观察活动吗?”
红蓝涂装的机体摸了摸下巴,然后回以小家伙一个肯定的笑容:“我回去把住所收拾好就过来。”
看着黄色的小不点一蹦一跳地跑向他的同伴,Orion微笑地摇了摇头,看起来今天晚上有的热闹了。

夜幕很快降临到这个边境行星上空。由于开发程度低,星球并没有遭受过污染和蓄意破坏,夜空的能见度非常高,开阔的天穹是清澈的墨色。所有常住民们都集中到星球最高的山坡上,流星和星球稀薄的大气层摩擦出五颜六色的色彩,拖拽着缤纷的长长炎尾从人们的头顶划破长空。它们一个接一个消失在无尽的天穹中,又一个接着一个奋不顾身地燃烧着光热。
Sparkplug找到了坐在队伍最外缘的红蓝机体。对方正仰头欣赏着,无数转瞬即逝的光芒倒映在那对深邃的蓝色上,泛起令人惊叹的美丽色泽,在那张被面罩掩盖了太多表情的面甲上闪过了一抹怀念的思绪。
“今天晚上的观察记录怎么样?”
“还不错,得到的数据足够分析一阵子了。” Sparkplug在Orion身边扑通一声躺下,“最近流星雨爆发太频繁了,希望别影响到去其他星球交换物品的计划。”黄色机体盯着红蓝机体空荡荡的左臂,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Orion,这次去交换还是让Jolt[注]帮你带回一些零件把你的左臂修复了吧。不管怎么样,生活上会方便很多的啊。”
Orion摇了摇头:“谢谢你们,不过我还是暂时不想修复它。”
“为什么?有什么纪念意义吗?Orion,你每次都不肯说为什么,今天你一定要告诉我,否则明天我就告诉Jolt让他把零件带回来,让你不想修也得修!”
红蓝机体实在拿这个小家伙没辙,苦笑了一下:“……好吧,那我讲给你听。”
一听说有故事可以听,Sparkplug一骨碌从地上坐了起来,浅蓝的光学镜闪着好奇的光芒。
“这是一个古老的预言。曾经有一个睿智的老者告诉我,我这辈子一定得去做一件事情,只有在这件事情达成之后,才能寻找自己的安息之所。‘从你手中射出的羽箭,一定能够撕裂永恒的白昼和黑夜。而箭落下之处,方才是你的灵魂安息之时’……”
“那……Orion你做成功了么?”
“算是成功了吧。”
从你手中射出的羽箭,一定能够撕裂永恒的白昼和黑夜。塞伯坦已经远离了黑暗,沐浴在新生的曙光中。
“不过,成功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我失去了很多朋友以及自己最重要的人。”Orion从子空间里拿出那个曾经承纳过一个强大灵魂的火种舱零件,手指轻轻摩擦着,“所以我把自己的一部分留给了那些逝去的人们,而他们也时刻与我同在。”
而箭落下之处,方才是你的灵魂安息之时。引弓怒射的猎户座依然在群星中闪耀。
“我想,我现在应该有资格安息了吧。”



又过去了难以计数的时间,在这个小小的星球定居的人们还是只有那么屈指可数的数量。
有一天,航空站迎来了一艘陌生的飞船。因为平时根本不会有外人造访,所以几乎全星球的人都跑来看热闹。当来访者走出舰舱的时候,所有人都瞪大了光学镜,除了涂装不同,这台机体跟Orion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
来访者向围观的人们很有礼貌地致敬,他的声音平缓而温和:“不好意思惊扰到各位了,我来这里是想打听一个人,……”
“你是来找Orion的么?” Sparkplug从人群里挤出来,望着蓝白涂装的高大机体。蓝白机体光镜后闪过一丝惊讶,随即点点头:“是的,我是他的弟弟Ultra Magnus。”
“你们兄弟长得可真像,一眼就能认出来。跟我来吧,我带你去。”



星球最高的山坡上立着一块小小的墓碑。没有遮挡物,没有纪念性的雕塑,只是一座小小的墓碑,碑座四周打扫地很仔细,没有半点的尘土。
“Orion……他走得很平静,他是这个星球上最好的人。他说把自己的火种舱和另外一个带来的火种舱埋在一起就可以了。噢,对不起,我想你可能会想要独自待一会吧,我先离开了,有需要可以通过公共频道叫我。”

城市指挥官凝视着那块墓碑上自己兄长那熟悉的字体。
Megatron & Orion。
除此以外,再也没有更多的文字描述。
——Optimus。
——我在这里,Megatron。

蓝白机体默默地从子空间里取出一朵用于哀悼的金属花,轻轻地放在墓碑前。
“大哥,我来看你们了。”


[注] Sparkplug,火花塞,即是A版里面擎天柱的迷你金刚。
[注] Jolt,猛击,即是A版里激射的迷你金刚。



(完)


------------------------------------
如果要拿砖头打作者请看完后记再打

首先谢谢大家看完这个系列。
然后想要说明一下的是,因为是DW和电影的糅合,所以有一些情节和G1设定不太一样。
一个是关于Matrix,TF2里FALLEN把MATRIX一把抢了丢进那个毁灭机器里,然后又被大哥开了一枪全爆炸了,再加上我不能想象全体汽车人蹲在金字塔下找MATRIX的KUSO场面,就默认MATRIX已经没了。电影设定里本来PRIME的选定也确实不是由MATRIX选中的,所以我们就当MATRIX是一个非必要装备吧。由此引申下来,由于没有MATRIX,那么大电影里拉开它毁灭宇宙大帝的情节也就无效了,一不做二不休就把这一段也改了,以致后来大哥走的时候没有传承MATRIX。
一个是关于MEGATRON的设定。电影里的设定跟G1时代的设定迥然不同,电影里身为守护者的MEGATRON发动战争的出发点和OP是一致的,但是他毕竟不是矿工威,从一开始就是守护者。而从正直的角度说,G1里的那个MEGATRON是不会舍去生命和霸业去救OP的,这两位首领都是重视事业高于感情的人,因为对方是不会在感情上背叛自己的,所以他们就放心大胆的去贯彻自己的信念(笑)真正的信念是不会向任何感情妥协的。SO,最后这里MEGATRON救身救了自己老婆,我想从我自己的角度说,还是大约能说得过去的吧。。。望天,自我安慰ING
再一次感谢大家看完我的废话,躺平随意PIA吧。

本子预告,将会在CP6前和大家见面。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