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真人电影】Polar Night 章五(下)

这是他的记忆,即使想要遗忘也只会随着时间洪流的冲刷烙印得更为深刻的记忆。

塞伯坦,铁堡,内战爆发之前。
Prime办公室的大门被强劲的气流掀翻撞到对面的墙壁上,在附近走动的人们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深受其害,纷纷靠着走廊的一边躲避。
办公室内狭小的空间无法承纳双涡轮喷射出的空气压力,所有没固定住的物件都在气浪中被吹飞、在翻滚,噼里啪啦东西脆裂的声音响成一片。
“Megatron!”
执政官拨开数个飞砸向自己的数据板,冲着在室内贸然变形的银白色塞星机体大喊着。但是对方丝毫不理会,芯里奔涌的愤怒情绪化作能量燃烧释放出的反冲力,在撞碎掉办公室的一排落地窗后,拉起两道白灰的尾烟急速地冲天而起,消失在苍穹的尽头。
身为副官的Prowl最先赶到现场。观察着狼藉一片的室内,战略家一面评估着损害报告一面问道:“Prime,刚才那是Megatron长官吧。这场事故……”
执政官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只是把手中的一块数据板轻轻放在残渣碎砾的桌子上,缓走到窗户前。Prowl瞥了一眼那张数据载体。
“……从驱逐五面怪、建立起塞伯坦政权以来,关于火种源的各种传言就开始在塞联阵甚至更为遥远未建立外交关系的星系流传。火种源成为塞伯坦的象征之一的同时,也成为各种势力窥视、密谋夺取的目标。据有文字记载的历史统计,一共发生……”
黑白涂装的副官立刻明白了事情的起因。他几次想开口说些什么,但看到执政官的背影始终没有说出口。

主恒星在苍穹之上划过整个天空的弧度,缓缓地落向辽远的地平线。银白的机身上反射的金色晖光因为飞行速度的缘故,在从淡黄向深蓝渐变的空际划出一道绚烂的残影曲线。
守护者怒气冲冲地降落在穹顶的顶端,建筑圆顶因为其毫无缓冲的下落庄重的外观崩出了数道裂缝。
“该死的Optimus!”仿佛要把什么狠狠捏碎,Megatron猛然收紧了手指。
这早已不是第一次他们在保护火种源和塞伯坦的立场上产生分歧了, Megatron主张以强大的武力令那些窥探火种源的种族慑服,而Optimus Prime则是认为若要以强迫的手段来作为保护的途径那就是侵略。他们都明白,在这个问题已经不单单是两个人意见相左,而是整个国家整个种族都站在对前进道路的岔路口上,分道的指示路标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刃,世界前进到这里被切裂成两半。
“Megatron长官。”红蜘蛛悄然地降落在塞伯坦最大的图书馆顶楼平台上,向自己的直属上司汇报,“遵照吩咐,那件东西已经从考古工地转移到了您的府邸。”
“做得很好,红蜘蛛。”银白色的高大机体俯瞰这片归属于自己统治下的大地,“塞伯坦是我们的,我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企图碰及它的分毫。”

沉重的金属大门在银白机体身后慢慢关阖起来,当最后一丝外面的光明被大门所扼杀之时,Megatron谨慎地打量着被放置在府邸地下室中央的那块巨大的金属板。淡白的天光转动在排风扇叶的间隙里,在古旧的金属氧化表面投下一轮又一轮的阴翳,却始终无法照亮雕刻在其上邪恶的图腾。
“Megatron……”
恍若穿越了形体的束缚,一个陌生的声音直接响起在守护者的音频处理中枢内。Megatron知道这并不是程序故障,更不是幻听,从这块三角形的金属被挖掘出来之日起,便一直听到这个声音。他眯起赤红的镜片,隐藏在机体之下的变形原液悄然运作,时刻警惕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
“你是谁?为什么要呼喊我?”
那个声音似乎低笑了一声:“通常一般人听到自己脑内长时间出现异常声音早就被折磨得精神衰弱了,而你还能保持冷静,不愧是塞伯坦的现任‘High Lord Protector’。不过,很快你的头衔也将变成‘前任’。”
“什么意思?”
“你比我再清楚不过了。这一次入侵铁堡的外星种族并非是临时行动,他们是一个资源匮乏的民族,而他们窥探塞伯坦一族的圣物已久。这只是一次试探,而接下来他们会有更大规模的动作。”
刺耳的金属摩擦振频,瞬时星辰剑的剑尖已经刺进了那块暗金的金属半分。
“说!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嘿嘿嘿嘿,我只是一个被封印在这块金属里的预言者。塞伯坦的命运不是由我决定的,它掌握在你的手心。……火种源,拥有创造生命的神秘物质,妄图占有它的家伙不计其数。身为守护者的你,是打算看着它落入其他种族之手而导致塞伯坦的灭亡,或者……让他们再也没有机会产生这种念头?Megatron,这不是你长久以来的想法么,用火种源的力量向整个塞联阵、整个宇宙宣告塞伯坦的强大。与其一直被动的守护,主动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
Megatron没有丝毫的动容,只是暂时撤回了剑势:“该怎么做,如何去做,这是我的事情。至于你,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我的主人是一位拥有无限力量的人物,他能赐予追随于他的任何人难以想象的权力和力量。你会需要力量的,Megatron。如果你回应这位大人的召唤,获得你所需要的力量,你就会相信我所说……”
对方狡猾的说辞卡然而止,星辰剑毫不留情地削切掉封印板的一角,流溢着暗红火焰的镜片后散发出令人无法直视的压迫感。
“你不要弄错了,没有人胆敢召唤我Megatron,而我想要达到的目的,绝不会假以他人之手!”



这是他的过去,试图牢牢抓住却总是从指间流逝消亡的过去。

Optimus Prime弯下腰一点点拾起被Megatron吹散一地的文件数据,碎裂成千百片的玻璃在夕暮的残照下映照出千百个原生色机体的身影。捡起一块带有裂痕的玻片,对着主恒星的方向看去,铁堡的美景在他的视野中支离破碎。
这份越来越深的间隙究竟是从什么时候产生的?是从Megatron第一次提出消灭反抗塞伯坦的种族开始?还是从两人在冥河星遇到外星种群狙击开始?或者是要追溯他们共同执政开创黄金时代的伊始?
塞伯坦的政体是由一名最高执政官和一名军队最高指挥官组成的联合执政体制。政经和军力相辅相成,看似和平治世之下掩盖着问题的所在。假如对于国家的未来决策,Prime和Protector的意见产生分歧时究竟怎样仲裁?两个基点永远不可能是稳定的架构,而平衡一旦被打破,国家的意识形态面临分崩离析。和平的景象消失,矛盾浮于表面,对抗意识产生,这就是一个国家的灭亡。而这种灭亡并非是社会进步的结果,而是从一种平衡过渡一种不平衡的过程。
执政官有时会陷入迷茫。既然从一开始就会存在着这样的风险,为什么在塞伯坦建立之初到现在始终贯彻着这一体制。或许设立这个制度的人希望能在两种意识形态的博弈中寻找一条新的道路,亦或者,这是Primus给予这颗银蓝星球的试炼,但是人们将为之付出沉重的代价。
手掌收拢,那块布满裂缝的玻璃在他的手心化作齑粉。

不久之后,消息一个接一个的传来。
“Megatron长官率部突袭了埃舍姆斯星系,现在埃舍姆斯和周围所有星球的联系全部中断。”
“据不完全统计,这次闪击战摧毁了90%以上埃舍姆斯星系有生命居住的星球表面设施,死伤人数正在统计中。”
“这里是行省帕拉萨斯!我们现在遭到了攻击!重复一次,我们遭到了不明攻击!”
“Prime,帕拉萨斯已经……另外,我们得到前线的证实,发起攻击的一方确实是由Megatron长官的直属部队。”
“敌人的主力现集结在不破城外围,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渐渐地,这些曾经熟悉的声息、熟悉的面孔在战火烽烟的遮蔽下慢慢地消失于无。对方挥动手中锋利的金属长剑切裂开他们共同的过去,而他在久久迟疑着,他依然没有做好准备就此把枪口对准对方。

铁堡攻防战的前一天。
霸天虎兵临铁堡城下,距离边境地区已不足五十塞里。根据战略需要,Optimus Prime需要登台对全铁堡对战前动员。此时,在广场上聚集了大量的人群,红蓝机体从台下一角看去,他们中间有整装待发的战士,有普通的民众,人们低声交谈着,掩饰不住的是光镜后的忧虑和机体上的疲惫。
“Prime,时间已经到了,请准备……”
执政官点点头,迈上演讲台的阶梯。Prowl叫住他递出一份数据软体:“Prime,演讲稿……”
“不,我现在不用了。”执政官冲副官微笑了一下,转身走上了演讲礼台。
当象征着这个星球最高执政的高大机体出现在人们视野中时,场内顿时鸦雀无声。Optimus抬起头,铁堡的上空低矮的云层正在渐渐散去,微弱的天光之下曾经高耸入云的建筑群早已倒下露出焦灼破败的大地。他缓缓开口,芯底的思绪经过音频中枢处理,变成振荡电流,由扬声器传播开来,如同清澈澎湃的大河般声音流泄在天与地之间。
“同胞们,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不是因为活动,不是因为庆典,而是因为战争。战争总会标榜正义和邪恶,而我们现在所经历的是一场无所谓正义无所谓邪恶的战争,是一场围绕塞伯坦的未来而展开的战争,无论是汽车人,中立派,还是曾经的同胞现在的敌人,只要是身处在这场浩劫中,我们都没有立场指责对方。那么,你们一定会问,难道就没有避免战争的方法了吗?我们究竟是为何而战?”
“和平需要付出代价,但是并不等于要以和平为借口施以妥协。如果付出的代价是那些被称为塞伯坦精髓的东西,那么我们和曾经奴役过我们种族的五面怪又有什么区别!如果为了短暂的安逸而选择了以暴力令人屈服的道路,我们最终也会倒在自己的暴力之下。”
“你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战斗理由,而那些需要守护的信念早已封存在于你们的火种舱内。我也会同你们一道奔赴前线,并肩作战。没有人可以袖手旁观,这是一场属于我们每个塞伯坦人的战争!”
随后响起的战地钟声,如同唱给这个伟大又哀伤时代的晚祷辞,悄然流淌在银蓝色行星上空。
这番话,他讲给整个脚下的星球,讲给每一个塞伯坦人,同时也讲给自己。



和平主义者祈祷着黑暗的过去黎明的到来。
而暴力至上者在夜寐中永远不会听到来自和平的呼唤。

他们在无星之夜相拥着醒来,凝视着漆黑的穹庐上巨大的阴暗球体,没有说一句话。
许久,他向着天空张开手,仿佛要把所有的星辰握于指间。
“希望,这次真的是最后的战斗了。”


PS:FC2在大陆地区被和谐掉了,我今天是翻墙过来更新的。早几天早就写好了,但是实在比较纠结,所以请大家见谅了。这周会一稿完结,多谢大家的支持。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