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真人电影】Polar Night 章二(下)

系统重新上线,能量储备检查,机体运转正常,但是全身充斥着异样的无力感。随即他发现了原因所在。自己漂浮在无尽的黑暗中,没有着力点,无法分辨方位坐标。
这里是什么地方?Optimus放开所有的机能探测,没有获得半点有价值的回馈。他略微思考了两纳秒。如果是实体空间,就一定会存在可捕捉的力场信息,而自己是在接触到火种源后进入这里,那么极有可能是火种源对自己和Megatron的火种起了某种共鸣而产生了时空扭曲。简单的说,目前所处的位置应该是火种源投影下的虚拟空间,就像领导模块,这是一片超越物质实体存在的精神领域。
火种源是塞伯坦新生的源泉,人们笃信生命和能量是一个无限循环,从火种源中来最终也会回归到火种源。与其说这是一种宗教崇拜,不如说是一种信念支撑。假如传说确有其事,火种源是精神集合体,那么自己正处于谁的记忆中?Megatron又身在何处?
就像回应他的疑问,无法分辨来源的某一处响起了脚步声。没有光,但是Optimus Prime准确地捕捉到声音主人的身形。瞬间,执政官的背脊僵直了。
虽然看到的是背影,涂装和外观有明显改变,但他依然一眼认出那台机体肩甲上熟悉的红色标志。每一步前进,伴随着脚下发出金属弯折碎裂的响声,看不清楚周遭到底有什么。
在扭曲的时空隧道里,注视着另外一个自己,Oprimus忽然产生了奇异的感觉。这是梦境,一个平行于自身所在时空的梦境,透过火种源,展现在面前的可能是古老的过去,可能是正在发生的现在,可能是即将降临的未来。
这时,异世界的自己嘎然止步。执政官好奇地顺着望去,柔和的银白色光晕从远方某一处向这边走来,就像苍幕之下的双子卫星从云层后显露出脸庞,照亮了铁堡冰冷孤寂的街道。来者的外观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熟识的火种共鸣让Optimus Prime确信自己的判断。
红蓝色的体在另外一个自己的注视下向着那个银色机体奔去。以塞伯坦原生态形体出现在这个空间里的Prime,想起很久以前阅读里提到的一种地外星球上的有机生物,因为长期生活在阴冷的夜间,所以它们对光和热抱有近乎殉道者般的狂热,无论多遥远多么微小都不能阻止它们。
即使光源是陷阱,是死亡。
那个世界的Megatron微笑地向那个世界的Optimus伸出手,他笑得那么纯粹而自然,没有人能够抵抗诱惑。当蓝色的手指触到黑色的掌心,光芒忽然暴涨,如水波荡漾开在以两台拥抱在一起的机体为中心的圆弧。
湛蓝的镜片后的电子眼瞳瞬间收缩,执政官几乎是失声叫了出来:“不要看!!!”
声音无法跨越时空的距离传达。借籍着银白机体身上散发的光芒,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尸山血海,无数恐惧残破的表情烙印在深蓝的光学镜上,划出狂乱怪异的虹色。脚边的半截机体是Prowl,这边被压在石块下的红色应该是Ironhide,远处散落在尸体上的门翼是Bluestreak的,是的,帕拉萨斯人纤长脆弱的门翼很容易被辨识,……几百万年以来的同伴和敌人,他可以轻易地一一区分。
红蓝机体惊恐地垂下视线,紧握在右手的来福枪口上暗紫的能量液早已干涸。一个圆形的物体从左手掌中滚下,依稀还能辨别出橙黄涂装和仅存的一只弯角。
执政官感觉到另外那个世界的哀鸣违逆物理学定律、硬生生地穿透时空的屏障,如战地钟声般激荡在内处理器里。

——所有的人,所有所有的人,大家都死了。
——为什么他们会死?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一切?为什么这些景象还不消失?
——快给我消失!消失!!消失!!!我命令你们消失!!!!

躯体就像被撕裂成两部分,火种舱疯狂地燃烧喧嚣着,信息流像决堤的海潮疯狂地涌入,内处理器几乎瘫痪,黑暗吞噬着理智。每一个轴承和关节都发出可怖的颤栗,塞伯坦的执政官支撑不住,倒在残骸中。
在高耸的尸体堆积成的顶峰,两台机体几乎可以伸手触摸到天空。几乎,还差一具尸体的空隙。
清晰得如同救赎的声息传进接收器。
“还在犹豫什么?胜利已经唾手可得。脚下的阶梯是你亲手铺就的,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来,抬起你的枪。”
“不……”懦弱的芯灵,畏惧的声音。
“瞄准这里,杀掉我。”
银白机体依旧笑着,托起来福枪口,让它准确地抵在自己火种舱前。

——对了,只要熄灭这片光,就能看不见周围了。只要看不见的就是不存在的。

红蓝机体露出一抹单纯的笑容,像是找到自己心爱东西的幼生体。然后,他扣下了扳机。

过了许久,风扇的嘶鸣才渐渐平息,各个中枢一个接一个从当机中恢复。执政官捕捉到自我意识勉强站了起来。塞伯坦人的躯体能保持恒定温度,而此时他只感觉到如锥扎般的寒冷。
他走上尸骨山峦的顶峰。
在那里倒着一对机体,装甲因为失去生命征兆而变得灰白。他们的手紧紧扣在一起,就像在幼生体时闹腾累了,彼此依偎在一起熟睡。
来福枪平举在另外一架通体漆黑的机体手中。缓缓垂下手臂,赤红的镜片毫无感情地俯视被同时洞穿火种舱的两具尸骸。
隔着时空的薄膜,执政官轻声询问,如同自言自语。
“你是谁?”
平行世界的另外一端,拥有同样机型的黑暗机体如同回应的低语。
“我是虚无,我是Nemesis。[注]”



Optimus Prime再一次上线,高远的苍空倒映在光镜上。他坐起来,发现身处在一片广袤无垠的荒漠戈壁中,锗黄色贫瘠的大地延伸到蓝色的地平线下。
这又是哪里?难道又是火种源内无数迷宫中的一个?
“你终于上线了。我等你很久了,Prime 。”
苍老的声音,一个被灰白斗篷包裹的高大形体从Optimus的身侧走了出来。看不见对方的面孔,甚至连躯体上任何一寸都无法一观。
火种的波动频率却不可思议地平静。
“请问,这里是……?呃,请问您能听到我说的吗?”
看不出对方的动作,只有声音从篷布下流泻出来。“放心,这里依然是你所经历的梦境之一,但是我和你处在同一时空,我们可以彼此交谈。”
“梦境?我不是很明白。”
“你刚才所经历的,既是一场梦,亦是现实。不过,并不是发生在你这个时空的现实。”
Prime流露出短暂的困惑。灰色斗篷抖动了一下,在他们周遭凭空浮现出难以计数的三维光屏,层层叠叠,交错辉映。Optimus惊讶地环顾它们,而它们从不同地角度审视着他。
“这里每一块光屏上所展示的图像都包含了一个平行宇宙的时间轴。所有的世界都是客观真实存在的,它们和其他时空是平行互不干扰的。对于这里的你而言,它们就是幻象。”
灰斗篷走到其中一块屏幕前,轻触面板,光屏顿时放大到两人都能看清楚的大小。
“这是……!”
微蓝的屏幕上,红蓝涂装的机体凝视着站在面前的银白机体,暮光中两人的机甲表面镀上一层浓厚的深金。银白机体在慷慨激昂地说着什么,张开双臂仿佛在宣告世界的归属权。
“出生于平凡,在偶然中相识。时代和历史让你们走向不同的方向……”声音略微迟疑了一下,“不,应该说,是你们自己选择了背离的道路。”
另外一张屏幕缓缓升起。一架紫色的机体双手被铐起来,径直向敞开的大门外走去。他忽然停下转头,逆光中打开的面罩后对着银白机体勾起一个意义不明的弧度。红色涂装的小个TF愤怒地拨开人群挡在紫色机体前不让他被带走,他俯下身对那个红色机体耳语几句,随后头也不回地离去。

Optimus浏览着光屏呈现出的三千世界,芯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惊叹。
千亿的梦境,每一个皆为唯一的真实。究竟是多元的时间和空间创造了我们,还是那些不同的过去、现在、未来造就了平行的宇宙?
抬起手,金属手指穿过那些闪烁的屏幕,镜片下闪过的神情就像试图越过这些物理学逻辑学划分的基线,触摸另外一个世界的命理,而自己只是沧海一粟。
混沌,虫洞,时光旅行,本末倒置。原本作为悖论存在的平行宇宙,现在悉数展现在面前。执政官忽然觉得,在这里仰视的自己才是宇宙中最不安定的未知量。
“但凡故事都会拥有一个结局,您所给我看的难道是每个世界既定轨道上的未来?”Prime转过头看着灰斗篷,布帘之下散发出似曾相识的气息。
斗篷再一次挥动消去了所有光屏。“世界只有相对,只有选择,没有绝对,没有注定。这些场景也不过是我演算出的无数未来中的一部分。宇宙的无穷大和不可预知,我也必须遵循这两项法则。当我们说话的时候,那些世界正在产生着不可估量的变化。”
“有数不清的人想要,或者以为自己能够控制所有的变化。为此有人成为名噪一时的英雄,有人为历史所遗弃。”斗篷下的视线似乎在打量着最高执政官,“Optimus Prime,我很好奇,这个世界的你会选择什么样的道路?”
“我并不想控制什么,如果可以,我只希望好好地把握住自己,回归平静的生活……”
风轻扬起斗篷的一角,破烂不堪的下摆拂过原生色机体身畔,岁月的沧桑流连于他们之间。语言本身没有实体,没有约束力。在漫长的时间长河里,说过这番话的人不计其数,权力,欲望,野心,有多少人真正能够拿得起放得下,又有多少人能够正视这对坚毅如星球核心的光镜?
执政官握紧了拳头:“但在那之前,我有一件一定要做的事情,就是结束塞伯坦的内战!”微微颔首,如同向老师虚心讨教的学生:“虽然我不知道您是谁,但是您给我很熟悉的感觉,就像……很早之前就认识您。我相信您的睿智能够给予我指引。”
静默片刻,灰斗篷下爆发出爽朗的笑声。“已经很久没有人对我说这种话了,漫长到我都要遗忘自己在这里守候的意义。”
“道路并非原本就存在,它是因为人们的选择而成形而延伸。Optimus,不要忘记当初对领导模块发下的誓言,不要忽视你内芯真实的呐喊。塞伯坦是你的责任,是你的负担,却决不会是你的归宿。”
灰斗篷背转身,向着荒原深处走去,风中传来的声音,如清朗的钟声久久回荡在执政官的接收器端。
“在无限的未来,你会一次次带领着族人,跨越数以万计的光年,流浪在寥廓的宇宙。即使被无数的星系无数的星光环抱,你们依然会感到火种舱深处永无法填满的寂寞。但是你们别无选择,你们无家可归,只能前进,向着前人从未踏上过的遥远土地前进。”
渐行渐远,风砂卷起宽大的篷布,苍老的机械手臂高高向远方举起。一刹那,执政官仿佛看到掠过苍穹的长风、杳渺的银色星海、静默流逝的时光、塞伯坦的历史,沿着手指所指向的方向,不留片刻的休憩,如云潮奔涌般呼啸着远航而去。
Optimus抬起手臂遮挡着席卷的风尘。垂下视线的瞬间,他看见斗篷下宛如深色穹庐的蓝色光学镜。
“请留步,请等一等!…难道您是Pri……!!!”
许许多多古老的低语透过坚实的装甲、无机质的线路,萦绕在机体内每一个角落。它们烙印在机体的零件上,沉淀进记忆库的深处,如同神祗的预言。
一个声音,尤其明晰。
“即使继承了Optimus Prime这个称呼,但是Orion才是你真正的名字。Orion,在被遗忘的语言中,象征着引弓怒射的猎户座。从你手中射出的羽箭,一定能够撕裂永恒的白昼和黑夜。而箭落下之处,方才是你的灵魂安息之时。”



纵然过去了九百万年的时光,对于塞伯坦种族而言,不过是漫长生命中的一支小夜曲。
Megatron从深沉充电状态苏醒。他从未忘记,九百万年前在火种源里看到的所有,细枝末节历历在目,就像他从未忘记和Optimus曾经度过的每一个日夜。
企图实现目的,就需要相以匹敌的力量。对于Megatron而言,他的愿望太过于庞大,庞大到塞伯坦也无法容纳。

“Megatron大人。”Starsream走进维修室,打断银白机体的遐思。“我刚才收到从塞伯坦传来的紧急加密通讯。”
绛红的光镜快速浏览过副官递过的数据板。有那么瞬间,Starsream以为Megatron会暴怒,把板子撕成碎片。霸天虎首领冷哼了一声,把电子板丢回副官怀里。
“……大人,需要对消息的来源进行确认吗?”
“不必,以Shockwave的能力,他不至于故意提交如此荒谬的报告呈交给我。”
“那么……下一步?”
银白涂装的王者向后靠上宝座的椅背,手指交叠在一起。
“命令Soundwave,立即联系汽车人。我有话要对Optimus Prime说。”


[注] 这里所引用的是Universe系列里Nemesis的诞生。Nemesis是Optimus Prime的克隆体,后被宇宙大帝折磨至发疯而黑化。《Seven Night, Seven Dream》是这个片段的正篇。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