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真人电影】Polar Night 章一(上)

庞大的运输机组缓缓地在白色的高原上降落,涡轮强大的气流吹拂着冰原上的雪尘,卷起肉眼可见的涡状云流直冲向上,晶莹的冰屑纷纷扬扬四散而去。后舱门放下,数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列队跑了下来,随后一辆涂装鲜明的红蓝两色彼得比尔特载重牵引大卡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北极的天光和素白的大地反射出耀眼的光芒,那令人无法直视的亮光照射在棱角分明的车身上,却为它周身散发出的沉稳气息而折服内敛,化作流溢在深色涂装上的浅晕。鼎沸的人声在C15发动机的引擎轰鸣声中嘎然消失,人们看着它喷吐出灰白的尾气,缓缓驶下舱板,黑色结实的防滑车轮在雪白的高原地面上留下清晰深刻的痕迹。
范围扫描,地形和空气成分分析,温度、湿度、风向捕捉,生物身份识别,除了一些海洋哺乳类和爬行类碳基生物,索敌系统在方圆10公里没有发现可疑的敌对能量反应。
内处理器指令:模块解锁,激活变形原液,变形。
自诩为这颗行星主宰的生物们惊叹地看着眼前堪称奇迹的景象。每一块钢板、每一个连动轴承、每一个齿轮经过复杂的演算,从它们原本所在的位置有序脱出,依次伸展开来,自发地重新调整角度重新连接组合,呈现出机体原本的形态。液压轰鸣和金属合并的撞击声形成一曲恢弘磅礴的机械交响曲,而系统控制下八轮防滑胎和刹车皮带的摩擦弦音则是乐曲的终止符。
平整的地面上任何的物体和高达数层楼的他相比都相形矮小。虽然已经看过了无数次,士兵们依然屏息仰视着,与其说是畏惧或者崇敬,不如说是一个种族对另外一个未知种族的惊叹,这些感情早已超越了简单的表象,上升为对于宇宙孕育生命的神秘认知。
如深邃海底般的光学镜头以碳基生物肉眼无法识别的频率刷新着周围的场景。他凝视着他们,他们抬头望着他。他们之间在短短的时日里建立起战斗的信赖,他们是战友,他们彼此欣赏。
一个棕褐色短发的男子走出队列,视觉捕捉系统锁定了这个目标,同时数据库列出该目标的所有相关数据。对方按照美军的习惯向他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Optimus Prime。”
“你好,蓝斯诺上尉。”塞伯坦的现任Prime轻轻点头,向协助自己的特别行动指挥官致敬。
“根据卫星定位显示,我们现在的位置所在是北纬78.55度,东经11.56度,已经进入了北极圈的范围。现在气温是零下23摄氏度,气压870帕,风力七级。通常情况下,我们人类的车辆进入这个区域会出现引擎无法发动或者汽油凝固的问题,不知道你们汽车人会不会也有这种困难?”
“谢谢你的关心,塞伯坦人机体下流动的能量液就像人类体内的血液一样,能够自行循环和活化以抵抗外界的普通低温。不过,蓝星真是神奇的行星,在这个星球上会存在着如此之多的不同景观气候的地区。我想如果可以的话,请允许我能在这片区域里做简单的自由考察。”
相处的时间虽然短暂,但是美军上尉知道这位外星朋友的喜好,在远离战斗的日子里,与其说是一位领袖,不如说他是默默无名的研究学者[注]。当国防部决定调拨部分人手前往极圈对当年NBE-1坠落地点进行补充性调查时,这位汽车人首领意外地主动提出一同前往的申请。国防部考虑到塞伯坦先进的探测方法于是同意了这项提议,而蓝斯诺则是觉得对方想去作一番研究。
上尉冲红蓝卡车微笑着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对坠落点的调查从明天开始,只要Optimus不要离开太远保持通讯在预定时间内回来就行了,他很信任这位高大的朋友。



红蓝机体昂然矗立在银蓝的冰原之上,广袤的大地在他脚下一如辽望无际的冰冻海洋,连绵起伏的丘陵地貌是洋面上涌动的波浪,仿佛在千百万年前的某一日某一点苍色的海面瞬间固化,形成了现在的形貌。天空很高很远且辽阔,此地的太阳在天边化作一团淡似近白的光盘,在随着时间逐渐变暗的苍空和大地间隙之间,撕开时空的沧桑俯瞰这颗行星的眼球。
蓝斯诺告诉过Optimus,这是只有在极圈里才能看见的奇景。在这个纬度内,冰雪雕筑的世界将会有半个地球年的时间处于白昼,而在之后的时间里沉浸在完全的夜晚。极昼和极夜,白与黑。而今天正是极圈里从白天转入黑夜的分界点。
Optimus Prime环顾着渐渐黯淡下去的世界,最后一抹的天光下,地面笼罩着淡淡的蓝光。这里是北极,如同透明的蓝色玻璃般美丽行星的最北端,Megatron曾经沉睡的地方。

即使时隔一个世纪之遥,根据同位素定位,Prime轻而易举地找到了Megatron千万年前被冰封的地点。破冰的痕迹早已不复存在,当时的地形外观也在北极狂躁的风雪反复破坏重塑中一再地改变,但是身处黑暗中,夜视模式下光学镜上依然复原勾勒出冰下清晰的机体轮廓。
Megatron。
红蓝机体在冰面上安静地躺下,动作轻柔得仿佛生怕惊动了曾经沉睡在下面的灵魂。此时,北极圈内的光线全部隐匿到地平线下。
平躺着仰望天穹,云层因为地磁场和引力场的作用被拉长成千丝万缕。各色渐变的光带就像有自主生命一样穿梭在云丝之间,幽深的蓝,碧空的绿,幻惑的紫,火焰的红,更替变化着缠绵交织在一起,虽然是不同的频谱色系却意外地糅合在同一片天空中,忽而横向漂移,忽而蜿蜒向前,没有人能预测下一时间极光会出现在何处,或许它们会温柔地从头顶方垂落下来抚摸着空旷大地上孤单的生命体。
他静静地躺了许久,久到线路和关节因为暴露在寒冷中过长时间而传感灵敏度明显下降,但是他还是不愿意离去。因为这种寒冷不过是曾经Megatron所体会过的那千亿个日夜里的一部分,因为这片光景就是Megatron曾经看过的千亿个过往里的一部分。
在冰原之下,在极夜之中,Megatron不能动不能开口,在休眠的火种深处反复呼唤着。
“Optimus……”
在冰原之上,在极夜之中,Optimus凝望着幻化多姿的天旻,手掌和冰下的痕迹重合在一起。
“我在这里,Megatron。”

我怀念着过往的日子,那些把后背交予对方共同奋战的岁月,那些我们共同执政创造繁荣的时代,包括烽火长天彼此厮杀的痛苦,那是我们和我们的朋友们和我们的母星共有的一段记忆,没有一刻能够忘记。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