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重写版】章二十二

<章二十二>

迪恩在十角大楼战时指挥中心门口徘徊,迟迟没有进去。几次想按下开门感应器,但是几次都缩回了手。门后的世界将会带给他什么样的消息,是好的还是坏的,是希望亦或是绝望,猜测让他感到疲惫。
当告诉大哥威震天是霸天虎的首领时奥利安脸上的表情,他想除非自己火种消亡的那一天,否则永远也不会忘记。看到兄长勉强地说着“我没事”转身离开的背影,迪恩忽然觉得,如果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会比较幸福?如果自己在那天被霸天虎干掉会不会比较好?他并不后悔自己决定告诉奥利安一切。但是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那份沉重和内疚感依然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无论什么理由,当伤害发生的时候,假以任何的后悔和安慰都是多么的苍白可笑。
当蓝白机体正在自我纠结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迪恩?”
迪恩转头看到黄色涂装的小个战士抱着一大堆数据板正站在不远处。
“迪恩你恢复了,真是太好了!”大黄蜂开心地奔向蓝白机体,手里的数据板差点碰散到地上,“快进去吧,大家看到你一定很高兴的。”还没等他开口说什么,大黄蜂打开了指挥中心的大门:“嘿,大家,迪恩回来了!”
蓝白机体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冲着大家打招呼,很多人看到他都欢呼起来,走来拍肩膀、询问情况。这时总控制台上传来了通讯请求,千斤顶回到指挥台前确认接收消息,主光屏上投射出杯子绿色的身影。
“搜救小队报告。嘿,小子们你们在做什么?要开party还是等Prime干掉威震天之后吧?”
“噢,杯子,是迪恩他回来了,大家都在替他高兴的。”千斤顶回头看了一眼那帮还在欢呼打闹的同伴,笑着摇了摇头。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还那么年轻,痛苦、悲伤不应该过早出现在他们的脸上。科学家在芯里默默地向普神祈祷这场战争能尽快结束。
那头的老战士闷哼了一声,叼着的烟卷头明灭不定:“那就好,叫他把命留着,等我回来好好教育他。这么简单地被霸天虎撩倒了,我这个教官的装甲往哪里放!”
指挥室内所有人都听到了杯子的“教育宣言”,不少人偷偷笑了起来,他们拍拍迪恩的肩膀以示同情,随后回归各自的岗位。蓝白机体溜到主光屏可视角度外帮大黄蜂整理数据,也不忘悄悄地向光屏扮了个鬼脸。
“臭小子,别以为你跑到我看不到的角落我就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普神在上,渣的,你小子现在一定没做什么好事!”
更多的闷笑转成笑出了声,如果不是千斤顶故意咳嗽一声可能真的会有人会笑得从座位上翻倒下来。
“咳,杯子,请汇报搜救情况。”
“啊,搜救小组已经完成了对整个帕拉萨斯地区的救援搜索。”
迪恩故意把数据板弄得哗啦啦作响,他知道自己从芯底畏惧听见那个结论,但是同时又希望能有奇迹的发生。
“辛苦了,那么……”
“我们发现了一名生还者,名叫蓝霹雳,是帕拉萨斯的零件批发商。”
砰——!
迪恩把手中的数据板往桌子上随便一丢,冲到主光屏前,完全忘记了军阶和礼仪。“杯子,你刚才说什么?发现的那名生还者叫什么?”他急切地追问着。
光屏上的老战士咬着烟卷眯起光镜:“臭小子,你给我注意点,现在是在跟你的长官讲话!”突然,杯子的语调变得严厉起来,语速也陡然加快。
“迪恩!”
“到!”
“所属部队?”
“铁堡安全守备。”
“番号?”
“2AF374。”
“很好,稍息。”
迪恩这才发现自己身为军人的本能反应被杯子利用来捉弄自己,周围一片笑声,他顾不得尴尬赶紧询问。当他确认那名生还者是自己的朋友时,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丢了一句“我回家去一下”,便像风一样冲了出去。
“切,这小子……”杯子脸上露出明显的不爽,“真不知道当初谁批准他进安防部门的!”
“算了,杯子,他还年轻,”千斤顶偷笑着打断了杯子的牢骚,芯里想那个批准的人不就是杯子你自己么。然后科学家的声音转低:“真的就只发现了一名生还者吗?”
“是的,整个帕拉萨斯已经变成了一座废墟……”
原本找到幸存者的丁点喜悦在霎那间消散无影,指挥室里沉寂着,没有任何一个人发出声音。他们中有不少人去过帕拉萨斯,那是一座充满了朝气的新兴城市,它不及铁堡的庞大和繁华,缺少神思新城的严谨和宁静,没有卡隆的纷扰和诱惑,但是每一个帕拉萨斯人火种里都浸染着他们故乡所特有的积极乐观和近乎顽固的执着,而美丽的螺旋花园一直是他们挂在嘴边的骄傲。一夜之间,每一张笑脸都化作死亡的灰白色,破碎的水晶簇散落了一地的破碎。当晚风再一次途径此地,不再回荡着悦耳和谐的晶振之音,只留下哀伤的挽歌。

“小子,你在铁堡认识一个叫迪恩的人?”
黑暗的颠簸中,蓝霹雳只看得到暗红色烟卷头的明暗交替。
“是的,他跟他大哥奥利安,还有一名叫艾丽儿的姑娘,都是我的朋友。”
“他们一定是你很要好的朋友吧。”
蓝霹雳愣了一下,旋即露出一个肯定的微笑。

忙碌一阵后,千斤顶倚靠在座椅上短暂的休息。自己还是不太适合做这份工作,但是铁堡的主要兵力被调配一空,也不知道目前这个状况会持续多久,真希望能快点过去。但是他也清楚地知道,在后方每天经手如此海量的信息,出于科学家天生对数据的敏感,逻辑判断中枢提醒着自己,战争并不会如此简单的结束。
塞伯坦,在沉默了经年累月之后,你最终选择以毁灭的姿态降临于世。
嘀——!!
控制台上红色的警报灯骤然闪烁了起来,整个中心控制室被一片闪烁的赤芒所笼罩。一股不祥的预感顺着线路蔓延到火种舱,千斤顶定了定神,接通了紧急通讯频道。
“是铁堡方面吗?”
“是的,我是后方临时负责千斤顶,请讲。”
“这里是卡隆前线,我是前线战略指挥警车。我现在有一通紧急消息需要告知铁堡方面,请将最高议会阁现在接入三方通讯。”
淡蓝色的光屏上,警车面颊上似乎受了点伤,冷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感情起伏,平板的语调也没有丝毫的变化。整个指挥室里,机体们的光镜和音频器捕捉都转向了主通讯光屏一边。
莫名地,空气里充满了紧张和不安的因子,如同低压风暴来临前所散发出令人窒息的浓重铁锈味。



迪恩飞驰在回家的路上。小蓝还活着,大哥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觉得安芯一点吧。
远远地望见自家大门前一个正在移动的红蓝色身影,蓝白机体迅速变成人形快步跑了过去。
“大哥!”
“迪恩?”奥利安转过头看到弟弟兴冲冲地跑过来,“迪恩,你怎么出门都不把门关好,要不是我及时回来,……”
迪恩张了张嘴巴一时话结。普神在上,今天什么日子啊,刚才被杯子训斥,现在又被大哥说教。他奋力把这些念头从CPU里扫出去:“大哥,搜救小队有消息传回来了,杯子说……”
突然,蓝白战士的传感器敏锐地捕捉到一丝轻微的接近激光武器启动频率的振动,他立刻把奥利安一把推后转身挡在前面,警戒着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已经被一群陌生的TF包围住了。虽然最前面的几名TF手里并没有拿着武器,但并不等于隐藏在角落的就是善类,身为军人的直觉刺激着迪恩的判断中枢。
看起来像是负责的一名TF走上前来,蓝色的光镜打量着兄弟俩。
“奥博天•派克斯?”
奥利安轻轻在弟弟肩膀上拍了拍,让他不要担心,跨出一步回答:“我就是,请问你们有什么事情?”
“我们直属于远古议会的执行部门,请您跟我们走一趟。”
四周的TF纷纷靠近,似乎想立刻带走管理员。蓝白机体紧紧贴着红蓝机体,张开双臂挡在他们面前。
“就算是远古议会,也不能不说明缘由随便带走我大哥!”
负责的TF挥了挥手,示意先暂停动作。他的声音冷漠不带半点的情绪波动。
“你们还不知道吗?卡隆前线传回消息,Sentinel Prime已经战死了。”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高高地跃出平静的水面,溅起一片晶莹的水花,水面上倒映着的万事万物在水波的振动中扭曲着,破碎着。
——你不会是那散开的水花,你是跃出水面的鱼。



如果,如果可以回到过去。
记忆芯片里存储着从下流水线开始到现在所有的记忆。时间每一分每一秒永不回头地前进,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在下一个时间也成为了不可追溯的过去。作为塞伯坦种族,可以按照自身意愿调出记忆库里的数据重放,甚至可以取出其他TF的记忆,重温他们过去经历的所有。但即使是这样,过去依然是不可触摸的,它并非虚幻的假象,它是现世里真实的影子。
无法承受在芯片里不断重演着曾经的悲伤,这才是疯狂追寻的根源。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是不是会出现一条通往另外一个未来的道路?



透过钢化玻璃的窗户可以看到校园里放学后三五成群离开的学生们。望向远处,学院边缘地区的高塔尖在逐渐黯淡的天光下被渲染成绚丽的深红沉金。他握着一块数据板久久地站在窗边眺望,直到人影渐渐稀疏,最后一道余晖从天空中被抹去被收敛到地平线以下。金黄的路灯一盏一盏,一片一片,逐次点亮,静谧的夜悄然降临到神思新城的上空。
他低头看着那份拽了很久的论文。两个循环前,它刚刚被导师退回。导师深蓝色的光镜盯着自己,语重心长地告诫道,这种过于现实的社会性论文是没有办法作为毕业论文提交到学院上审批通过的。其实,他并非不明白导师的暗示,只是他的内处理器和感性终端没有办法接受那份虚伪换取的成绩。
走下螺旋形扶梯,徜徉于贯穿学院的河流边。人们总是一边强调着真实的重要性,却也对于它充满了畏惧。对于任何物种,真实的客观性对于利益和感情这种主观意识而言,永远是一把双刃剑。以集团或者私人名义攫取利益而刻意扭曲或者回避真实,那便是对自己和对整个社会的犯罪行为,而历史在将来也总有一天会把真相揭露出来。
他凝视着那张数据板,轻叹一口气,用力投掷出去。数据板映着河畔的微光,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银色的弧线,失去了踪影。
水面上倒映出清冷的天空和双子卫星的身影。极目所视,夜空空旷而幽深,闪烁的星辰们躲藏在云层之后。虽然黯淡,但是他知道,那些遥远的恒星们依然在千百万光年外安静又炽烈地燃烧着,就像它们曾经渡过的岁月一般,沉静悠远,它们的美丽和长久的规律不会因为某一个人某一件事而改变。
他一直默默秉承着自己当初的想法。每当端着杯子站在铁堡图书馆的栏杆前,看着脚下城市经历的每一个晨昏和暮落,他惊叹于它孕育的美丽和生机,也看到了它背后的阴郁和腐败。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从自己做努力的一份份报告中,一定会有人会关注到这些问题、纠正根除弊端的。他是如此相信着的,直到那一天。
“……C-12矿源地发生暴乱。狄西摩斯议员遭到多名暴徒攻击,身受重伤。同行警备人员中1人身亡,3人轻伤。……”
一行行冷漠的文字映在湛蓝的光镜上。除了大篇幅的谴责“暴徒”的暴力行径和歌颂议员的“正义”言辞,报道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矿工的死伤人数和生还者的后续安置。在愤怒之余,他感到一股从火种深处袭来的疲惫和茫然。他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是正确还是错误,他开始畏惧自己做出的任何一个选择是否会成为下一个错误的开端。
沉默是抗拒和逃避的手段之一。如同站在繁华闹市的十字街口,选择远离所有问题的中心,走过一条又一条街道,转过一个又一个街角,他一步又一步地被迫后退。背甲接触到冰冷的墙壁,现实终于把他逼到无路可退。

“我所看到的铁堡,是白天的铁堡,它光鲜照人,耀眼到光学镜片无法窥视它的背后,我觉得我只是困在它体内的一个微小存在。”
“告诉我,为什么在那之后,你就不再主动向议会提交任何分析报告了?”
“奥利安•派克斯同学,你要知道学院里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论文发表出去的。我相信你不会希望看到自己无法毕业吧?”
“塞伯坦,它究竟会走向哪里?”
“我也这么觉得,下班前才接到的命令。主要还是矿源地因为强制推行全自动化作业相继发生了暴动,边境地区也越来越不稳定。”
“难道你不觉得现在的社会需要改变吗?就像你之前所说的,那些只为自己利益的议员把持着议会,塞伯坦只会在他们手中越来越堕落!”
“奥利安,你太认真太正直,这一个既是优点又是缺点的性格会给你带来大麻烦的。”
“大哥,你知道霸天虎的首领是谁吗?”
“如果,那个领导的人是我,你会怎么想?”

所有的记忆从芯片里像冰山一样悄然地浮现,那些片言只语在此时如同残垣断壁一点点地被剥离,拼凑在一起,显露出它原本的模样。
那对美丽的充满无穷力量的赤红镜片后,燃烧着炽烈的火焰,已经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它了。
银白机体奔向自己的道路,而他也不会再沉默,他有自己的选择。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也无法改变当下,沐浴着一片星空的我们注定不会在这个纷乱的时代里选择沉默。那些相遇、那些交错、那些背离,都是我们自己所作出的选择,和时间无关,和旁人无关,和爱情无关。
——你终究不会是那散开的水花,你注定是跃出水面的鱼。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