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重写版】章二十一

<章二十一>

交织在一起的命运,重合在一起的理想,然后我们分道扬镳。



艾丽儿小心地行驶在铁堡街道上。她很想以最快速度前进,但不得不注意道路上四散的垃圾和碎片,还得时时提防高空坠物和芯怀不轨的拦路抢劫者。当帕拉萨斯被霸天虎一夜攻占并且屠城、搜救队至今没有找到生还者的消息被曝光出来,铁堡,不,整个塞伯坦都陷入了恐慌的情绪泥沼,再上加上之前连续抽调铁堡防卫力量,星球首都的治安日趋恶化,各种谣言四起,人人自危。
“嘿,这位漂亮的小姐,乖乖地把能量……”
话音未落,连能量匕首都还没掏出来的歹徒被艾丽儿一脚漂亮地回旋踢踹飞到街道的另一端。一路上这已经是第三个了,艾丽儿觉得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自己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了。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粉色的女汽车人攥紧了拳头。
当她站在奥利安家大门口时,原本打算摁门铃的动作换成了没有半点淑女风范地踢开了虚掩的门。
窗户的百叶保持着低垂的半封闭状态,光线从倾斜的缝隙间艰难地遗漏了进来。昏暗的空间,蓝白机体一动不动地蜷缩在沙发一角,把自己竭力埋进黑暗。原本艾丽儿料想会看到凌乱不堪的场景,却是出乎意料的整洁,像她经常来拜访时候一样,甚至连一个空的能量液罐子都没有。她突然感到处理器里一阵慌乱,是的,比起混乱,这种近似无物的平静更让她感到恐惧,那是一种源自名为绝望的恐惧。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艾丽儿发现如果自己不先爆发,一定会跟迪恩一样被房间里的沉重感所压倒,“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声线就像机械生锈般的干涩,快要坏掉似地嘶哑作响。
“但是它已经发生了!已经发生了,迪恩!!”品红涂装的机体激动地冲上前摇着迪恩的肩膀。蓝白机体茫然的眼神掠过艾丽儿的脸庞,再次低下头躲避着她的目光。双肩无力垂下,她走到迪恩身边坐下,把脸埋进双手。
时间恍若静止了,每一秒的过去都如经历一个纪元那么得漫长。
“迪恩……”破碎的声音从粉色的指缝间流溢而出,“可以…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
“你能到防卫部门打听一下蓝……帕拉萨斯救援的最新进展么?”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个名字。艾丽儿抬起头站起来,走到窗边猛然打开窗户,蓝白机体因为突如其来的流光眯起了镜片。
“另外,他屏蔽了一切通讯联络,我联系不到他。迪恩,告诉我,奥利安在哪里?”


曾经不止一次艾丽儿感叹于环形轨道的美丽,精准无误曲线高扬的弧度,宽阔但并不臃肿的轨道,散发出优雅而冷冽的气息。而现在,它单薄的线条支撑不起铁堡的逐渐崩溃,自己和它都显得如此孤独。
迈上最后一级台阶,红蓝的身影出现在视线范围内。他安静地坐着,俯瞰下面的市区街道。从某种方面而言,他们俩真的是兄弟啊,艾丽儿不合时宜地发出了感叹。
“艾丽儿?”
“恩,是我。”
“我已经关闭了一切外界通讯,……迪恩告诉你的?”
“他并没有告诉我,我自己找到这里来的。”女汽车人跟奥利安并排坐下,“可以向我介绍一下,你在这里看到了些什么吗?奥利安先生。”
管理员缓缓抬起头,逆光勾勒出他流畅而坚实的装甲侧线,风掠过两边的天线兼发出细微的声响,深色的镜片后透出从未有过的清澄。
“我看见了塞伯坦的过去。”



近乎白炙的闪光伴随着爆炸的巨响,银白的身影几乎湮灭在强烈的光幕中,炽热的气浪啃啮着每一个裸露在外的零件。光学镜头不得不关闭了短暂的时间,等他再一次开启的时候,之前环绕在自己身边的霸天虎们都化作了地上冒烟的残体。灰白的硝烟中一个高大的身影矗立着,赤红的光镜注视着气流中闪耀着的金色光芒,沉重的脚步伴随着武器冷却的轰鸣声,如同一堵不可跨越的高墙,向威震天压近。
脚步声坚实而深沉,每一步都像在低吟着战士的悲歌,金色的机体撕开厚重的烟幕屏障走出来。当他停下站在威震天不远处时,激光制导炮的冷却声嘎然而止。
蕴藏着巨大能量和无穷智慧的高大机体,深邃的镜片上倒影出银色的身影,威震天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错觉,自己仿佛正在被整个星球所注视。
“你就是威震天?”
这就是Prime,塞伯坦的Prime!火种舱里倏然席卷起一阵难以名状的风暴,兴奋、疯狂、战栗、愤怒、喜悦……各种复杂的感情奔涌出中枢的闸门混合在一起,他可以听到自己机体内机械运转陡然加快的嗡鸣声。
“我就是威震天!Sentinel Prime,像一个战士一样面对我,和我决斗!”
双方瞬间便拉开了架势,端起各自的武器自动锁定对方。但是并没有人率先移动或者攻击,他们在屏息等待着,内处理器高速运转评估彼此的实力,计算着取胜的方法。
“告诉我,威震天,你在这场战争中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塞伯坦的未来,那个没有你存在的未来!!”
两方的枪炮骤然同时向对方发出了炽烈的死亡邀请。



“自五面兽被逐出塞伯坦之后,经历了数代Prime的经营,塞伯坦迎来了黄金时代。城邦体系就是在那个时候确立的,建立初期行省的名字参考‘十二使徒’[注]的名称来命名。……帕拉萨斯,就是在黄金时代中期新兴的城邦。”
奥利安手指交叠托着下巴,铁堡上空弥漫着惨白的云雾,艾丽儿却觉得他的目光仿若穿透了一切阻碍,他的声音是从遥远的过去时间传来。
“那时的塞伯坦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活力,经济、政治、建设、研究、教育都处在从五面兽破坏之后的一个积极上升的时期。深度空间技术的开发,让塞伯坦的人们能够造访到宇宙中更遥远的星系,那时我们拥有很多外星系的朋友。”

熊熊烈焰冲上半空,鼎锋地区原有的地表特征已经完全消失。两股庞大的力量持续地缠斗,地面被轰开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弹坑,土层被冲击波剥离了好几次,裸露出千奇百怪的岩石层。Sentinel Prime一边自检一边调整着机体状态,浓烟和火光给他的目视索敌带来了搜索死角。
细微的声响从身后传来,Prime迅速转身瞄准,下一纳秒他立刻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威震天从右边的火焰墙后冲出来,以惊人的力量重击在金色机体的腹部装甲。他满意地听到了对方机甲断裂的哀鸣,但是随即对方也利落地还以一拳在他的下巴上。
“威震天,你想以暴力征服塞伯坦……这实在是幼稚而荒谬的想法!!”
“贪婪的贵族,腐朽的议会,堕落的社会!Sentinel Prime,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拼死保护这些东西!只有摧毁一切,才能让塞伯坦获得新生!!”
“不!这是暴乱,这是对塞伯坦的背叛!”

“巨大的社会积累带来的是空前的繁荣。但是有光必定有影,在塞伯坦兴盛的同时,腐朽也暗然滋长着。物质的沉沦,让我们忘记了当初探索和创造的精神,让我们忘记了彼此之间的友谊,让我们忘记了曾经追求的目标。”
“艾丽儿,你相信么?我一直都认为,塞伯坦这颗行星是有感情的存在体,它并不如我们眼睛所看到那样单纯披覆着钢铁的外表,它的火种燃烧在我们每一个人的机体内。”奥利安站了起来,轻轻地把手置于自己胸前,“但是已经没有人记得了,我们全部忘记了,遗忘了,丢弃了。”
忧伤的蓝色光镜凝视着一直倾听自己说话的朋友。
“所以,塞伯坦选择了威震天。”

一只手险险地抓住了断崖边的钢柱,威震天全身发力也只是腾出另外一只手够住岩石边缘。悬在半空中的滋味可没那么惬意,况且能量液一直在流失,威震天已经没有更多精力去自检修复,他需要积蓄力量摆脱目前糟糕的境况。塞伯坦Prime的强大超出了自己的估计,而能量储备也快见底了。最后的一击,倒下的究竟会是谁?
金色的机体出现在视野中,看得出他也遭受了不小的创伤。一把钳制住威震天的脖子,Prime以难以置信的力量把他拎了起来,激光炮口对准了银白机体的火种舱,他看到红色的光泽渐渐从光镜后消失。
“暴力并不能带来和平。再见了,威震天。”
在扣动扳机之前,那对红色的光镜倏地炽热燃烧起来,手刀快速有力地挥出,直直切入了金色机体头颈处没有盔甲保护的管线中。Prime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不由松开了力道。威震天立刻抓住他的肩膀,怒号一声拽着金色机体纵身跃下了悬崖。
“没有人能阻止你们的死亡!塞伯坦是属于我的!!”

粉红涂装的女汽车人站起来,同奥利安并肩站着,眺望着远方的都市。它们星罗棋布,它们繁华璀璨,但是它们的华美在这个年轻的档案员面前黯然失色。
“那么你准备怎么做呢?奥利安,这一切并不是你的过错。”
“历史并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抉择而变化,我和他的相遇与否也不会改变这场战争,一切的偶然都蕴含着必然。”奥利安转头看了艾丽儿一眼,其中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情感。艾丽儿发现这是一个她所不认识的奥利安,她突然开始憎恨威震天,并不是因为战争,那个挠着头说想要去穹顶当一辈子图书管理员的奥利安已经永远地被带走了。
“时代赋予每一个人责任,导致这个现状的正是我们自己。我一直一直逃避着,而现在铁堡和你们就在我身后,已经没有地方让我再躲藏了。”
奥利安深深地拥抱住艾丽儿,温柔的力道几乎让艾丽儿的声音哽咽了起来,她只是紧紧地抓住奥利安的手臂,就像一松手他会消失不见。
“对不起。”低沉的声线。
放手,转身,离去。
“奥利安!告诉我,你恨他吗?”
没有回答,她也并不指望红蓝机体会回答,她已经得到了答案。

卡隆在燃烧,塞伯坦即将觉醒,而它醒来之时一定会为这个世界破碎的瞬间而沉醉。
“你们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银白的机体俯视着倒在地上的金色机体,声音出乎他自己意料的平静。在落地的瞬间,Sentinel Prime被威震天压制着先行撞落到地面。虽然两台机体都受到了严重的损伤,但是威震天最终还是站了起来。
“呃……历史……见……(咔)……证……(咔)……未来……”
连发声系统也遭到了极大的破坏,金色机体现在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单词。地上的能量液在机体下形成了一个又一个小小的池塘,而更多的正在从腹部的伤口汩汩涌出。威震天明白,不用能量探测也知道对方的火种即将熄灭。
四散的霸天虎渐渐聚集到两位首领决战的战场上,无数洞黑的枪口对准了金色的机体。年轻的霸天虎首领颔首以示对这位坚强战士的敬意。
“再见了,塞伯坦的Prime。不过,你有一件东西需要留下。现在,塞伯坦已经不再需要新的Prime。”



伴随着金色光镜的明灭,他看见了硝烟散去后的天空。
塞伯坦的天空真的很美,哪怕是在烽火缭乱的战场,辽远宽广的苍穹总会让人联想到“壮绝的美丽”之类的词汇。
可惜自从继承了领导模块之后,便再也没有机会躺下来尽情欣赏。
啊,就像是回到了从前,还没成为Prime之前,自己总是喜欢仰躺在屋顶看着云彩的变幻,看着天际光线的晦暗明晰,看着双子卫星追逐彼此走过寂静的夜空。
作为一个塞伯坦人,自己这次做得还行吧。
他微笑着。真累,不过今天之后终于可以休息了。



从黑暗中被唤醒,机体被强制注入冰冷的能量,灼烧着管线。
开启光镜,依然是黑暗的天空。为什么还没有到天亮的时候呢?
一张不认识的叼着烟卷的脸进入了视线。
“小子,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自己好像要消失了……”
“……消失之前先告诉我名字。”
“……”
“不想说吗?”
“不,……蓝霹雳。”
他侧过头,盯着手里一直紧紧拽着那片水晶,缓缓收拢了手掌。
现在的我跟你都只是帕拉萨斯的碎片了。



[注] 十二使徒,由Primus创造的最初的十二名塞伯坦人。原本是十三名,后来Fallen反叛于是成为十二名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