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重写版】章二十

<章二十>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
塞伯坦的科学技术早已实现了空间上的突破,借助于强大的引力场可以实现翘曲空间[注]上的跳跃折叠,但是时间始终是空间物理学领域无法跨越的障碍。再强大的力量都拥有其自身的边界,时间的回溯就像跨越众生和神的界线一般成为一种禁忌。
因为无法实现无法达到,所以总会假以幻想的色彩。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那些痛苦会不会消弭?


幽深的矿道如蜘蛛网一样密集潜藏在地表之下。千百条运输轨道沿着蜿蜒的坑道延展开来,每一个坑道的尽头,总有一群似乎不知疲倦的身影在挥动着手中的工具奋力挖掘着。铁镢同坚实的岩层激烈碰撞,四射飞溅出的火星映亮了那一张张在黑暗中全神贯注的脸。他们中有年轻的面孔,有苍老的躯体,各式各样的机型都可以在这里见到,唯一相同的是当从黝黑的断层中挖掘出能量矿石时,晶矿的微光映亮了他们光学镜中的喜悦和兴奋。
C-12矿源区是一处半自动化的能源矿采集地。在这个远离塞伯坦的荒芜行星上,在这个混合着机油、能量液、沙尘气息的劳作空间,在这个绽放着原始生命力的世界里,银白机体是许许多多普通矿工中的一员。
他没有权力欲望,没有征服野心,他甚至连一天下工之后去做些什么都没有完整的计划。年轻的矿工只有一个小小的嗜好。C-12矿源区并没有什么娱乐场所,入夜后,白日里机械的喧嚣很快归于沉寂。当脚下的行星陷入沉睡,银白机体便会悄悄低爬上运输管道的高架平台,盘腿坐下静静低仰望天穹上的星辰和在遥远地平线上投下巨大轮廓的塞伯坦。灰蓝色的金属行星在黑色的夜幕中璀璨而夺目,银白涂装的矿工无数次感叹于它的美丽和渺远。流淌于穹庐上的银色星光落了他满眼的温柔,他长长低呼出一口气,体内的循环水化作气体融入星球的大气中。那些闪烁的星斗,让他想起挥动铁镐时迸射出的细小光源。
母星,如此的切近,印烙在光学镜片上,但是那种陌生感挥之不去,让它在自己看起来是如此的遥不可及。自幼生体期结束之后,记忆芯片里的风景便一直是这颗行星,这片天空。偶尔,他会扪芯自问,自己是否想要回到塞伯坦,回到那颗美丽的星球。一个声音冰冷在回路里不断提醒着,几乎快同岩石融为一体的自己可能再也无法融入那个光鲜喧哗的世界。但是每次远眺这那颗拥有华丽外表的星球,他总会发现自己的火种舱在激烈地鸣响着。
即使会被拒绝,不过自己应该是想要回去吧。他给那股冲动下了这样的判断。
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是以这样的方式回到塞伯坦。

“元老院感谢你们以及你们所做出的每一份贡献。从现在开始,你们在矿区的艰苦劳作结束了。元老院会帮你们找到新的工作,或者安排你们回到塞伯坦。”
塞伯坦是故乡,矿业区是所有人的家。那个不会接纳自己的故乡,现在却连家也要被夺走,被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无耻地夺走,还要强迫自己微笑着跟他们说谢谢。一股名为“愤怒”的复杂情感席卷了他全身每一条线路,记忆中那颗美丽的星球被删除,被清空,被撕裂成碎片,被碾成粉末。CPU能量涌入超负荷,脑内系统警告乱响成一片。
去死吧!!去死吧!!!
他不受控制地高举起闪着寒光的铁镐,

“大家冷静,冷静!元老会是关心你们的。”
他们拿着武器带着重甲出列,所有的枪口一致对准了他们所关心的人民。

双手沾满了暗紫色粘稠的液体,就像没有拧紧的管道,能量液流了一地,恶芯的色泽还在不断地蔓延、扩大。他茫然地看着自己的手,接受到的声音频谱仿佛无法被解析芯片识别一般扭曲嘈杂着。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在扭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倒下?自己的铁镐呢?唯一属于自己的工具不在身边,让他感觉无比恐慌。他焦急地四处摸索着,寻找着,张望着。
哐啷——!
一把沾染着能量液的铁镐在地上旋转着划过连续的黏性圆弧,被扔到离他不远处。暗红的光学镜底闪过一丝欣喜,他伸手想捡起那把仅属于自己的东西,却从背脊的装甲下传来一阵剧痛,肩膀关节被粗暴地扣住,一只强有力的手狠狠地压制着他的头试图强迫让他低头,他顽强地反抗着,即使已经听到头颈处的管线发出轻微的破裂声。一记更为沉重的闷击从头顶落下,液体顺着装甲接缝的弧度淌下,流进了红色的光镜里,视线范围内的所有物体皆沾染上了可怖的紫色。
高贵的议员捂着肩上的伤口在侍卫的搀扶下走了过来,一脸憎恶地踩在铁镐上,哼了一声一脚踢开。赤色的光镜上映出一张撕去虚伪的丑恶嘴脸。
“这个家伙胆敢袭击我!把他押回塞伯坦,我要当众处死他!!”



如果,如果可以回到过去。
只会发现,凝视着母星时的嘘吁不过是无法得到的叹息,胸中一直鼓动着的不过是试图攫取的欲望。彻夜仰视着星辰灿烂的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甘于沉沦的角色,只是历史在那时给予了一个过于残酷的契机。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一切也无法改变。
仇恨从来都不是自己的支柱,一个真正的王者并不会让仇恨来驾驭自己的感情,但是也的确是这个词语,它唤醒了芯中沉睡的恶魔。
什么嗜杀无道,社会腐朽,议会黑暗,统统都是无聊的借口和他人的臆断。完全掠取这颗星球的强大和美丽,让它成为只属于自己的所有,如此简单的理由。



威震天结束了充电状态。声波适时地走近他身边,用平板的声调汇报着最新的战况。
“三个循环前,震荡波传来消息,已经攻占并摧毁了帕拉萨斯。红蜘蛛现在正在向利刃城发起进攻。根据机械鸟带回的情报,利刃城并没有事先得到任何预警,相信很快就会落入我方的掌握。”
威震天拿起手边的融合炮,轻轻擦拭着:“很好,毁掉一个帕拉萨斯足以震慑整个塞伯坦。告诉红蜘蛛加快进攻节奏,这场战争务必要快速歼灭汽车人的防御力量,长期作战会让我们从主动陷入被动的境地。”
身后没有传来任何回复,银色机体颇感诧异地转身看着自己的情报官。
“恩?你有在听吗?声波。”
“抱歉,威震天大人,我马上联系红蜘蛛。刚才我在记忆库里检索了一下帕拉萨斯的介绍,那里有塞伯坦最美丽的晶簇螺旋花园。”
“是‘曾经’。”威震天冷笑一声,“它已经不复存在,将来也不再会有它的痕迹。如果你觉得怀念,你可以去好好备份一下记忆芯片。现在,帕拉萨斯不过只是一个历史名词。”
消失的又何止是帕拉萨斯,每一个人都已经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失去。
能量储备检查,弹药数量检查,漆黑的巨炮装备到右手臂,迈步走出基地中心监控室,通往卡隆地面的通道漫长而黑暗。威震天恍然觉得仿佛回到了竞技场,甬道的另外一头是一个广阔的舞台。他咆哮着、战斗着、燃烧着,他是那个最后依然屹立在场上的胜利者。
要么打倒Sentinel Prime,要么就死在这里吧!
他头也不回地走向了由他一手策划发动的战争,所有犹豫都被抛在了脑后,他的火种舱在激动着嘶鸣这,为即将到来的死斗。
只想向一个人道别。
再见了,奥利安。



卡隆行省边境。
临时指挥中心里一片寂静,每一架机体都觉得自己的声音捕捉系统或者发声装置出现了故障。
“杯子,你……再说一遍?”警车努力控制着自己颤抖的声音。
爵士皱起眉,一把把搭档从控制台前推开:“够了!杯子,不用重复了,放弃侦查任务。现在转入隐蔽撤退,完毕。”
战略家的手指紧紧扣住控制台的边缘,看上去就像地面的摩擦力无法维持自身的平衡,只要一松手便会站立不稳。爵士试图伸出手扶住他的肩膀,被警车粗暴地挥手挡开了。
“嘿,伙计,别这样……”
“……”
“发生了什么?”高大的金色机体出现在了指挥室门口,他看了看僵在原地的两名部下,抬头看了看主光屏上被标出的红色闪烁光点,立刻明白了情况。他以命令的口吻说道:“帕拉萨斯已经被霸天虎彻底摧毁,命令前线立即放弃侦查任务,调整战略部署,召集救援队伍前往救援。”
战略家的肩膀轻微地抖动了一下,转过身毫不掩饰感情地盯着自己的长官。虽然对方合上的口罩掩去了脸上大部分的表情,但是警车看到那对金色的光学镜里浸满了深沉的悲伤。黑白机体立刻醒悟过来,Prime不过是想让自己把愤怒转移到他身上。他低下头,迅速命令CPU锁闭了几条感情传导线路,随即走到指挥台前进行下一步的战略调整。
苍蓝的光镜里映出自己最欣赏的两名部下忙碌的身影,嘴角扬起一个欣慰的浅笑,转身准备离开,却被一个声音所止步。
“Prime您打算去哪里?”
“鼎锋[注]。”
“现在?”
“是的,我一个人去。”
“驳回,作为副官,我不能同意您只身前往。”
“那么你是对我的力量表示怀疑了?警车副官。”塞伯坦的Prime打开了面罩,侧目俯看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副官。
“不,我并没有轻视您的实力,但是任何轻率的行为都是应该被阻止的。您是我们的Prime。”黑白色的机体并没有退缩,无论从逻辑推断还是战略部署或者个人感情而言,他都不能允许自己的长官作出这样一个草率的决定。
深蓝护目镜的战士也加入了反对的行列:“Prime,虽然战场上我们目前失掉了先机,但是从战略和兵力上我们并不会输给霸天虎,而且这场战争拖延的时间越长对我们是越有利。”
“那么,爵士,请你现在大声地念出你们身后主光屏上战术中枢所计算的双方战力对比和估算的最后胜率。”
爵士正要开口,警车抬手阻止了他:“战场上瞬息变化,即使是塞伯坦最精密的仪器所运算出的数据也只是一种参考,它并不能决定未来。虽然我也利用现有资料计算过您和威震天对战的结果,确实是您获胜的几率较高,但是我不能允许您做出如此任性的行为。”
有那么一瞬间,警车和爵士觉得高大的金色机体向自己展露出了一抹温柔、略带歉意的微笑。不过他们没机会证实,因为Prime已经背转过了身。
“霸天虎攻下帕拉萨斯和利刃城后一定会进攻环轨道行省,在战术上实现快速合拢,最终达到围攻铁堡的目的。从现在起放弃在卡隆边境的部署,全军防线后撤至环轨道行省一线,加强中后方的防御。我会同时率领一支部队在卡隆鼎锋地区吸引敌方主力掩护你们撤退。这是命令!”
Sentinel Prime头也不回大踏步的离开了中心指挥室,离去的背影没有丝毫的犹豫。

战争是一头无人能驾驭的怪兽,它像黑洞一样吞噬着所有有形和无形的物质。你们所有人还有很长很艰难的路要走,就这一次请原谅我的任性。
这是我,Sentinel Prime,身为塞伯坦Prime所发出的最后命令。
接下来,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塞伯坦人,一名汽车人战士,我要为我自己的选择而战。



[注] 做时空转换时所经历的空间。一张纸上的两个点,之间的距离记作a。如果你把纸弯曲使这两个点重合那么现在这两个点的距离就是0,而不是刚开始的纸面上的距离a。这就是空间翘曲。
[注] 鼎锋,IDW设定里卡隆议会的所在地。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