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重写版】章十九

<章十九>

国家公墓悼念礼堂。
礼堂正前方安放着一只银白辉泽的巨大火种盘,盘中心燃烧着终年不灭的火焰。塞伯坦人相信,领导模块是星球的核心,任何一个死去的灵魂最终会回归到领导模块中,而同塞伯坦这颗行星一起永存。神圣炽燃着的物质象征着种族的万众归一和永恒不灭。
“我们聚集在这里,任何的言语都无法形容这份悲痛。同伴的离去总是令我们难以释怀。”
Sentinel Prime环视着场内低头哀悼的部下们,每一个人脸上都表情凝重,而若干循环后究竟还会有多少人会生还?

同一时间。
卡隆行省霸天虎秘密基地。
集会地的中央悬挂着巨大的霸天虎标志。无数的身影聚集在竞技场炽热的镁光灯下,出乎意料的安静。银色的霸主昂首立于场地中心,他们看到他的脸上气若闲定,灯光下金属银的盔甲笼罩着淡淡的光晕,周身散发着不可一世的气魄。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明白,战争的号角早已响彻云霄,他们所等待的只是来自王者一声征服的号令。
“我们出现在这里,是在传递一种信息。我们聚首在卡隆,将苦难聚集在一起,一起挥洒热血!被遗忘的人们,只有当一手举起长剑一手扼住别人的咽喉,只有当灼热的能量液洒满你们全身,你们这才会记得,你们还活着!”
贪婪、狂热、饥渴、愤怒、疯狂……各种各样的表情浮现在霸天虎们的脸上,高举起紫色的热感标记和武器回应他们狂傲的王者。

蓝白机体发现了站立在人群中的兄长,在众多参加追掉会的TF中,非军品的他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迪恩并没有走过去,他远远地看着兄长的侧面。坚毅流畅的线条,即使带着口罩也只是让他的深沉和睿智更加的内敛却不会削弱分毫。苍空色的光镜后交汇着淡淡的哀伤和深深的担忧。虽然兄长总是惯于隐藏情感,但是在身为兄弟的自己看来,就像白色数据板上浮现着的黑色文字一样明晰易辨。
他转头不再看向奥利安,握紧了微微发抖的拳头。
Sentinel Prime低缓的声音回荡在礼堂上空。
“但是这不是一场悲剧,毫无意义的牺牲才是一场悲剧。”

“如果我告诉你们,我们新的竞技场就是整个星球呢?如果我们的兄弟们全部佩戴着同一个不用再取下的标志呢?”
“有些人说,我们可能不会马上明白其中的意义,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于全体塞伯坦人之前。”
“我们没有恐惧,我们会让我们的标志布满整个塞伯坦。所有人听着,如果那些自私腐朽的家伙们畏惧了,投降了,那就让他们去死吧!”
“愿逝去的勇士们安息,愿塞伯坦永远和平!”
“今天是我们随波逐流的最后一天,今天我们迈出将征服塞伯坦的第一步!”

伴随着亡命之徒们的群情激昂,惊天雷闹翻天推搡着一个被抑制网和禁锢夹钳压制的机体。威震天一把拧过他的肩膀,狞笑着欣赏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议员颓然畏惧的表情。
“你们看看,这个充满了恐惧的家伙,他的自私,他的腐化,如此的令人憎恶!这是他们咎由自取,通往死亡的道路是他们自己打开的!”
一道银色的冷芒切开了燥热的空气,狄西摩斯惊恐地看着那把插在自己胸口火种舱上的钉镐,被限制器所压制,他连挣扎一下都做不到,只能看着死神快步向自己走来。蓝色的光学镜头被灰的色泽布满,烙印在他记忆芯片里最后的影像是银白色机体残酷嘲讽的笑容。扬声器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便永远地陷入了沉寂。
“C-12矿源区的矿工威震天向你问好,伟大的狄西摩斯议员。”



当奥利安见到Sentinel Prime是在国葬仪式之后。管理员并不知道为什么Prime会在这个时间点找上自己。论工作,自己的本职不过是细枝末节,论职位,也只是一名不起眼的档案管理员。或许Prime根本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带着满CPU的疑问,奥利安踏进了办公区。
没有想象中的奢华,陈设简约而极富实用主义的风范,偌大的办公室里环绕着主办公台放射形地摆放着若干辅桌,桌面上的数据板整齐堆积着,因为过高的高度而显得有些摇摇欲坠,浮空的巨大光屏正显示着塞伯坦的全息图。透过Prime身后整幅落地玻璃,可以鸟瞰国家心脏的全景。
“你就是奥利安•派克斯?”金色的装甲在夜幕降临的暮晖笼罩下闪烁着柔和的光泽,高大、魁梧,周身散发出庄重的气息,仿佛积淀着这个星球的过往。
这就是塞伯坦的Prime,继承着领导模块的伟大机体。
“是的,我是奥利安•派克斯,现任铁堡档案中心管理员。不知长官……?”
Prime挥手打断了奥利安的官方用语:“礼节性的话就不用了。一直以来我都想和你面对面的交谈一次。现在终于有机会了,不过时间紧迫又只能让我长话短说。”他递给管理员一块数据板,正是那份关于矿源区自动化可能性的评估报告。
“这是……?”红蓝机体露出困惑的表情。
轻轻拍了拍身后桌上那叠数据板,金色的Prime看向奥利安:“你提交的所有报告我都阅读过,我全部备份了保存在这里。你的工作做得非常好,从每一份数据报告的背后,可以感觉得到你是一个真正关心着塞伯坦的人。”Sentinel Prime交叠起双手,凝视着面前这个年轻人:“奥利安,告诉我,为什么在你手里那份报告之后,你就不再主动向议会提交任何分析报告了?”
“……”

天际的晖芒愈发淡薄,灰黄色的微光逐渐被迫近的浓郁所侵蚀。两人之间静穆的时间在流逝,白昼一点一点被灰暗的夜所替代。
内部频道里警车发来了消息,出发的前锋部队已经集合整备完毕,金色机体回复副官自己很快就会抵达广场。
他走到低头不语的年轻管理员面前,缓慢却有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沉默并不是对抗现实不公的唯一方法。奥利安,相较很多人而言,你的工作让你更为接近社会真实现状。你看到了社会正在逐渐步向堕落,你的正义感和责任芯促使你想尽力去做些什么,希望能够改变现状。但是你发现孤身奋战也只能触及浮于表面的虚像,如果想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不得不借助于权力和政治的高度集中体,也就是国家的力量。塞伯坦议会的腐败让你感到了失望。在良芯和现实的斗争中,你并没有作出选择,你只是一直沉默着。”
奥利安抬起头,惊讶地神情溢于言表。他惊讶于从来未曾见过面,但是Prime居然可以如此犀利地剖析自己,他同样疑惑Prime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些。既不是实权政治家的自己,也不是战斗型军品的自己,不过是一介普通的民品。
仿佛看穿了奥利安的想法,金色机体温和地笑了笑:“你在想为什么我会对你说这些?我下流水线的时间已经很久了,我日复一日站在这里,看着塞伯坦的纷扰喧哗,没有什么能够逃得过我的光镜。”
“但是,Prime,我只是一个……”
“不。”奥利安感觉到肩膀上那只手所传来的沉重以及温度,“奥利安,不要轻易否定自己,不要畏惧选择。历史是由所有民众的选择所推动的,我们每一个人都肩负着自己所该去完成的使命。没有人有资格指责你,让历史去见证一切。记住,你所做的是你身为一名塞伯坦人所做出的抉择。”
红蓝机体望向那对深蓝的镜片,清明而透亮。从它们的光芒后,奥利安仿佛看到了一面镜子,如此的深邃不可知,从遥远的未知年代开始见证了漫长岁月的洗礼,它们古老而神秘,坚定得如同脚下星球的核心一般,而透过它们却折射出现世的微光,恍若在这片夕暮之中低喃的祷告。
“长官,我很高兴能聆听您的教诲。”奥利安微微颔首,口罩后扬起一抹微笑。
“我也很高兴能够在上战场之前见到你,可惜时间留给我们的机会太少了。”金色的Prime拿起倚放在墙角的激光射炮同管理员擦身而过。“年轻人的责任之一便是一定要代替年长的一辈看到更多更远的未来。奥利安•派克斯,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而我现在则需要去完成我的责任。”
越行越远,他感觉得到那名管理员依然在原地恭敬地目送着自己的离去。
再见了,我所爱的人们。
再见了,铁堡。
再见了,塞伯坦。



奥利安从Prime官邸出来,一个熟悉的机体正在大门外等候着自己。
“迪恩!”他迅速甩掉了芯底的阴郁,兴奋地快步跑向蓝白机体,“你已经可以自由行动了吗?之前医官还跟我说你需要经过好一段时间的调试磨合。”
迪恩表情凝重地看着不停询问自己恢复情况的兄长,随即奥利安发觉了弟弟的沉默,他缄口静静地等待着迪恩开口,这是兄弟俩长期养成的默契。
安静地,仿佛可以听见火种舱里燃烧的杂音,仿佛可以听见世界彼岸响起的钟声宣告白昼的结束。
“大哥,我有一件事情一定要向你证实。”
“恩,你问吧。”
“你……知道霸天虎的首领是谁吗?”

在那个瞬间,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虚空中做了一个“起奏”的手势。这一曲恢弘的交响音乐指挥者究竟是谁?是普莱姆斯?是充斥着混沌的时代?是虚无的命运?或者是当事的人们本身?没有人知道。在这里,一个又一个并无形体的音符从不知名的地方跳跃出来,组织音节,汇成音串,连绵起伏,优雅而深沉,飘渺而空灵。这支美妙的曲子回荡在每一台机体的线路里——
在那悬挂的紫色标记下,高高举起的能量剑,笔直地指向行星另外一极最终战略目标的所在;
宽阔的阅兵场上,金色机体手起落下,场内集结的战斗方针按照计划直接奔赴战场;
遥远的璇玑城内,柔和的街灯无法照亮数以千计的入侵者们的身影,紫色的军事参谋挥出右臂,在他身后的夜空中,密集的火炮悄然落向了沉睡中的帕拉萨斯;
铁堡的夜吞噬了最后的光明,灰色的阴影笼罩在两人身上,从迪恩扬声器里发出的那个单词却怎么也听不见。

仿佛是历史的大幕沉沉降下,塞伯坦陷入了黑暗之中,而唯一能照亮道路的只是那连天燃烧着火光。
从那一刻起,所有激昂的声息皆化作低吟浅唱,宛若苍暮最后的挽歌。



蓝霹雳仰躺在废墟瓦砾中,他努力地调节视觉传感系统想看清楚天空,却什么也看不见。阴云笼罩的夜晚当然什么都看不见,包括那些遥远的星辰,所以他的CPU自动判断周遭的一切一定是自己的视觉回路出了问题所导致的幻觉。明天有一批零件要入库,要去批发市场跟进最新的报价,还要跟奥利安联系一下,不知道迪恩怎么样了,自己答应过要带他们兄弟俩去看螺旋花园的水晶簇的,啊,啊,接下来的时间会很繁忙的呢……
如此想着,他轻轻地握住手心里的一块水晶碎片,陷入了黑暗的意识。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Trackbacks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33073;&#27611;

&#35828;&#24471;&#22909;&#65281;&#23436;&#20840;&#36190;&#25104;&#20320;&#30340;&#35266;&#28857;&#12290; &#33073;&#27611; www.etaor.com

&#33073;&#27611;

&#35828;&#24471;&#22909;&#65281;&#23436;&#20840;&#36190;&#25104;&#20320;&#30340;&#35266;&#28857;&#12290; &#33073;&#27611; www.etaor.com

&#33073;&#27611;

&#35828;&#24471;&#22909;&#65281;&#23436;&#20840;&#36190;&#25104;&#20320;&#30340;&#35266;&#28857;&#12290; &#33073;&#27611; www.etaor.com

&#33073;&#27611;

&#35828;&#24471;&#22909;&#65281;&#23436;&#20840;&#36190;&#25104;&#20320;&#30340;&#35266;&#28857;&#12290; &#33073;&#27611; www.etaor.com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