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重写版】章十八

<章十八>

“嘿,伙计,这看起来真像刚开过一场糟糕透顶的party。”爵士踩着满地的瓦砾碎砖走到圣德广场中心。尽管在接到袭击警报后第一时间破坏专家便直奔出事地点而来,但是交通要道上惊恐的民众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当抵达的时候战斗早已结束。
圣德广场三分之一的建筑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四周挺立的一座座雕像伤痕累累、损毁严重,原本结实的辅助支架承受不住雕塑倾颓的重量,被拉拽着弯折到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曾经平整宽阔的路面四分五裂,残钢断铁散落了一地。中央音乐池璀璨的水晶地面上留下了炮火侵蚀的痕迹。在骚乱中受伤的人们躺倒在尘埃中,痛苦地呻吟着、咒骂着,这些声息和钢架倾倒前尖锐的摩擦声混响在一起,如同一曲不成调的哀乐。半空悬浮着的巨大的紫色霸天虎标志,在废墟上投下狰狞的灰色阴影。
战略家一言不发地走到立体成像仪前关掉了机器,象征着恐怖的热感标志投影终于从铁堡上空消失了,但是每个机体芯底的阴霾却无法消散。
黑白的副官走到自己上司身边。战略家没有转头,如同陷入了待机状态般定定地站在原地,光镜上倒影着那台成像仪。
之前发生的种种,就像一盘被打翻的零件滚落了满地,似乎有什么重要的部分被忽略了……
“警车?”破坏专家忍不住呼唤了一声。如果不是对方终于回过头看着自己,爵士真要担心是不是之前的战斗中同伴的接收回路被打坏了。
“我没事。”听出了搭档语气里些许的紧张,战略家轻轻摇了摇头,“爵士, 我接到Prime的通讯,现在必须前往最高议会对事件做第一手的汇报和安排,现场的搜救安抚工作就交给你了。”搭档做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让他放心去执行下面的任务。
走出几步,看似擦身而过,警车压低声音问道:“那件事情?”
“晚了一步。”蓝色护目镜下嬉笑的表情收敛起来,“我和大黄蜂赶到的时候治安厅正在封锁现场。蝙蝠精议员议员已经被害,听说是一枪穿过了火种舱死在官邸办公室内,目标并没有在事发现场出现,估计早就离开了。消息现在被封锁了,目标现在是被列为头号嫌疑。”
“我知道了,辛苦了。”
爵士转过身看着逐渐远去的同伴的背影,转而抬头望向阴云布满的天空。每一个人芯里都明白,这是宣战,和平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战略家走到正在协助救援的红蓝机体旁边:“很抱歉打断您的工作,奥博天[注]先生,……”
“请叫我奥利安就好了,大家都是这么称呼我的。”奥利安把手中的工作交给另外一名TF,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冲黑白涂装的机体温和地笑了笑。
“呃……冒昧地问一句,请问您是帕拉萨斯人?”蔚蓝的光镜里流露出好奇。
“是的,虽然我长期都生活在铁堡,我们这种机型是帕拉萨斯所特有的。”
“哈,果然没有猜错,我有一位朋友跟你是同一机型的。我今天刚送他去空港回帕拉萨斯,之后过来这边看看集会,就遇到这个事,……”环顾着周围的残景,红蓝机体语气里流露出深深的担忧。
“帕拉萨斯人吗……我们这种机型已经极少见了,下次可以的话请一定要把他介绍给我。对了,奥利安,能请你跟我走一趟吗?有一位长官说想要见你。”



守门人静静地矗立在殿堂的大门外。作为从这座建筑落成那一日起就在此的守护者,他必须日以继夜全神贯注地守卫着这座只有每一任Prime才能进入的圣贤殿堂。虽然塞伯坦的科技已经远超越其他地外文明,但是在这里依然保留着古老的传统。圣殿外围的照明是终年不灭的火盘,暗金色的的底座上雕琢着岁月流逝的痕迹,朱红的火焰安静地燃烧着,映亮了看护者沧桑的侧脸。
仿佛千万年时间的沧海桑田在这里不过是一瞬息,所有的事物都同这片深沉的大地在历史的车辙中悄然固化,时光流连在此间久久不愿离去。徜徉于其中,节明松香的味道弥漫在长廊的每一个角落,恍若隔世。
金色的机体缓步行进在高大的立柱下。虽然这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但是他走得很慢,他想仔细研究每一根柱子上的花纹,踏过着每一块方砖的裂痕,时间却并不允许他这么去做。
来到圣殿大门前,Sentinel Prime停下了脚步。两旁钢铁围墙上昏黄的火炬飘出金色的星屑,身后的地面上映出交叉的双重倒影,而自己面前的道路,只有一条。
守门人并不会开口询问,强壮有力的躯体看上去并不像身上的装甲那般苍老。他默默地侧身打开了通往圣殿内部的大门。Prime轻轻地向他点头致意,芯里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这个守门人到底为每一位Prime开启了多少次这扇大门?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可能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吧。
圣贤殿堂,沉睡着历代Prime灵魂的地方,Alpha Prime、Beta Prime、Locos Prime、Jafcon Prime、Solaris Prime、Guardian Prime[注],然后呢?接下来很快就是自己了吗?

迈下通往圣堂的下行阶梯。
从神话时代开始,塞伯坦经历过数次长达万年为单位的战火。宇宙大帝的扩张、五面兽的入侵、Magmatron的叛乱[注]、……这颗古老的星球每一次都被淹没在纷飞战乱之中,而每一次又坚强的站立起来。我们塞伯坦民族在不断毁灭与重生的轮回中反复地挣扎着、前进着。

走过镂刻着金属浮雕的长廊。
战争不会永远地持续下去,但是繁荣也不会一直地存在继续。为什么没有永久的和平?我们的种族如同螺旋般地上升发展,却又总是犯下同样的错误而跌入低谷,我们亲手扼杀了自己建立起来的文明。如此循环往复,是否应该从更深的精神层面上检讨我们的火种,我们的芯灵,以及我们存在的意义?

胸前板甲下的领导模块同殿堂里肃穆庄严的氛围产生了共鸣。越来越强烈地鼓动,伴随着火种舱的激烈燃烧,仿佛要冲出胸口一般。
即使关闭镜头,切断感情回路,强行终止进程,领导模块里寄宿的记忆体们也可以违逆现有的物理法则,穿透神经线路,逆溯而上,占用CPU的工作频段,剥离出继承者的意识与他们进行交流。
“噢,闭嘴!”Sentinel Prime第一次流露出了不耐烦。他身边没有旁人,有的只是胸腔里那个灼热的蓝色魔球。
让我自己思考,不要指引我!闭嘴!闭嘴!!闭嘴!!!
金色的高大机体不断反抗着抵制着,恍若神旨的声音依然无视他的意志在每一道回路里循环往复。他并非不信任领导模块,但现在的他需要一点点自己的思考空间。
我们不断的犯着同样的错误,是不是意味着历史已经走到了尽头?如果迎来的不是变革,那么便是毁灭。

伴随着幻影般在光镜前若隐若现的影像,萦绕着宛如神启一样的低语,当他半只脚踏进殿堂中心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仿佛挣脱了迷雾的束缚,清晰地回响起在芯底。
不要忘记,你是Prime,而你也是塞伯坦人。

我是Prime,而我也是一名塞伯坦人。
金色的Prime咀嚼着这句话,突然间明了了什么似地微笑起来。他很少流露出自己真正的感情,因为民众们希望看到一位冷静完美的领袖。其实他笑起来的时候很温柔,却从此再也没有人看见过他的微笑。
来到圣殿就是希望借此寻求一个答案,一个方向,一个谜题的解,而现在似乎那个谜面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Sentinel扬起头深深呼出一口气,下定了决心后仿佛全身厚重的机甲都变得轻松了许多。
打开内部通讯,接通副官的频道。
“你已经向议会汇报过了?做得很好。至于蝙蝠精议员的谋杀案就交给治安部门去处理。这究竟是巧合还是意外,我相信很多人比我们都清楚,这次议会应该会乖乖地闭上嘴了。警车,以下是塞伯坦最高行政长官Sentinel Prime的命令。立即调集军队部署兵力,我需要拟定一份详细的作战计划,同威震天的作战计划。国葬仪式结束后十个循环开赴卡隆,我也会一同前往。”
“是,长官。我还有另外一个消息,……”
“奥利安•派克斯?”塞伯坦的Prime惊讶于超出自己预想的情况,“那么,请他一道来参加国葬仪式,在出发前我想跟他谈谈。”
关闭了通讯,Prime昂首走进了这座神殿的核心区域。在宽阔的金色背甲后,中心殿堂的大门正在缓缓关闭,连影子也没有留下。



“嗨,迪恩,觉得怎么样了?”红色涂装的工程师一走进病房大门,就看到正在忙碌的白色医官。“哇,救护车原来是你。……迪恩你还真是不好运啊。”虽然最后一句说得很小声,依然没能逃过医官敏锐的接收器。
救护车眯起光镜,微笑着看向铁皮:“老朋友,我会在下次给你做保养检修的时候 给你特殊‘关照’的。”
屋子里的温度瞬时降到了零度以下。意识到自己失言的铁皮一头挂满冷凝线,干笑着往墙根处挪动。
碰——!
所有TF一起看向大门,可怜的门被撞得扭曲变形,身材壮硕的行动小队队长恰好被滑稽地卡在了门框中间,正一脸愤怒手脚挥舞地同门框做着斗争。
“炉渣的窄门!你们三个笑什么!还不快来帮俺一把,俺卡住了!”

“钢锁,铁皮,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我现在也不能站在这儿同你们讲话了。”蓝白机体尽量让自己不去看钢锁身后那扇可怜巴巴的大门以及医官走出去时如同高能射线般可以杀死人的眼神。
“俺只是做了俺该做的。”钢锁愤怒地一拳砸在墙壁上,“那些家伙太嚣张了,俺会把他们一个个都拆成零件丢回熔炉的!你们听到消息了吗?‘千里眼’之后,今天是圣德广场的袭击,明天又会是哪里!这是挑衅,是宣战!!”
“现在有找到议员的下落吗?”
“暂时还没有消息,两个循环前议会发布了消息,已经调动各地的情报网追踪展开密集搜索。不过俺和俺的小队还接到了另外一个通知,Prime下令集结铁堡和各行省的常规部队,国葬仪式之后他会亲自率领前往卡隆。”
红色的老战士低头看着地上阴翳的倒影叹息着。鹅黄色的照明从他们头上洒下一片浅浅的柔辉,在光滑的地板上反射出明亮的光晕,却落不进每一个人的芯里。
“战争……吗……?”
蓝白机体沉默地低下头,工程师以为他是因为刚修复新修复的部分不适,便转换话题:“迪恩,你没事吧?你刚回复需要多休息。”
“不,我没事。”再抬起头时,深蓝色镜片闪烁着坚定的光,“我想去参加国葬仪式。我……不是一个好队长,兄弟们都倒下了,而我却活了下来。……比起什么都做不到,至少我应该去送他们一程。”
铁皮和钢锁对视了一眼,铁皮点点头。
“那我们一起去吧。”


[注] 奥博天(Optronix),Orion是昵称。
[注] 除了已知的几位 Prime,其余的来自于狂飙所翻译的变形金刚年表,估计是时间轴上推测出来的历代Prime
[注] 来自变形金刚年表的翻译,发生在Guardian Prime时代的叛乱,Magmatron其实是BW系列里的三龙合体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