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重写版】章十七

<章十七>

从航空港出来,奥利安向一位地面协调员打听航班延误的原因。对方告之,因为狄西摩斯议员今天抵达铁堡前往圣德广场参加官方表彰会,为了确保议员的安全所以暂时封闭了航空港。
奥利安从公共通讯频道浏览了一下铁堡新闻,大概了解到是议会决定给狄西摩斯议员颁发奖章,以表彰他所推行矿区自动化为行球的工业作出了杰出贡献。
杰出贡献…吗?奥利安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光镜后掠过的愤怒。他决定到圣德广场去看看再回医疗中心照看迪恩。



偌大的广场上聚集了相当多的TF,放眼望去各色涂装的机体五花八门,推搡埋怨的,挥手致意的,寻找同伴的,TF们互相推挤着形成钢铁的机流。奥利安高大的身材这时发挥了作用,他站在拥挤的机群外缘,调节光镜焦距,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颁奖台上的情形。
“……,如此荣耀举世无双。享有如此荣誉的狄西摩斯议员堪称塞伯坦的典范,他是塞伯坦人奋发精神的集中体现,……”
圣德广场的四周环绕着从神话时代到黄金时代历代伟大先哲们的巨大雕塑,,它们默默无言地俯视着脚下的众生。如果这些雕像可以开口说话,它们看着这一切会说些什么?站在先哲们脚下说着虚伪言辞挂着伪善笑容的议员,不知他又会作何感想呢?
有光即是有影,政治必然会产生阴暗面。不管是被冠以真正为民着想的政治家还是自我标榜的阴谋论,以集团利益的名义而进行的掠夺在这里得到了正当化、公开化。所以从一个方面来说,这也是自己不愿意参与政治的原因之一。看得过于透彻后只会导致两种结局,一种是越发地远离,另一种则是更为充分地利用。但是历史并不会因为一个个体的思想而停滞不前。有国家就会有政治,有政治就无法逃避斗争。
广场上空被扩大了数倍的空洞言论还在喋喋不休地重复着,人群躁动的声音仿佛远离自己而去,模模糊糊地就像隔了一层玻璃。奥利安低头注视着手指缝隙间的连接线路。曾经以为在自己小小的职位可以尽心尽力做到些什么,到头来反而与意愿背道而驰。并非真的不想改变而选择逃避,对于脚下的土地,每一个塞伯坦人都拥有一份应有的责任。自己的责任究竟是什么?自己做出的努力成为他人倒行逆施的利器,难道这就是自己的任务?塞伯坦如此渴望着变革,但是那个担任引领的责任或者是属于Sentinel Prime,或者威震天,甚至可能是迪恩,……而作为奥利安,能够承受命运的安排吗?
红蓝的机体望向阴云满布的天穹。畏惧着选择,其实正是畏惧着自己。



红色机体很好地把身形隐藏在广场上一尊雕塑的头后。Seeker小队的其他两名成员也分别隐匿在另外两处制高点。三架飞行机体悄然地对广场形成了一个三面夹击。
颁授仪式已经接近尾声,红蜘蛛非常清楚,从战术心理上来说,这个时间段是戒备最容易疏忽的时候。当沾沾自喜的议员讲完最后一句双手高举时,全场雷动。时机已经到了,红蜘蛛通过加密频道给惊天雷闹翻天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议员正向台下的民众挥手准备离去,突然从广场入口方向传来了巨大的爆裂声。场内经历了短暂的死寂后,骚乱和尖叫声如同火山喷发一般骤现。与此同时,在广场内外几处不同的地点先后发生了爆炸,人们顿时乱做了一团。当不以明确目标为袭击对象时,恐慌情绪会比系统病毒蔓延得更快,这种巧妙的战术不仅可以混淆视听,也可以拖延分散警卫力量。
狄西摩斯的贴身护卫在第一时间忠于了他们的职责,迅速把他围在中间保护撤离。气急败坏的议员接通了位于外围的守备指挥,劈头盖脸一阵斥责。不过他忘记了,一开始正是他为了炫耀而强行把铁堡派来的警卫力量调到广场外圈,只把自己的贴身护卫安插在场内。
警车有些恼火地掐断了毫无意义的通讯,迅速安排手下组织疏散,自己则带领几名成员冲入场内确保各位议员的安全。
三架机体从隐蔽处变形腾空而出,不断地低空俯冲,能量束像午后的暴雨般扫射向慌乱逃命的人们。四处逃散的机体们给警车的前进造成了很大的阻碍。忽然,他余光瞥到一个机型很眼熟的红蓝身影正在帮忙疏散和救援,个头很高但看得出一架民品,声音清晰有力,在他的呼喊指挥下幸存的人们开始有序撤离。战略家惊讶于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会有TF会选择帮助别人而不是逃命,他冲过去一把拉住那台机体的胳膊,四处响起的轰鸣爆炸让他不得不扩大扬声器发声响度:“你!现在马上离开!这里非常不安全!”
一排高能射线在距离两台机体不远处扫过,碎屑飞弹,所有人不得不埋低了身形。
“我可以帮忙的!我参加过预备部队的训练!”奥利安环顾了一下四周,警车所带进来的成员零零散散。他指了指演讲台的方向:“你的同伴被冲散了,让我来帮你吧!”
战略家盯着奥利安深蓝的镜片,迅速作出了选择,他取出武器模块里备用的激光枪交给红蓝机体:“会用的吧?”
“恩,训练时用过。”
“那我们走。”战略家放低重心猫着腰向着目标方向行动。猛然想起了什么,他回头问了一句:“名字?”
“奥利安•派克斯。”

红蜘蛛和惊天雷很轻松地躲避着零星的反击火炮,继续在空中实施破坏性打击,而闹翻天则在同僚的掩护下悄然降低飞行高度。
救援人员应该在不远处了,狄西摩斯芯里少许安稳了一点。这时一只强有力的手从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位置突然伸出,钳制住了他颈部的主管线。高频的密集闪光后,守护在周围的护卫被齐齐扫射倒地。没等对方发出声音,紫色机体冷笑着从背后给了倒霉的议员一枪,暂时破坏了神经传导主线,让他陷入当机状态,然后一把抓起狄西摩斯飞向空中和同僚们汇合。
“你用了瞬间移动?”红蜘蛛看着闹翻天皱了皱眉头,“小心一点,你的特殊技能可能会让我们暴露。现在我是青丘行省的防御长官,现在还不到公开我们真实身份的时候。”
惊天雷早已在预定地点设置好了立体投影,圣德广场上空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霸天虎标志。整个铁堡抬头都可以看到,它不可一世地向整个塞伯坦宣告一个混沌时代的降临。
“红蜘蛛!!”地面上有人高声喊出了红色飞机的名字。
闹翻天耸了耸肩,露出狡黠的笑容:“嘿,看样子我们已经不用担心身份揭穿的问题了。”
红蜘蛛轻易地闭闪开几道射线,抬了抬下巴:“守备部队的火力已经聚集过来了,你们带着这个炉渣先走,越过禁飞高度他们就无法探测到你们的行踪。我随后就跟上来。记住,威震天要我们保证让他活着抵达基地。”
游击小队立刻分头行动。红蜘蛛降低了浮空的高度,保持在地面火炮射程之外。地面上有两架机体,一架红蓝涂装的是他不认识的,另外一台黑白色的正是他在塞伯坦军校里的学长警车。
“红蜘蛛,身为青丘防御官的你居然也会参与到这次爆炸行动中。我会以参与危害公共安全、谋杀、叛国罪逮捕并起诉你。”
高傲的红色机体嗤笑着:“警车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一本正经,法律和逻辑是你行事的准则。议会那些道貌岸然的炉渣就那么值得你去维护?看看他们暗地里那些龌龊的勾当!”
“法律讲究的是证据,社会遵循的是法律。当有确凿证据时,我会在第一时间行动,无论这名罪犯是议员,是贵族,还是平民。我一直所维护的只是法理和逻辑本身而已,而你们所做的不过是以他人罪行为借口的恐怖主义。”战略家冷冷地看着曾经的朋友,过去起那些一起在学院里度过的时光,依然在记忆芯片里鲜明着,仿佛就在昨天。回忆让警车的语调缓和了些许:“红蜘蛛,以你的性格,我对于你加入霸天虎不会感到任何惊讶。但是,……”
深蓝的镜片后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忧伤。
“如果爆发战争,面对天火,你会杀了他吗?”
缓慢的语速,每一字每一个音节,都如高速子弹般击穿复合装甲的厚度,直透火种舱。
涡轮喷射出金色的焰尾,红色机体缓缓升高,警车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从半空中传来的声音低沉而平静。
“警车你说得没错,不过正义与否是由胜利的一方来定义的。至于天火,他应该庆幸自己还在在遥远的星球上安然地做着研究,不用看到我亲手贯穿他火种舱的那一天。”



震荡波坐在实验分析室里,黑暗中环绕在他身边的各种数据分析仪散发出的蓝色荧光映亮了那身深紫色的装甲。他支撑着头,金色的极管缓慢而有节奏地闪烁着。
统治层的腐败,非法资金的流动,矿业自动化的大力推行,地下角斗和赌博的兴起,物价非正太分布曲线上涨,武器交易市场的繁盛,边境行星的零星暴乱,卡隆的爆炸,千里眼行动的失败。所有的事件看似并无关系,但是所有背后的箭头都指向一个人。光屏上出现了一个影像,震荡波饶有兴趣地注视着那张嚣张的面孔。
威震天,塞伯坦不安因素的关键,恐怕他将是改变历史的人。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勇武和坚韧也不得不屈服于理性的法则。璇玑城的执政官一直坚信这一点,而威震天让他大感兴趣的原因是在于,那副强韧暴虐的机体内同时兼具互为矛盾体的混沌性和逻辑性。
嘀——
一条加密的紧急消息打断了紫色机体的遐思。文字跃入视线范围的瞬间,他不禁移开了支撑的手臂专注地看着光屏。
圣德广场的恐怖袭击事件。
预示着战争的镝箭已经被射了出来。有人已然迈出了血腥之途的第一步,而震荡波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威震天从宝座上站了起来,蓝色的情报参谋恭敬地奉上那张记载着无数机密的数据板。
“红蜘蛛已经传来了消息,计划一切顺利。声波,联系璇玑城的震荡波。……下一个目标,帕拉萨斯。”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