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重写版】章十五

<章十五>

输入密码,机体扫描,身份验证。
地下基地的大门缓缓敞开。遥远的天边透出灰白的微光,晨曦的光晖照不亮面前深邃的甬道,仿佛被拒绝进入一般,无奈地徘徊在入口外。
坚实而沉重的脚步声暗示着来者是一架魁梧的机体。他毫不掩饰行走在地道里引起的巨大回响,脚下的频率不快不慢,从容自若。走到转角处,他停下了脚步,拉长的影子几乎布满了整个坑道地面。
低沉的声线如同在地底鸣响的战鼓,每一字每一句敲打在接收器上。
“出来吧,红蜘蛛。”
红色Seeker闷哼一声从转角处的阴暗角落走出来。洞口的昏暗光线从面前这台巨大的机体身边四散开去,逆光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红色的镜片无感情地注视着面前的人。
冰冻的同时却在炽烈燃烧的火焰,红蜘蛛的芯片里突然浮现出这样一个形容。
“我在迎接您的归来,伟大的威震天首领。”他故意在“首领”这个词上加重了语气,讽刺的意味不言而喻。比起其他人对于威震天近似冷漠的畏惧,红蜘蛛觉得融合炮的威慑力和沉默相比还是前者可爱一点。尖刻而犀利,仿佛天生就是为了配合他的骄傲和才能而存在的。
“你想说什么?红蜘蛛。”威震天微微抬起头看着红蜘蛛,脸上掠过一丝不快。
“没什么,我只来对我们伟大的首领致以崇高的敬意。”红蜘蛛摊开手走到威震天身边,打量着银白首领的侧脸,试图上冰冷无情的装甲上发现些什么。最后他放弃了,错身而过,向基地门外走去。“我接到了正式通知,去青丘[注]行省防御部门任职。现在我要去铁堡接受任命通知。”
“很好。”银色的首领露出“这是不过是意料之中”的表情。“那么,我要说祝你上任愉快吗?”
红色机体停下了脚步,唇角勾起一个邪恶的笑容:“哦?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计划都捅了出去?”
冷哼一声,银白涂装的机体头也不回地向地底更深处走去。
“红蜘蛛,你够聪明的,不用我说第二遍。我们的时机很快就会到了。”
红蜘蛛转头看向外面逐渐明亮起来的世界,轻松地跃起,灼热的变形原液在管线内奔涌,齿轮、轴承、联动部件一一折叠组合。转瞬之间,涂装鲜明线条流畅的战机悬停在空中,双涡轮喷射出金色的火焰,纵身飞向尚还朦胧的天穹。
在他前往的方向,受磁暴影响的气流处于无序的混沌之中,它从遥远的地方带来了灰色的云层,阴郁的积云逐渐布满了整个天空。
一场暴风雨就快来临了。



哔——
内置时钟提醒着设定者已经到预定结束充电的时间了。Sentinel放下手中正在批阅的数据板,湛蓝的光镜透过复合玻璃望向窗外。此时丝絮状的黑色气流正掠过π介子塔的塔尖。
审阅了一晚的公文,又是一夜未能成眠,系统备忘提醒着他,一会还有三个会议和一个新闻发布会需要参加,全部都是和卡隆的行动相关的。行动的失败,从种种迹象推断,主观上可以排除其他因素、肯定议会已经卷入到了其中的这个结论,他们中有人直接或者间接地出卖了情报。但是到手的证据太少了,在外界看来这就是一次失败的军事行动,而责任只能由负责计划实施的总指挥来承担。思考回路瞬间涌入了大量的推算结果,内处理亮起了数据流量过大的红灯。他不得不暂停几道进程,打开内部频道请侍卫泡一杯高浓度的能量液给自己。
议会到底在盘算着什么?他们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打破塞伯坦现有的平衡,急切地想要否定Prime的权威。这是一个周密而狂妄的计划,究竟是出于他们全体的意志,或者是有更深的幕后操纵者?
金色的Prime思索着,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桌子,最后利落地击下最重的一个音节,站起身走到另一张堆满数据板的桌子前拿起一块。那张板子似乎经常被翻阅,虽然封面上的钢印时间是许久之前,但是并没有落上灰尘。微蓝的开启光芒闪过,透明色的无机版面上显示出一行行流畅的塞伯坦文。第一页上醒目的标题写着“关于矿业星球推行全自动流水线化可行性评估报告”。
他轻声念出撰写者的名字。是的,他很熟悉这个名字,但却并没有见过本人,他从数以万计的资料报告里了解着对方。已经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个图书馆档案员所编写的报告便不断出现在自己面前,涵盖的方面之广,工业、经济、科研、文化,甚至包括Prime在女性机体中所受欢迎度的调查。他还清楚地记得,当那份报告被递交到他手里的时候,贯以严谨冷静著称的副手面甲上微妙的表情。
在字里行间,他看到了一个年轻却深刻、极富热情又不失冷静的灵魂。然而对方并没有企图通过这些报告打开仕途,当然他认为这位撰写者已经有足够的资格成为自己的幕僚,但是管理员并没有提出类似的请求。他兢兢业业做着本职工作,直到C-12矿源地的事件发生为止,在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在被要求之外主动提交任何一份报告。
轻微的敲门声把他从思绪拉回现实,黑白涂装的副官端着一杯能量液站在门口。
“侍卫们站了通宵的岗,我让他们去休息了。下一批换岗的警卫到来前由我代班。”把杯子递到金色机体的手里,警车并没有离开,他转头看了一眼办公桌上数量颇为壮观的数据板:“您又通宵熬夜了?”
“ 那些是已经批阅完的部分。最近铁堡处于非常时期,再加上卡隆,事务量暴增,不这么做是处理不完的。”
这是身为Prime每天必然的工作,身为副官的警车是很清楚的。他能做的也是现在帮Prime一道收拾已经批阅好的数据。
数据板轻微的碰撞声中,Sentinel Prime突然出声:“警车,你相信‘预言’吗?”
“那种并不经过严密推算论证全凭臆想得出的结论,我认为没有任何的参考价值。”
“但是……”同语速一道放缓下来的是手上的动作,“那是来自领导模块的‘预言’……”
“身为Prime,我可以感觉到领导模块的波动变化。那种细微的共鸣在预示着一些即将到来的必然,塞伯坦正酝酿着一场变革。”轻呷一口能量液,金色机体的视线依然看着玻璃外的世界。当他们身处在恒温恒压的室内,外界却在看不到的地方悄然演变着。
“任何事件的发生都应该是以不破坏社会稳定为前提。有利和有害的标准不能以个人私利作为出发点。如果这场变革是有背于塞伯坦的意志和法律,在我的判定,它就是‘非法’的。从远古时代开始,塞伯坦的共和体制便是由Prime、议会、军队三方力量互相掣肘所组成的。军队在和平时期由Prime和议会合力分管,在战争则是直接授命于Prime;领导模块和远古议会决定Prime的继任;在国策制定上议会和Prime皆有发言权,落实到具体的决策和实施由议会执行。但是,如果这个体制发生异变,议会想要通过非法手段削弱作为塞伯坦象征的Prime的权力,……”
御天敌抬起手制止了警车的阐述。“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不可以妄下论断。”他撇向门外以示警惕,战略家立刻颔首噤声。
“对了,你知道奥利安•派克斯吗?”
“奥利安?”警车在记忆库里搜索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
“铁堡图书馆档案管理员,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之前那个行动小组队长的年轻人提起过,是他的哥哥。”金色的Prime重新开始整理数手中的工作,“如果可以,我很想见见他。”

两台TF陷入各自的思绪中,警车随后被议会活动的警卫工作叫走了。
Sentinel Prime看着那一摞厚厚的数据板。战争造成显而易见的破坏,而和平所滋生的腐朽则带来光镜不可见的灾难。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议会是通过制造事端并且钳制经济的方式,以达到从社会层面和舆论层面削弱Prime权力的目的,但现在看来,或许自己的这个估计从一开始方向就是错的?



“长官!”
循着声音望去,一架黄色涂装的年轻战士正在走廊一边微笑着向警车行礼。
“抱歉,我迟到让你久等了。”
转过回廊的尽头,避开众人的目光,大黄蜂从子空间里取出一个微型芯片载体递给警车:“这是你之前下令查找的数据报告。我对控制中心以及前线人员芯片里记录下的音频进行了分析比对,排除了当时天气、地形影响的因素,发现对方使用的是一种极为少见的干扰技术,如果使用增幅设备可以仅以单体为基站,扰乱以数塞里[注]为半径的通讯信号。”
“很详细的技术说明,辛苦了。”警车打开外部数据读口,把数据载体放了进去,解码芯片迅速解析出了一份名单。
片刻,警车微蹙起眉头开口问道:“大黄蜂,立刻帮我查出蝙蝠精议员现在的所在位置。”
“是!……根据预约的时间,议员应该在前往圣德广场参加狄西摩斯议员颁勋仪式的途中。”
“大黄蜂。”严肃的语气让黄色的迷你战士表情也转而凝重,警车以不容违抗的口吻下令道:“我以铁堡防卫部门副长官的名义,命令你和爵士立刻前去截住蝙蝠精议员,我这边会负责通知爵士。”
“截住……议员?但是,警车,我们并没有搜查许可啊。”大黄蜂不禁睁大了蓝色的光学镜。
“一切责任由我来承担。截住议员后,立即逮捕声波!”


[注]青丘( Vos),塞伯坦2号半球行省之一。
[注]本文编造的塞伯坦长度计量单位,1塞里=1公里=1000米。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