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重写版】章十四

<章十四>

“我们到了。”
奥利安停了下来变形成人形机体,威震天降落在他身边。两人同时抬头仰望着。
这是一座巨大恢弘的城际交通轨道。东起衔接铁堡的城内主干道,向天际延伸拔高,拉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向西一直延伸到天际并入贯通星球全境的交通网络。矗立在墨色的穹宇和金属的大地之间,它就像脱离了行星引力一般孤立的存在。没有建筑能够跟它比肩并立,它从高空傲然俯视着塞伯坦的大地。它竭力地拔高,尝试着穿透大气圈。如此的孤傲,如此的冷峻,而在这具躯体上舒展开来的是整个塞伯坦的神经中枢脉络。站在引桥桥墩下,它的美丽和壮观不禁令所有仰观它的生命体所屏息。
“环形轨道,从铁堡所延展出去,覆盖塞伯坦全境的交通命脉。”奥利安转过来看着威震天,光镜后流露出些许抱歉的神色:“深夜里铁堡很多地势较高的建筑都不允许进入,只有这里是一直开放的,这个时点的通行量基本是零。我记得你以前说过想去铁堡的最高点,只是这里确实不算是铁堡的最高点了……”
“不要紧,我们上去吧。”银色的机体做了个一起走的手势,两台机体并肩向环形轨道上走去。



环形轨道的最高点。
距离地面高达几千公尺的路轨上,风不再像徜徉在地面时那般轻柔吹拂,取而代之的是在接收器边呼啸奔跑而过,暴露在空气中的传感器外接口一片冰冷。极目远眺,地平线在视野范围边缘勾勒出长长的弧形线条。行星首都闪烁着熠熠的光芒,视线越过脚下的铁堡,甚至可以隐约看到南边神思新城接壤处的点点灯火。虽然拥有卓越的飞行能力,俯瞰风景早已稀松平常,但是威震天依然为铺展在光镜前的壮丽景色所折服,张开双臂仿佛整个星球都落入自己的怀抱之中。
奥利安转头看着为眼前景色所着迷的威震天,口罩后浮现出一个欣慰的微笑。他干脆地在护栏边缘坐下。不管看多少次,都是不会觉得腻烦的景色,一次比一次更为深刻地烙印在火种舱深处。
银色的军品从惊叹中回过神,他在靠近奥利安的地方也坐了下来,仰目望向天顶。天宇中阴霾遍布,低沉地压着天际,云层和气流以很高的速度盘旋着。磁极风暴在高空同其他微粒产生力场作用,云流呈现出罕见的螺旋状奇景,同脚下铁堡的灯海交相辉映。

“真是漂亮的景色,你经常会来这里眺望么?”
“偶尔,并不是能经常来,有时候通宵加班结束后我会来这里眺望。可惜今天天气异常,上空云层太厚了,没有办法看到星辰。”
回过头,奥利安惊讶地看到对方从子空间取出几罐能量液。银白机体笑着递给他一罐:“我赶过来的时候买的,晚上喝点不至于走到半路精力不足当机。我可不想把这些再带回去,帮我解决掉几罐吧。”看着对方光镜里流露出短暂的犹豫,他揶揄道:“你不会还没满十八万周年吧?”
奥利安接过能量液,读出上面写的纯度百分比。“平时很少喝高纯度的,不过今天应该没有关系吧。”银色的面罩自动滑开,威震天好奇地侧头盯着看,口罩下的面孔端正而年轻,意料之中却依然会让人不禁会多看几眼。他跟威震天碰了碰罐子,仰头喝下一口。“之前你看起来像是赶了很急的路到铁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能帮到你什么吗?”
刺激性的能量液流经金属躯体内繁杂的管线,威震天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也没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就是突然很想见见你。”
换了别的机体可能就会理解错其中的意思,不过奥利安确实缺少一根名叫“风情”或者“八卦”的回路,而威震天也的确不是卖弄口舌之能的TF。两台机体之间并没有出现刀光火石或者尴尬微妙的气氛。
红蓝的机体知道对方暂时不想谈及原因,轻轻点头举起能量液向对方表示谢意。“看到你出现在家门前时我确实很惊讶,没想到这么晚了来访的会是你。你看起来像是刚做了长途旅行一样。”
“差不多吧,我是军品,机体强韧度和耐久性都比一般机体高,这点距离不算什么,不过是一点体力活罢了。”威震天托着下巴看着奥利安,“我倒是一直觉得动脑筋才是最麻烦的。你在图书馆每天处理那么多数据,难道不觉得累吗?相比起短时间、高强度的机体疲劳,这种枯燥到死的工作才是会让人觉得芯片都要磨损殆尽的吧。你有没有想过换个工作?”
“我……”奥利安侧过头,蓝色的光镜望向天穹,“类似的话我听了不少。做我这个职位人员变更很多次,听说我是做到目前为止时间最长的一个。有人说是我下流水线的时候线路装错了,回路反应比其他TF都慢。”他颇难堪地摸了摸头顶,“不过我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数据量虽然庞大而且看似杂乱无章,但是用芯整理,或者站在一定的旁观者高度,可以从中发现规律。再按照时间的顺序连贯起来,那种感觉就像看着历史在自己手中流过。”
“要是我就没你这份耐性了,肯定老早一炮把那些霉锈味的炉渣数据全轰了,哈哈哈哈哈哈!”威震天认真地看着奥利安的侧脸,“这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的工作,你真的很了不起。”
“不过我可能也就只适合做这份工作吧。”红蓝机体自嘲地笑了笑,“一尘不变的生活,每天重复着收集,编撰成报告,提交给议会,然后被退回,……最后发现议会所公布出来的只是对于他们而言有利的数据。”
“……就是说,你辛苦整理出来的报告议会那帮家伙根本就没有采纳?”
红蓝机体把喝空的罐子放下站了起来。夜风从他身边俯掠而过,带走了机体上多余的温热。
“威震天,你知道我们现在所在的环形轨道弧度最高点,具体有多高吗?”
银白的机体知道对方并不需要自己的回答,独自打开了另外一罐能量液。盖子被猛然打开时,液体蒸汽弥散在空气中。
“3672.14塞尺[注]。”奥利安向着铁堡方向伸出手臂,“也不算很高,对吧?有一次,我遇到一位前来观光的老先生,他有那么点畏高。当我给他介绍环形轨道的时候,他坚决不相信我所说的高度,反复跟我强调他认为这里已经快接近对流层了。‘小伙子,你该好好清理下你的记忆库了,我的感觉是绝对没有错的。年轻人啊,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
管理员弯着腰模仿着那位老者的语气动作,威震天忍不住笑了出来:“罗嗦的老家伙,真是顽固。”
奥利安重新站直了机体询问:“那么,这个高度对你而言,你觉得怎么样呢?”
“不算高,”威震天做了一个上升的手势,“对于我来说,感觉就同用自己的腿迈上几十公尺高度差不多,起飞后加速瞬间就可以攀升到这个高度。”
“这个对比的意义在于,无论是老先生的论调还是你的感觉,实际高度是不会随着我们的感觉而变化的。数据总是有其真实的一面。”管理员摇了摇手中新开的一罐能量液,清冷的微光划过饮料罐子的边缘。“但是人们却害怕面对真实,如果是好事情,那么他们会很欣然地接受;如果对自己有害那么他们就会想方设法逃避。”
“而越是畏惧的人,就越想把数据掌控在自己手中。他们以为控制了数据,以强制的手段令真实屈服,就能克服掉心灵层面的恐惧。”

云海在视野范围内翻涌奔腾着,灯火辉煌映亮了较低的云层透出薄暮般的光晕。凌厉的寒风撕扯开朦胧的雾气,一股微醺温暖的气流袅袅上升,轻柔而眷恋地抚过机体。内部回路里一片莫名燥热,不得不调大风扇的频率,躯体内回荡着微妙而暧昧的杂音。

“再比方说得实际些,这个月的薪水涨到了原来的三倍,你当然会乐于接受。而例如,像我在两个星循环前提交的一份关于矿业行星流水线全自动化可行性评估的报告。”高纯液体的作用,令奥利安逐渐解除了往日的谨慎,内处理器高速运转着读取记忆库里的数据,他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机体听到这句话时背脊略微僵直了一下。
“可行性评估报告?”暗红的镜头后掠过一抹危险警惕的光芒。
管理员并没有发现对方态度上的异常转变,他以为那是探究的目光,继续解释说:“狄西摩斯议员一直是这个主张的积极推动者。草案如果想要在议会上通过,是需要实际数据作为支撑的。他从正式渠道以调研的名义,让资料管理部门给他一份可行性评估。我考量了大量数据,花了几乎一个月循环的时间分析。我发现,如果实行全自动化,确实可以达到提高生产节约运营成本的效果。……但是。”
语气着重落在后面两个字上,红蓝机体没意识到自己扬声器发出的音频变高了许多。“这个星球是由塞伯坦人所组成的社会,不是由机械流水线构成的。如果按照他所期望的收效期,势必要在短时间内强行推行。他根本没有想过,工人们怎么办?那些废弃的设备怎么处理?社会会抱以怎样的反馈?一切不稳定因素都被列在报告的首要,但是议员和议会并没有采纳,甚至在公示时,所宣称的生产率比提交的数据还高出了3.1%,负面数据则被干脆地抹杀了。再然后……”
红蓝机体没有再说下去,他轻轻地放下手中的空罐子,罐子上因为用力而留下来深深的握捏痕迹。红色的光镜看着风吹倒那个罐子,滚落到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已经发生的事情,永远无法挽回;已经造成的伤害,永远无法无视。而我们却只是这么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无能为力。

低沉的声线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奥利安,如果你觉得这份真实不应该被肆意篡改利用,你为什么不站出来告诉所有人真相,或者由你来运用它?”
“你的意思是……从政?”
“差不多吧,我相信由你来主持议会肯定比现在这帮子炉渣们好不知道多少倍。”
“谢谢你给我这么高的评价,威震天。”湛蓝色的光学镜头认真地望向银色的机体,宝石般晶莹的色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中心部分光点频繁闪烁着,在夜色的掩映下格外明亮。威震天意识到奥利安已经喝醉了。“也感谢你愿意倾听我的牢骚了。不过,与其去掌控什么东西,我更愿意去看看书,和朋友们聊天,有机会去星际里旅游。我只是一名小小的档案管理员,既没有远大的抱负,也没有雄心壮志,稳定而平淡的过完这一生。”
“难道你不觉得现在的社会需要改变吗?就像你之前所说的,那些只为自己利益的议员把持着议会,塞伯坦只会在他们手中越来越堕落!”
奥利安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激动的TF,在这具年轻银白的躯体下包裹着一个不屈而炽烈的灵魂。
“用一种强权去制裁另一种强权,或者一种暴力压倒另一种暴力,这都不是我能力范围,也不是我所希望见到的。纷争动乱,权力倾轧,受害的都是普通民众。就像一条河流,即使伸出手臂也无法改变它的流向,我们只是其中的水滴,没有办法也没有力量去左右这个社会。……但是,塞伯坦一定会迎来改变,历史总是向前发展的,有必然也存在着偶然,但是该出现的总会出现的,只是那个领导者不会是我。”

“如果……”威震天故意放慢了语速,不留痕迹地靠近已经过载的红蓝机体,“如果,那个领导的人是我,你会怎么想?”
奥利安正打算转身,不留神被脚下的罐子绊了一下,威震天扶住了他。过量的能量液让线路传导以及平衡系统变得迟钝,红蓝机体不得不倚靠着威震天的手臂,借力以寻求支撑点。些许微醇的能量液分子和关节转轴的轻微噪音,在靠得如此之近的两台机体间传递着。
威震天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千里迢迢赶到铁堡了。
纵横排列在地上的灯火,这颗闪耀着瑰丽光芒的行星,迟早会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点缀在天穹之中的繁星,远在光年以外的大小星系,总有一天也会臣服在自己脚下。
而他如同那些美丽的星辰一般,他的言行、他的理想、他和自己在灵魂上的共鸣,一切都如此地吸引着自己。或许拥有这样火种的机体并不只他一个,他也并不是其中最出色的那一个,但是现在只有他和自己拥有最短的距离。
奥利安还在努力地同灼烧着线路的能量液做着斗争,试图寻回CPU控制的主动权。温热的手指抚过他的面颊。
无关权力。
“抱歉,我好像……有些过载了。”
无关野心。
“奥利安……”在接收器边喃喃地低语。
无关欲望。
手指托着他的下巴,让他的脸转向自己。
无关风月。
冰凉的嘴唇覆了上去。温柔地斯磨,时间和空间仿佛静止了,细微的弱电流在彼此之间流淌,传递着微微的能量液芳香。
那是一个很浅很纯粹很温柔的吻。
威震天觉得自己从下流水线开始,这辈子的时间,火种都没有此刻这样的宁静而安稳。

“我喜欢你,奥利安。”

环形轨道上,塞伯坦的沉沦,在他们的世界。



嘀——
充电结束,打开镜头,奥利安头重脚轻地从充电床上坐起来。
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自己的窗户,唯一不太像自己的就是这个脑袋。打开系统日志,只见一片明晃晃的能量过载红色警告。
隐约还记得威震天半夜的来访,自己带他去了环形轨道,然后聊了很多顺便喝了几罐能量液,但是说了什么却不太记得了,似乎是威震天送自己回家的。调出时段的缓存记录,却意外地被提示昨晚的记忆影像数据出现异常,需要进行数据修复。扶住脑袋,奥利安挺不好意思地觉得自己又给别人添麻烦了,下次一定要再当面谢谢威震天,还有过载的事情千万不能让迪恩知道之类的云云。
既然已经迟到多时了,不如干脆请假休息一天,整理家务,时间上如果允许还能去蓝霹雳那边看看。奥利安一边盘算着,一边打开家里的对外通讯光屏浏览最近的留言和新闻。
这时,光屏右下角不断闪烁着,触摸点击之后一条紧急报道映入了他的镜头。
“由于受到磁暴风暴的影响,影响到前方信号的接收,现在插播一条刚收到的消息。昨天夜里,直属于Sentinel Prime的铁堡守备部队,对长期盘踞在卡隆从事非法角斗竞技的地下组织执行了名为‘千里眼’抓捕行动。行动中,双方进行了激烈的交火,但是由于一些尚未查明的原因,行动以失败告终。在这次行动中,铁堡方面共有六名士兵牺牲,其中两支行动分队伤亡惨重。……”
文字旁边迅速列出了伤亡士兵的名字和图片。当那个蓝白色的熟悉身影出现在光屏上时,手里一摞数据板骤然地掉落在地上。
“迪恩!!!”


[注]本文编造的塞伯坦长度计量单位,1塞尺=1公尺=1米。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