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重写版】章十三

<章十三>

“啊……那个,晚上好。”奥利安因为太过于吃惊而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呃,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是你。”
威震天一拍脑袋,查看了一下内置时钟。“原来都这个时候了,我光顾着赶过来,都没注意时间,连提前给你个消息都忘记了。”
奥利安回以对方一个安慰的微笑:“不要紧,我也还没去充电的。不管有什么事,请进来说吧。”说着便转身准备推开身后虚掩的门。威震天一把抓住奥利安的手臂。奥利安惊讶地转过头,门厅顶上照明灯金色的柔光在管理员的脸上投下浅灰的阴影。
紧紧扣着的手强而有力,带着不由分说的霸道,手臂上传来些微的疼痛。
“我想去一个地方,你可以做我的向导吗?”
“现在?”
“现在。”
红蓝机体仔细观察着银白机体,陷入短暂的思考。在这样一个对于机械生命体而言外出很不安全的夜晚[注],对方看起来是从很远的地方风尘仆仆地紧急赶来,有什么事情会让他这么紧张?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对红色的光学镜片上。管理员发现自己其实很愿意再一次见到威震天。如同之前所想的一样,银白机体对于自己而言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奥利安略停顿了一下,反手关上了大门。
“好的,那我们走吧。你想去哪里?”



红蜘蛛环臂抱在胸前,倚靠在竞技场的一角,冷冷地看着声波指挥其他人清理战场。蓝色的情报官不紧不慢地发出指令,协调着整个场面的工作,仿佛他是在一个强调节奏和规范性的流水线上指挥,而不是在一个硝烟未尽的战场收拾残局。
红色的机体眯着光镜盯着声波的后脑勺好一阵子,终究在给情报官一枪和向对方问个明白两者之中作出了选择。故意把落脚踏得很响,不过令他失望的是,深蓝机体如同没察觉一样,头也不回地继续做着本份事。
“这一次行动的情报是你提供的吧?卡隆执政的声波副官。”
“一切都是在威震天大人安排下进行的。”声波并没有理睬对方的挑衅。
“多么完美无缺的计划。”红蜘蛛夸张地张开双臂,尖刻讽刺的声调回荡在场内。“我想知道,伟大的威震天大人战斗一结束就抛下我们匆匆离开,这是否也在这项伟大的计划内?”

若干分循环前。
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金属焦灼和酸释腐蚀的气息,残缺的机体、掉落的武器和机械部件七零八落散了一地。黑色的烟尘飘荡着久久不曾散去,把一切有生命的色彩熏染成无机质的灰黑。
“威震天大人,我想这场狩猎是成功的。看看我们打下了多少猎物。”
残忍的狩猎者们从黑暗的幕后走出来,毫不留情地碾过牺牲者的躯体,如果发现还有存活的迹象,他们会不带丝毫同情地补上一枪。环视着场内,和手下们脸上亢奋的表情形成鲜明对比,威震天金属色的面部没有丝毫的变化。
“声波,其他的行动小组现在方位?他们现在进入到你的干扰监控区了吗?”
“不,还没有,检测系统显示他们正集结在干扰区域外。”情报官金色的光镜因正在读取分析数据频繁闪烁着。
“我认为,同时失去两支部队足以让他们迷惑好一阵子。以铁堡那些所谓的精英次品的思考回路,他们会采取守势等待全员集结,暂时不会贸然进入的。”红蜘蛛一脚踢开一架重伤的机体,示意其他人处理掉。“我们现在有足够的时间在那些精英部队的光镜前大摇大摆的撤离。”
“很好,撤离的事情就交给你和声波处理。我现在要去一个地方。”
“什么!”红色Seeker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他皱起眉头,“我认为这个时候所有人应该同时撤离,然后做下一步的计划。这不是在餐厅聚会!”
“声波。”威震天无视红蜘蛛的话向出口走去,“你之前带来的运输飞船应该是可以随时启航的吧?”
“是的,随时可以起飞,威震天大人。它在船只登记上是一架普通的民用货运飞船,除了军事禁飞区,数字通行权限可以前往塞伯坦任何一个行省。”
“分头行动,之后在基地汇合。”银白机体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声波并不在乎威震天为什么离开,他所关心的只是在计划范围内的东西。“威震天大人在想什么在战场之外做什么,并不在我的职责范围。不过红蜘蛛,威震天大人安排我们善后,你不打算追击那些逃跑的TF吗?”
“嗤,”红色Seeker仰起头面露嘲笑,“我的内处理器可没像这帮打了一场仗就兴奋得不明所以的渣滓一样烧坏掉。虽然对方的救援部队暂时按兵不动,但是并不等于可以小觑他们的力量,这次不过是侥幸取胜。我可没兴趣出去当活靶子。再者,留下一两个活口也是最好的示威,不是吗?”
深蓝涂装的情报官转过身,金色的光镜盯着对方看了几个纳秒。“红蜘蛛,你是一个很有头脑很清醒的TF。”
这时,离两人不远处,一台倒在地上的机体从当机中恢复了过来。肩膀轻微抖动了一下。虽然细微却没有逃过两名参谋的视觉感应。红蜘蛛谋凝视着那台重伤的蓝白涂装机体,氖射线对准了对方的火种舱。
“所谓活口,只需要一两个就够了,你觉得呢?声波。”



夜已陷入静默,塞伯坦在双子卫星的注视下沉沉睡去,连每一分毫的呼吸都变得绵长而深沉。空旷延伸的城市交通道上,一辆红蓝的战地车正匀速行驶着,而在上方不远处,一架银白色的军品保持着人形低空飞行着,如影随形。高速道路两边高大笔直的淡黄色夜灯静悄悄地照亮前行的道路。在柔和的光线下,淡灰的影子不断地从车前变化到车后,如此循环,在他们身后的路面上拉长悄然重合在了一起。
如果从铁堡上空俯瞰,一条宽阔的光带蜿蜒穿梭在黑暗的城市中,像盛满光的河流。
当听过自己无理的要求后,奥利安并没有流露出任何不满或者为难的情绪,相反地,他只思考了很短暂的时间就给出了一个合适的地点,认真地给自己做起了向导。威震天望着在自己前面不远处飞驰的红蓝身影,陷入了沉思。

四个循环前,他在塞伯坦的另外一极扫灭了前来执行抓捕行动的铁堡部队。徒手撕裂金属机体的畅快,巨大的爆炸声以及由其引发的冲击波,灼热的火焰和刺目的闪光,这一切都令他的油压上升,全身线路里奔涌着破坏和胜利的电流脉冲。然而,所有都在火光中那架看上去相似的机体倒下之时嘎然而止。看着那对蔚蓝被赤色的火焰所吞没, 图形图像过滤器莫名地把倒在地上的机体红蓝色的管理员自动重合了起来。他感到火种舱掠过一阵不寻常的颤抖和紧张。威震天并不明白那带有什么含义或者暗示,但是这让银色机体烦躁了起来。他从来不会为杀死任何一个TF而产生情绪上的波动,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但是那种躁动不安的感觉挥之不去,让他无法集中注意力。
要解决一件麻烦,就要从源头连根拔起。
红蓝的战地车根本猜不到上空飞行机体的复杂想法,依然保持稳健的速度前进着。当路过一些著名的建筑或者景观时,他好芯地透过内部频道给威震天作简单的介绍。银色的机体只是芯不在焉的哼了几声。宝石红的光学镜片在背光处显得分外得耀眼。

“带我去铁堡可以看得到星空的地方,现在就去。”



崎岖的山道上尘土飞扬,两台黑白涂装的机车疾驰着,车头的探照灯发出的光线随着山势的颠簸而杂乱不堪地摇晃着。夜就像化不开的浓郁,黑暗仿佛永远都消散不去。
爵士查看了一下内置时钟,从临时指挥中心出发还不到两个循环,但是自己不可避免产生了错觉,好像行驶了好几兆循环那么的漫长。
一路上虽然警车和自己不断接收到来自各个行动小组的报告,但是彼此之间却很沉默,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赶到交战现场。
“我是警车。……杯子,你们接应到了两名撤出来的千里眼7号成员?”战略家一个急刹车,破坏者差点追尾撞了上去。“其他人呢?上报当时的情况。”
通讯那头念出了两个名字,然后就当时的战况做了简单的描述。杯子告诉战略家,以目标地为圆心一定半径范围内,通讯屏蔽和磁暴干扰的双重影响依然存在,现场的情况依然不太明晰,钢锁已经带领一支先行救援部队进入了屏蔽区救援。
警车要杯子把情况上报给Sentinel Prime并且简明地部署了一下,随后结束了通讯,重新陷入了沉默。
“警车……”带着担忧和安慰的语调从扬声器里传出,他温柔地呼唤着搭档。虽然战略家平时看起来冷静沉稳,甚至有人私下称呼他是一台理性到线路都是冰冷的逻辑机器,其实那只是他专心于工作不擅长表达感情造成的表象罢了。他比任何人都在意、关心着每一个同伴,无论受伤的是谁,亦或永远离开的又是谁。
这场战斗给参与的每一个人都造成了难以消弭的伤痛,机体上,线路里,侵蚀着存储芯片里过去的记忆数据,一直蔓延到火种舱附近,深深地扎下根去。
而这一切仅仅只是一个开端,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面对怎样的变化,从有形的战斗,到无声的政治。
黑白涂装的指挥官重新发动了引擎,能量燃烧推动活塞引擎的轰鸣回荡在寂静的夜空。
“爵士,我们走,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全力赶过去。”
“是的,那赶快上路吧,现在离坐标地点不远了。要相信他们,那些家伙们是优秀的战士,会没事的。”

两台机车再一次上路。特别行动专家的芯里浮现出那个高大的蓝白色身影。迪恩是一个很有潜力很有干劲的年轻TF,在所有下属里他同警车同自己关系是最好。这次的失败有太多的疑点,但同伴的牺牲已是不争的事实,如果连他也在行动中出了什么事,……爵士拼命甩掉这些念头,仿佛要说服自己般,发动机加大马力,把沙尘甩在身后。
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对吧,迪恩!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