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重写版】章十二

<章十二>

“千里眼7号呼叫3号,我们已经到达指定地点。千里眼3号请回答,请回答!”
机械臂上的小型液晶屏上没有任何影像,通讯频道里充斥着令人担忧的电流噪音,不规则地回振在空洞的线路里。
负责联络的TF再一次断开了通讯连接。“队长,和千里眼3号的通讯还是失败的,不排除受到恒星耀斑引发的磁暴干扰以及周围地形屏蔽的因素。”
“距离上次通讯,中断了多长时间?”
“不到五分循环。”
“…时间太长了……”迪恩自言自语,转而再向同伴确认,“他们没有通过其他手段联系过吗?”
“没有。”
蓝白机体像是为了坚定自己想法一般,略松开手指又复握紧了手里的激光枪。“从先前发回的消息看来,3号和目标处在同一坐标。他们被对方发现并遭到了攻击的可能性很高。立刻联络总部!”
几个纳秒后,负责联络的TF告诉迪恩,他们也失去了和总部以及其他小组的信号。
“几分循环前和总部频道还是畅通的,我觉得我们一定是进入了对方的强干扰区域,已经很接近目标了。队长,下一步怎么办?”
迪恩压低手势示意所有人保持冷静。“要相信我们的同伴。总部和其他小组应该发现了通讯上的异常,已经启动了应急救援方案。我们应该是距离目标地点最近的行动组,如果现在退出再和其他小组汇合,时间上耽搁得太多了。”
“全员注意,接下来切换到短波联络。转为9号备用方案,准备从西面突入!”



当竞技场的大门被炮火轰开的时候,里面并没有如所有人所预料的密集的炮火互轰和惨烈的厮杀搏斗。相反,除了他们自己机体的风扇声和机械运转声外,半成形的比赛场内一片死寂。还没有合拢的天顶,只能看到阴云密布,地面上整齐散放的建筑材料在夜视系统中呈现出如寒冰样的光泽,四周残留着并不杂乱的热能痕迹,不紧不慢地一直延伸到深处。
不安的情绪随着每一次机体内的能量循环不断积累、蔓延。一切太异常了,就像是暴风雨袭来之前的静穆。战士的本能让迪恩谨慎地放弃了带领全队深入探查的想法。他竖起食指和中指示意其他成员噤声、原地保持警戒。深呼一口气,芯里默数了十纳秒,端起激光枪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向场中走去。细小的碎石颗粒在加厚合金板的脚下被碾碎,在无声的空间里格外得刺耳,周身的神经回路不断紧绷。
嘀嗒——
细而不可闻的液体滴落声传到了灵敏的接收器里。迪恩低下头看去,脚边的钢材凹槽里缓缓流淌着灰暗色泽的液体,随着能量液的滴落,范围还在不断地扩大,蜿蜒流逝着,嘲笑般地绕过他的脚边侵略性地附着上去,白色的涂装被浸染成点点触目惊芯的暗紫。
竞技场上空的云雾骤然消散,星辰惨白的光芒照亮了长夜的难明,双子卫星依然恪守着既定的轨道,漠然地在头顶上方显露出身形。
几乎不成型的残体,碎裂了一地的光学镜片,映照出星辰无声的冷芒。
迪恩猛然后腿几步,抬高枪口瞄准了头顶前方的钢架屋脊,蔚蓝的光学镜片上倒映出了那个绝对不会被认错的银白色高大身影。那台机体居高临下冷冷地俯视着脚下的一切,比机体本身还要庞大一倍的影子投影在军品身后的空间里。危险轻蔑的笑容浮现在他的嘴角,而在他身后一双双赫赤的光镜在黑暗中燃烧着,犹如隐匿在漆夜里无数等待撕碎猎物的妖魔。
他就是威震天!
威震天冷笑着抬起右手,机体的探测系统敏锐地捕捉到对方右臂上巨大的热能反应。迟了,已经来不及张开反冲力场了。
“进攻,杀了他们。”
“全员撤退!!快!!!”
如立柱般粗细的光束能量从融合炮口奔涌而出,在本来就不宽敞的半封闭空间里反复激荡着,引发了连锁爆炸。金色的光子能量束,压倒性倾泻而下的激光,组成一张撒向可怜牺牲者们的死亡之网。机体被击中碎裂的声音,各种高声的谩骂惨叫,赤红的火焰,灼热的高温,交织相融在一起疯狂地升腾翻卷,把银白机体的身影映照得无比明晰而令人畏惧。
他似乎在笑着,蔑视地看着这片肆虐的金红色火海,仰天大笑着。
一道高能射线击穿了胸腹连接处的合金板。在那个霎那,闪过迪恩芯底的只有一个念头。
——大哥!



夜已经过去了一大半,铁堡上空堆积的云层涌动着,光镜无法分辨的磁暴粒子在空气中横冲直撞,街道两边的以排排路灯偶尔会有一两盏的控制线路受到干扰而频繁闪动。周围的街区因为这场无形的风暴而早早陷入沉睡,但是奥利安家的窗户依然漏出点点浅色的灯光。
迪恩走了之后,家里似乎变得特别空旷。没有了那些有点担心过度的唠叨,奥利安忽然觉得日子里似乎缺少了点什么。不过管理员并不是一个易于陷入伤感情绪的TF。他浅笑着摇了摇头,合上迪恩房间里最后一扇窗户,走出了房间。
随手打开一罐能量液,红蓝机体从子空间里取出前几天在图书馆里借阅的数据板,接上数据线开始阅读。或许是外部感知系统产生了异常数据冗余,他总觉得空气中的分子隐隐骚动着。草草浏览了几行,一个字都没看进去,他把数据板放回桌子,转身望向窗外。
夜已深沉,今晚的塞伯坦似乎特别得烦躁不稳,虽然受到磁暴的影响,铁堡的阑珊灯火却依然固执地不肯轻易睡去。周伺弥漫着紧张的气息,那是风雨欲来前平静表面下暗流着的骚动、压抑、不安,孕育着未知危险的胎动。
迪恩现在在哪里做着什么呢?这次的事件牵涉面太广,相信一定很棘手。Prime已经下定了决心,但如果真的触动到了议会的利益,这会是一场空前政治灾难的序幕吧。
未来正在走向不可预知的混沌,塞伯坦究竟会选择怎样的道路?
不明起由的,奥利安芯里浮现出了那日银白军品离去的背影。不知道那个名叫威震天的TF现在又是在做什么?是否正在塞伯坦的某处旅行着?是否看着满天的星辰会想起铁堡炫目虚华的灯火?
他实在是一个深不可测的TF,从那对光镜后可以感觉到如同深埋在地心炙热的爆发力,毫无掩饰的恣意狂妄。逻辑理性中枢提醒着自己,那名TF是非常危险的存在,但在他的身上拥有令人不可抗拒的魅力,那是来自原始力量和顽强理念的吸引。

忽然响起的门铃打断了奥利安的思绪。这么晚了谁还会来拜访?管理员一边想着一边打开了门。
刚才还存在于奥利安思考回路中的银白机体此刻正站在大门前。赤红的光学镜片在门打开的瞬间闪过了复杂的不明情感,但是当看向奥利安之时,所有的感情都巧妙地掩饰在燃烧的红色后,面甲上露出一个自认为轻松的微笑。
“嗨,晚上好,奥利安。”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