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重写版】章十

<章十>

夜幕缓缓地落下,天际的微光如从垂落的幕布褶皱里透出一般。光明一点一点被吞噬,巨大的都市迫不及待地点亮照明,仿佛畏惧着黑暗的时刻。

铁堡,十角大楼。
位于顶层的中心指挥室还没有开启夜间照明,四周环绕的落地玻璃上的遮阳板也关闭着。昏暗的会场里坐满了从铁堡治安部门抽调出的精英们。各色各型的机体不断地低声交流着,讨论对这次行动的猜测。
一台黑白的机体走到控制台前,会场里的声音立刻小了下去。
悬浮在黑白TF门翼后的主光屏,闪烁了一下微芒,缓冲过极短的时间,随即散发出一片柔和的银蓝色光晕。警车调整音频输出的功率和范围,以便让每一个与会者都能听清楚自己的声音。
“这一次行动的目的和背景前面介绍了,相信在座的每一位在对全局情况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把握。而我下面所说的内容,涉及本次行动的核心,机密等级A,危险程度A。如果有任何一位对此抱有疑虑或者质疑,现在可以起立离开,不会追究离开者的责任,也不会留下任何记录。”
会场内的气氛瞬间变得凝重,每个人都从警车的话语中捕捉到了浓重的危险分子。但没有任何一个机体离开。坐在场下第一排的Prime对黑白的副官微微点头,示意继续。
“感谢各位的参与,那么现在在场的所有人都必须把接下来听到看到的所有信息,以最高机密级别加锁数据,并且全盘接受并执行接下来的计划。”
和会议室一样宽的浮空光屏上出现了一组图片剪辑,每一个拍摄角度全部指向这组图片的主角——一架年轻的、充满狂傲之气的银白涂装军品。
场内顿时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有相当部分的与会者,多多少少从各种私下的渠道见过屏幕上的这张面孔——卡隆地下角斗世界的银色霸主,威震天。不少TF已经隐约意识到,这一次议会发难并不仅仅是蝙蝠精等等一干议员的政治排挤这么简单的事件。
“安静!”警车抬起头环视着场内,手指娴熟地敲击着控制屏切换着画面。
“屏幕上的这名TF,正是地下角斗竞技的参与者和组织者之一。这个非法地下组织长期盘踞在卡隆行省,从事着非法搏击活动。他们通过灌制光盘和高额聚赌以获取暴利。根据可靠的暗查,卡隆地下长期存在着巨额的非法资金流动,资金的源头至今没有完全查清。但,可以知道的是,这些资金并非完全来自卡隆本省内,它们是来自多个地区……包括铁堡。”
最后那句话,字字如有千钧的力道,重重地砸在每一个机体的芯上。
议会,卡隆行省,地下角斗场,威震天,铁堡,所有的线索似乎都串联了起来。但是Sentinel Prime隐藏在口罩后的表情却透露出一丝不安。

湛蓝色的光学镜头怔怔地看着屏幕上那张充满狂野气息、嚣张不屑的脸。虽然那一次只是在油吧门口瞥到一眼,但是对方外扬的机体特征,足以让他的记忆芯片回想起来那时的每一个细节。蓝白机体不由自主地坐直背脊,攥紧了拳头。
坐在他身边的爵士好奇地侧目,不明白是什么让自己的朋友如此的紧张。芯里猜测或许是能参加此次行动让迪恩感到激动,蓝色护目镜的副官温和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冲他咧嘴笑了笑。
“这一次的行动代号为‘千里眼’,……”
会场里张开了反监听的屏蔽力场,电磁干扰的微末振动隐隐刺激着外部感知器的不适感。而这个力场就如同是直接作用在蓝白机体上一般,警车后面的详细讲解和Prime那激荡人芯的战前动员,一句都没传进他的接收器。迪恩沉默地坐在位置上,全身仿佛陷入死锁般一动不动。
——大哥,你究竟……!



塞伯坦人诞生的方式同其他星球生命体的出生不尽相同。他们出生于火种室的流水线上。
起初,只是一堆无机物质的金属,在安装线上浇筑出基础的金属骨架,装配上内循环系统、中枢神经、细枝末节回路,每一个液压装置、连动轴承、齿轮、线路、铆钉链,从零散状态组合成一个完整的机体,注入能量液变形原液,苍蓝色的焊焰让合金的装甲牢牢覆盖在裸露的表面。但是即使这样,这些依然是没有灵魂的物质。而当火种源被放入躯体内的那一刹那,他们才被真正赋予了生命。
同机型的机体是可以批量生产,但是火种却不能。火种源给予每一个机体以不同的火种。没有任何一个火种是相同的,哪怕是同一火种一分为二这种极为罕见的现象,也绝不会产生两个相同的灵魂。
奥利安和迪恩就是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诞生的兄弟机体,只是奥利安的火种比迪恩早一个天文秒被放入火种舱,于是他就成为了兄长。听说同源的火种所产生的振荡频率都是一致的,在极端的条件下,甚至会产生谐振共鸣现象。
但是迪恩却发现,从磨合期之后,自己就越来越不了解自己的兄长。不,或许他从来就没有真正了解过奥利安。他知道奥利安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深知他的习惯、动作、语气,但是他却没有读懂过对方的想法。还是幼生体时期,迪恩的记忆里就一直有那个高大的红蓝色身影,什么时候他们都在一起,任何危险都挡在自己面前,但是当奥利安遇到什么事情,他从来都是默默地自己承担起一切。
大哥……
他确实是一个温柔的TF,但是自己却并不希望永远都只望着他高大的背脊,仅仅是站在他的身后。

会议早就结束了,大部分TF都已经离开了会场。迪恩依然坐在原位上陷入了矛盾的思索。通过处理器的外表特征识别,他几乎可以肯定所见到的银白TF就是威震天,但如果现在报告给警车和Prime……势必会把大哥牵扯到其中。大哥他为什么会和威震天扯上关系?大哥认识威震天吗?如果自己上报,大哥会面对怎样的审查?……无数的念头充斥着蓝白机体的处理器,占去了所有的进程资源。蓝色的光学镜闪烁着似乎在看某一点,却没有任何影像进入他的图像捕捉器。无意识地,左手和右手不断烦躁地松开又交握在一起。
“迪恩?”
略带冰冷的音色让他不得不中断了思考进程。黑白的战术家站在他面前,这时迪恩才发现场内空荡荡的只剩下自己和警车两人。四周的屏蔽力场早已撤去,遮阳板也被打开,城市通明的灯火在脚下的大地上繁星点点。
“有什么疑问吗?”
迟疑了一秒,迪恩抬起头:“长官,我想知道,这一次的行动是早就有此计划,还是仅是针对议会所作出的反应?”
他谨慎地选择着措辞。“我……并不清楚这件事情的始末。虽然,曾经我也从一些意外的渠道了解到议会的一些所作所为,我依然抱有信心。任何人都可能会犯下错误,而人们不会坐视不管,这些错误总是会被纠正的。但是现在突然被告知,民众所信任的议会和非法组织可能有勾结,甚至可能和最近的骚乱有关。民众对于政府的信任会产生迷茫和动摇。……当然,我明白作为一名战士,服从命令才是首要的,这并不是该由我所担心的。”
一个威严的声音伴随着坚实的脚步声在警车身后响起。
“不,你的担心是正确的,因为你现在是以一名塞伯坦人的身份在思考这个问题。”
迪恩赶紧站起来,和警车一道向来者行礼。
“Prime。”
金色机体微微点头。他高大而稳重,目光深沉而内敛,看上去就像一座活动的纪念碑,一座带领着塞伯坦走过黄金时代的纪念碑。迪恩个头并不矮,当他望向Prime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就如同在仰视塞伯坦的一段历史。
“这一系列的事件并非偶然。”
“Prime!这是机密……!”
“无妨,有一些东西迟早也要让公众知道的。”背对着两人,Sentinel Prime走到落地窗前。“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因可寻的。一开始,铁堡方面也并不知道,只是有一些流言。但是,当时在卡隆发生的一系列刑事案件[注]让我警觉,看似并不相关的事件却并不是偶然的。而对这些事情的处理上,议会不正常的反应则是肯定了我的猜测。我们缺乏实际的证据,涉及人群又过于敏感,所以我让警车安排人四处查访,收集证据。这一次,他们加紧了步伐,先行下手转移公众的视线,所以我才决定不如就反利用议会授权这次行动,出其不意地铲除掉在卡隆的非法组织,冻结非法赌资的流动。”
Sentinel Prime顿了顿。“对了,你前面所提到的‘一些意外的渠道’,是?”
“是我的兄长,他是一名档案管理员。他从来不会泄漏任何工作上的内容给我,是我无意间看到了那些被议会篡改后退回的数据报告。”
“你的兄长?他叫什么名字?”Sentinel Prime不禁有一些好奇。
“奥利安•派克斯。”
金色Prime的镜片下闪过瞬间没有人察觉的光。
“年轻人,你是这次特别行动的小组负责人之一?”
“是的。”
“那么,你应该知道这些对话内容的危险程度。没有确切的证据,就是诽谤。”Sentinel Prime转过身,窗外的晖光映亮了金色的装甲,在他身后拖拽出长长的影子。“有两条路摆在你面前。一,死在战场上,死人是永远不会泄露机密的。二,给我带着证据和匪首回来,让这些机密成为能够公开的信息。”
“你们不是为了Prime或是为了议会而战,你们是为了塞伯坦。”



隐秘在卡隆北居住区的一座私宅,光是看其灰暗的墙壁和不起眼的外墙装饰,任何路过的TF都不会想到,这里竟然是蝙蝠精议员在卡隆的秘密会所。
声波站在会客厅门前。偌大的空间里并没有任何的照明设备被开启,如果不切换到夜视模式只能看到厅堂里家具摆设模糊的轮廓。浓郁深沉的黑暗里弥散着危险、令人畏惧的气息,空气中有什么气体分子在刺激逼迫着神经回路绷紧,稍微一放松就会被隐匿在其中的未知物质所吞噬。
细微的机械声响,朝向庭院的落地窗帘被猛地拉开。围栏外的装饰路灯安静地洒下一圈圈柔光。有些许落在金属窗棂上,映亮了银白机体的侧脸和他手中轻轻摇曳着的水晶杯。他自顾自地开口。
“每一次,当我看到铁堡的灯火,觉得它同我手里的杯子一样,精美绝伦,令人发自内芯的赞叹。”
手指发力,水晶杯立刻化作一堆闪烁着冷芒的齑粉,清洌的高纯度能量液从指缝间无声滴下。
“而建筑在这之上的塞伯坦,也是如此的脆弱。”
“威震天大人,”深蓝色机体的光镜闪烁着红芒,“我已经把消息散布出去。如您所预料,今天蝙蝠精等一干议员透过议会,把Sentinel Prime暂时调离铁堡,前去平息边境地区的骚动。从今天得到的动员人数上统计,此时铁堡的守备力量已经降低到历史同期最低水平。您的计划到现在为止都是顺利的。”
“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包括议会的那些废渣可笑的反应。”威震天找了把高背靠椅坐下,红色的光学镜似乎凝视着黑暗中的一角。
“之前告诉我Prime已经暗中盯上我的人是你,在铁堡忠实地执行计划的人还是你。”
他偏过头。从声波的角度看过去,金属色的面甲一半沐浴在灯光下一半沉浸在黑暗中。而无论哪一面都满溢着邪妄的气息。
“声波,身为卡隆执政官的副官,你的行为早就超出了蝙蝠精的预期,甚至早就是叛徒的行径。为什么要帮助我?或者说,相比蝙蝠精而言,我更具有投资的价值?”
“我只是审时度势,选择更为强大的势力。如果要用投资来作比方,我对您的全盘计划非常感兴趣,我欣赏的是您的野心和力量。请让我追随您,见证您夺取塞伯坦霸权的那一天。”蓝色情报官扬声器所发出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感情起伏。
“很好,你会看到那一天的到来。不过在这之前……”赤赫的镜片在暗处闪过狡黠阴险的光芒,“那些‘货物’已经快到了吧?声波,召集所有的人到指定地点。在议会那帮炉渣自鸣得意的时候,我们应该给他们一个惊喜,不是吗?哈哈哈哈哈哈!”


[注]事件起因经过在番外《苍空》里有详细描述。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