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重写版】章八

<章八>

不断调节着光学镜的参数,试图通过刷新消除电磁噪点和雪花纹。视野范围内的空气因为过于灼热而发生了视感扭曲。黑暗中,地平线方向一道长长的圆弧形天光勾勒出空中巨大星球的轮廓。微弱的冷光中,绛红色的尘土缓缓地落下,纷纷扬扬,那些是风暴穿透大气圈所落下的星际尘埃。
踩在地面上的触感并不是那么真实。迟疑着始终没有离开当前的坐标。接收器捕捉到撕裂大气的声响。抬起头,拖拽着长尾巴的彗星从身后一直划过整个天穹,彗核在远去的瞬间分裂成若干的小块,渐渐隐没在无尽的宇宙中。
预示着不祥的美丽。
火红的光带纵贯天空,宛如流淌着被高温所熔化的宝石红色泽的能量晶体,星辰透过星球大气层闪烁着诡秘的光芒。
这里并不是塞伯坦。
俯身抓起一把松软的沙尘。细小的砂粒从机械指尖流逝。它们在此沉睡已久,每一个不起眼的颗粒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有的可能来自恒星爆炸的核心,有的可能来自白矮星的坍塌,有可能来自河外星系的陨石雨,甚至有的可能来自死去的生命体。这些亘古风化的物质,究竟见证了怎样的过去?
脚下的沙砾传来了有节律地振动。从波频采样分析得知,那是某种大功率飞行引擎的振动频率。前方似乎有什么物体降落了下来,被风所扬起的的砂幕翻涌弥漫着,遮蔽了光镜的能见范围。
昏黄之中有两道赤明而狂放的亮光在闪烁着,胸前装甲下抑制不住的是火种舱不安地悸动。

那是我所熟悉的光芒,是的,就如同镜子里倒映出的自己一般,如此的熟悉。



内置时钟准确无误地指向之前预先设定好的时间。
充电结束,机体重启,镜头打开。
奥利安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利落地下床收拾。他略有些发怔地盯着自家的天花板,金属的墙顶同自己十万次醒来之前一样明净。红蓝机体尝试着用CBIR[注]对缓存里残留的数据场景进行图像检索分析,但是系统却不断提示错误信息。
塞伯坦种族是一个严格按照程式逻辑规范在运作的种族。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其必然性和可追溯性,如同二进制不是0就是1一般准确。可是奥利安发现之前依稀出现在自己头脑中残留的影像却是他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也并非在任何一份经手过的资料里见过。
那些究竟是什么?跟数据库里任何一份数据都匹配不上,却又并不觉得陌生。
直到迪恩来敲门通知他时间不早了,他才意识到自己走神很久了,慌忙从充电床上跳下来奔去收拾。



清爽的晨风在金属散热片上拂过,变形后的兄弟俩奔驰在宽阔的城市高速道上。这个宏伟的城市在淡蓝色的天光亲吻下渐渐苏醒。在还没有多少机体出行的交通轨上畅意地行驶,仿佛能听到星球首都那沉稳而有力的脉搏一般。
本来迪恩跟奥利安并不是同路的,但是他今天坚持要送奥利安到图书馆。理由很简单,今天的奥利安看上去特别地容易陷入发呆状态,他很担心哥哥是不是能沿着正确的路线抵达目的地。
经过一处橙色的路标,路牌所指示前方不远就是铁堡图书馆。奥利安放慢了车速。“迪恩,谢谢你今天送我,我真的没问题,前面就是图书馆了。”
“那好吧,大哥你自己小心一点。我就去铁堡治安部报道了。”
奥利安变成人形机体后,目送着跟自己同一型号的兄弟远去,摇了摇头,口罩后的浮起一个轻轻地微笑。迪恩太大惊小怪了,其实自己也不过就是起床晚了一点、吃能量早餐碰撒了一些、出门回头讲话没当心撞了门框罢了。

档案员看着蓝白的身影消失在错综复杂的多层立交后,信步向图书馆标志性的白色建筑群走去。走近时,奥利安发现图书馆乳白色的立柱旁倚靠着一架高大的银白色机体,那身金属辉泽的装甲格外得耀眼。那台TF似乎在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某一点或者建筑的某一角,当然从奥利安的角度看过去并不是那么的确定。
奥利安不由地加快了脚步。对方察觉到他的靠近,绯红的光镜上映照出红蓝的身影。高大的军品冲着他露出一个几乎可以称作鬼脸样的笑容。
“哟!”



奥利安端着两杯能量液走进了文档室,银色的机体正在翻阅他桌子上的数据板,他把杯子轻轻地放在对方面前。
“不好意思,工作的地方只有这种简陋的东西。”
“啊,没什么,不要紧的。”威震天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差点喷出来。去他普神他后挡板的,这杯东西的味道跟动物园的幼生体饮料一模一样!
“怎么了?”
银白机体实在没办法正视湛蓝光镜投来的关切目光以及对方一脸正直询问的样子,打从下流水线后头说话一次结巴了。
“还,还好吧。”
“那就好,我只泡了两杯,要是喜欢的话,我再去煮一壶好了。”
“不,不用了!!”



奥利安一边查看着光屏上的资料,一边给辅助机器人发出指令取出需要的数据板。如果不是需要借阅一些专门的资料,威震天一百万个不愿意到图书馆。他觉得自己在这种枯燥的地方待上不到一循环分就会忍不住要开枪轰散那铺天盖地的霉锈气。不过意外地遇到这架红蓝机体,让他几乎忘记了芯底的烦躁情绪。
在这个档案员身上有一种令人觉得安心而沉稳的气息,那是在角斗场内场外都体会不到的感觉。从那对明澈的光镜里,从快速点击光屏的手指间,从冒着微微热气的杯子上,一点点地弥漫开来。
奥利安和威震天都不是多话的TF。安静的气氛徜徉在红蓝和银白身边,整个资料室里只听得到轻快而有节奏的敲击声。和煦的晨光在两架机体之间投下淡淡的剪影。

一摞厚厚的数据板被整理好放在办公台上,威震天这才从待机缓冲中清醒过来,不由低声咒骂着。该死的,自己居然这么毫无防备地让系统进入休眠状态。一个在生死战场上走出来的TF怎么可以如此就放松警惕!而他自己丝毫没有意识到,正是因为在他身边的是这架红蓝机体,所以他才会如此的放松。
“你要的资料我已经全部找齐了。”档案员把数据板推放到威震天面前,“不过我挺惊讶的,你居然会借阅的资料涵盖了这么多领域。”
奥利安拿起之前银色机体给他的长长的列表:“历史的,机体改造,建筑工程,政治研究,……还有各个行省的三维地形分布图。有几份资料的母盘目前在分馆,过一会拷贝件就会送过来了,请再多等一会吧。”
红蓝的机体摸着下巴陷入了短暂的思考。虽然时间极短,但是威震天以为他会从中推测出什么,不露声色地把机体调整到一个适合行动的角度。
“冒昧地问一句,你这是打算环游塞伯坦吗?”
威震天愣了愣神,一纳秒后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到连杯子里的液体都荡漾起波纹。
“啊,啊……是的,我很快就要展开一趟漫长的旅行,目标定下来就是塞伯坦全境吧。”
威震天打量着毫不怀疑的档案员,微微眯起镜片。这个家伙,有着极其敏锐的洞察力。但是他不懂得往坏的方面推测一个人的意图,原因或者是他不明白或者是他不愿意。
单纯的家伙。

让铁堡的火光为我们送行,我们将在塞伯坦化为废墟的那天早上启程。

“环游塞伯坦。”档案员的镜片后流露出佩服和神往的光芒,“如果可以,我也很想能够离开铁堡去走一走。不仅仅是塞伯坦,最好能到每一个星球上去探险一番。”
“为什么不去呢?你也应该有假期的吧。”
“有假期并不等于有空余的时间。你看,我每天都有以存储阵列计算的数据需要输入,这让我无暇分身。家里有一个爱操心的兄弟,身边还有一群过于担心的朋友,他们都说最近外层空间不太安全。科学技术学院也有发出通告,说观察到主恒星耀斑[注]活动频繁,最近会有规模较大的磁层暴爆发,塞伯坦处于磁暴严重干扰区域,空港已经推迟甚至减少星际飞行,甚至有专家建议在最为密集爆发的时间段不要出行减少对机体的危害。……”
奥利安一边说着,一边整理手边的数据板。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银色的机体专注地听着,他似乎很喜欢听奥利安讲任何事情。
忽然红蓝机体握着手里的数据板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慢慢低了下去,与其像是在对面前的机体说话,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不过主恒星的磁暴是现有科学技术可以预知的,但是有一些风暴却是我们的光镜无法捕捉的。”
光线透过百叶窗在红蓝机体上勾勒出一圈金色的轮廓,威震天不由地眯起光学镜。
“你所指的……是什么?”
奥利安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他走到窗户前关闭了遮蔽系统,伴随着落地玻璃转为透明,铁堡的晨景展现在两台机体的镜片前。
恢弘高耸的建筑群,错落有致的城市轨道,川流不息的机群,无论何时看下去都是一副美丽的景象。几百万年以来一直没有变化过的风景,仿佛停滞在历史上它最为辉煌的那一刻。
“你知道温水效应[注]吗?”
“恩?”
档案员转过头向威震天解释:“那是很早以前的一份报告,科学院对一个遥远星球上的有机生命体进行的神经传导实验。如果把那种生物放进极热的水里,通过皮下神经组织传导到大脑分析,觉得对生命有危险,它会立刻跳出实验环境。但是如果把它置于温水中,慢慢地升温,神经中枢对于这种缓慢的变化反应能力会下降,甚至最后会在其中丧命。后来这项实验被判定为没有研究价值最后终止了。我是在整理过去的档案时偶然翻阅到的。”
“现在,我们的文明如同沉浸在繁华安逸的温水里。周围在慢慢地改变,而它却忘记了前进。”红蓝机体缓缓摇了摇头,“你看议会阁广场前的历代Prime的雕塑,究竟还会有多少人路过时会对它们产生敬畏?”
“一个人停下脚步并不会阻碍前进,但是可怕的是所有人都停止不前。这个世界的道理就是有得到就有失去,但是得到和失去所付出的代价却并不是每个人都清楚。我们为黄金时代的荣耀所陶醉时,失去的是未来的方向。”
“虽然没有依据,全凭直觉,在我们光学镜头捕捉不到的地方,或许正酝酿着一场未知的风暴,……足以改变塞伯坦现状的风暴。”
“你对这场风暴,害怕吗?”威震天凝视着杯里的能量液,突然问道。
“我……不知道……”
红蓝涂装的档案员沉默地看着外面市区的景象,端起杯子并没有喝。威震天在聆听之余,不禁好奇口罩下面是怎么样的一副表情。
突然奥利安醒悟到自己在客人面前失言了,转头道歉:“对不起,刚才借阅的时候让你等了很久,现在我又自顾自地对你讲了这么些无聊的话题。”
“哦,不要紧的。你讲的东西很有趣,真的,非常有趣。”
威震天脸上笑了笑,但是他的镜片上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对了,我差点又忘记了。一直都没问过你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你。我是威震天。”
逆光中,管理员回应了一个如同清风拂过般温和的微笑。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奥利安•派克斯(I am Orion Pax.)。”



威震天收到了一则消息,于是他不得不提前离开。档案员把他到送到图书馆和城市交通轨的上闸道口。
“拷贝盘送过来了我会通知你的。数据板会寄放在图书馆的前台,即使我不在,只要用我发给你的密码就可以领走的。”
“还挺方便的,多谢了。”
“对了,还有上一次你说想去铁堡的最高点看看。如果你来取数据板时我还没下班,我们就一起去吧。我也很久没有去过那里了,听说那边新建了……”
威震天停下脚步,静静地看着对方的身影。城市交通轨上的车流在他的视线里成为模糊的背景,只有那个红蓝的背影是如此的明晰。
“奥利安。”
“嗯?”
档案员侧过头,下一纳秒的视线被银白色的装甲所占满。
威震天轻轻地拥住了他,奥利安整个人都银白机体宽厚的怀抱里。他把力道控制得很好。奥利安可以感觉到自己和对方风扇的所散发出的温热,可以听到对方拥抱着自己时液压轴承转动的轻微声响。
原来他是这么的高大。红蓝机体这么想着。
然后,威震天又轻轻地放开了奥利安。
“再见。”



奥利安回到座位上,继续进行着前面的工作。光屏上忽然弹出一则通讯,告诉他预定的拷贝盘已经送到了,让他去前台取一下。
红蓝机体站起身,忽然目光落到之前威震天之前喝过的杯子上。
那对在无尽黑暗中宝石红的光镜仿佛穿透了机甲,穿透了火种,穿透了脚下的大地,他俯视着一切。
档案员忽然想起了早上那个模糊不明的场景,处理器里升起一种奇妙的感觉。威震天所告别和拥抱的对象不是自己,而是塞伯坦。


[注]Content-based Image Retrieval Based on Color Feature Distribution and Relevance Feedback,基于颜色特征分布及相关反馈的图像检索方法
[注] 一种最为剧烈的恒星活动。以太阳耀斑为例,一次增亮所释放的能量相当于10万至100万次强火山爆发的总能量,或相当于上百亿枚百吨级氢弹的爆炸。
[注] 这里借用的是“温水煮青蛙”效应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