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重写版】章七

<章七>

奥利安独自徜徉在铁堡市中心的街头。繁华街道的行走道上,各色各型的机体三五成群地走着,时不时会有一些活泼好动的幼生体在高大机群的空隙间来回追跑,偶尔会看到一些外星系的种族驻足在十字路口。
红蓝机体在一个零配件商店门口停下了脚步。透过明净的玻璃可以看见商铺里琳琅满目的机械零件。抬头望了望招牌,同之前得到的资料核对了一下,奥利安知道自己到了目的地。

“实在对不起,我这边脱不了身,但是那些配件一定要当场检查的,于是小奥就麻烦你帮我去取一下零件样本了。”
想到那个被海量数据清单包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帕拉萨斯人,奥利安就禁不住笑了起来。反正今天自己有好几个循环的休息时间,档案管理员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朋友的请求。

推开店门,门框上的感应器自动发出了悦耳的声响。商店的老板从一大堆箱子后探出了头。
“欢迎光临,不知道我能为您做点什么?”
“我是替一位叫蓝霹雳的帕拉萨斯朋友来取零件样品的,不知道您有没有收到他发的消息?”
老板的光学镜快速地闪烁了几下,显然是在提取信息。然后他一拍脑门站了起来:“没错,我记得了,他说会有一位朋友来帮他取样本的。他也把你的外形特征发给我了,就是你啊。请稍等,我这就去取配件样本。”
奥利安点点头,在老板翻箱倒柜寻找的时候,他开始随意看看商店里的商品。货架上的商品凌乱地摆放着,电子报价屏上还在呈现着输入到一半的状态。出于对于数字的职业性敏感,奥利安注意到老板正在修改的是零配件价格。管理员有些诧异,自从回到铁堡后某一次蓝霹雳跟自己抱怨过最近配件涨价幅度太厉害了,但是成品质量却一再地下降,再这么下去他在铁堡的生意迟早会做不下去的。

“啊,找到了,就是这些。就麻烦你帮他带回去一下了。蓝霹雳最近也真够忙的,回到铁堡老长时间了都没到店里来打个招呼的。”
谢过老板,奥利安把样品放收进了子空间,迟疑了一下还是向老板提出了自己之前的疑问。
“哦,你说这个啊,诶,别提了,这已经不算是最近的新闻了。”老板一边擦拭着一块轴承一边抱怨着:“之前议会不是通过了一项《关于矿业行星流水线自动化实施草案》吗?引起了很多矿源地的抵制和反弹,采矿工人们不答应啊,后来不是又出了C-12矿业星球的乱子嘛,现在原材料的供应受到很大的影响。到了我们这些零件销售商这里就只能靠提价来维持了。”
“难道商业联合会没有向议会提出抗议和呼吁吗?”
撇了撇嘴角,销售商停下手中的工作转向奥利安:“要是议会能采纳我们的意见,我还用得着在这里修改价格吗!你大约也多少了解吧,这已经是这个星循环第三次提价了,哼,如果不是……”
老板突然截下了话题,望向奥利安身后的光学镜里有些警惕。奥利安转过头,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商店街低空掠过。红蓝机体更加感到吃惊,他认识那种机型,就是在档案管里随处可见的辅助型机械鸟,除了被广泛的使用于民间的各个行业里,也有被用于军事和商业性质,担任侦查和反侦查等角色。
“年轻人,少知道一些对你比较好。替我问蓝霹雳好,希望他在被数据弄得当机之前到我这边来逛逛。”
红蓝机体跨出零件商铺的大门,抬头向上望去。纵横交织在城市上空的轨道交通网密集地分布着,高大的建筑群在恒星光热的照耀下反射出金属特有的辉泽。他微微眯起光学镜头,城市光鲜的表面之下是浓重的阴影。



奥利安并没有打算立刻回去,有些漫无目的地走在繁华街区的行走道上。仔细观察之下,不难发现并不只是零配件,很多和塞伯坦人生活紧密相关的东西,比如烤漆、冷凝液、机油,从数据库里调出最近一个更替的价格对比,虽然划分了若干个阶段,但总体上涨的幅度远高于历史同期。
经过一个挂满海报的立体影像店的橱窗前时,他被悬浮在门面后光屏上的内容所吸引。正在播放着的是一段剪辑过的最近塞伯坦各地的罢工和游行示威影像,在录像之后是一份议员们的联合谴责声明,声称最近这些事件都是别有用心之徒精心策划的,呼吁全体民众坚决抵制保持冷静,并且责成Sentinel Prime尽快前往各个事发地点处理问题之类的云云。
红蓝机体摇了摇头,在面罩后不着痕迹地叹息。曾经他也有研究过市场的运作。虽然矿源产地的这个环节出现了问题,但是供应链的链式反应是需要一定时间的,短期内依靠着库存量和商业联合会的调配干预,塞伯坦的零配件价格不至于飙升得如此之快。从目前种种迹象表明,在背后阻碍干扰的正是议会。无论议员们是出于什么目的,囤积敛财亦或是排挤打压Prime,都说明现在的塞伯坦正在悄然滋生着一种名叫“堕落”的慢性病毒,逐渐从内里侵蚀着整个行星。
当人们狂欢着走向悬崖,你究竟是选择试图拉回他们,还是漠然视之?

“不论它的外表是固若金汤,还是根本不堪一击。”

管理员想起了在夕照渐隐的夜空之下那台银白色机体所说过的话,不由地泛起一个苦笑,现在的铁堡已经不再是曾经的样子了。如果他再来看到现在的铁堡,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这时,内部通讯突然弹出了提示,通知他在一个循环后到最高议会阁,有一项紧急的工作需要他去处理。
奥利安再看了一眼出现在光屏上Sentinel Prime金色高大的身影,把刚才所得到的信息和判断从缓存里取出,设置加锁放进记忆芯片的角落,然后匆匆离开了这个橱窗。
那时候奥利安并没有注意到,在光屏下方的箱子里整齐地放着许多光碟,而摆放在最上面的一张封面上赫然印着一个银白色的高大身影。



“你就是铁堡图书馆的档案管理员?”
蝙蝠精议员略吃惊于光镜前这台红蓝机体的年轻。每个星循环他都会收到若干的统计报告,而如此详实的数据居然都是出自这样一个年轻的机体。
这是一个很值得挖掘过来的人才。紫色涂装的议员颇有深意地微笑着。他是一个善于投机的TF,明白数据和情报在攫取利润中的重要性。资源就是要最大量化地利用,这可是他的座右铭。
“十二个循环后我要参加一项紧急会议,你要在这之前帮我拟定一份各个能源开采区现有能源产量和价格的变化趋势数据。模板就像以前的报告一样,不过数据我需要最新一星循环的。”
奥利安粗略估算了一下数据量,不仅接下来几个循环休假是只能泡汤了,而且还得加班才能完成,看样子小蓝的配件样本只能叫迪恩来捎给他了。
在描述完对报告的基本要求之后,蝙蝠精从子空间里取出一块数据板。
“我读过你每一期的报告,作为一个年轻的TF你做得非常不错,我很欣赏你。”
“谢谢,这是我份内的职责。”
把数据板放在办公桌上,紫色的贵族机体双手交叠着:“不过,有一点小小的建议给你。你不觉得,这些数据都太过于诚实了吗?”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数据本身的存在就是客观公正的。”
嘴角扬起嘲讽的笑容,蝙蝠精向后仰去,机体后背装甲舒适地倚靠在椅子上。
“数据是诚实的,不过对于这些数据而言,编撰出它们的机体才是神,不是吗?”
奥利安看着对方金色的光学镜,认真地回答道:“如果您是这么理解的,相信是有您的道理。但是我却并不如此认为,数据和我们之间并不存在从属关系,我的职责就是如实地反映出它的原貌。”
他们对视了极短的时间。透过那对湛蓝清澄的镜片,蝙蝠精明白对方是不会退让的,面甲上浮现出冷笑:“听说你在这个工作上做了十万年,你对你现在的位置觉得满意吗?年轻人,你要知道,宇宙中没有什么东西是不会变。是否向着自己有利的方向变化,一切都是由自己决定的。”
“感谢您的教诲。那么我先回图书馆完成工作,十个循环后我会把数据发送给您。”



天幕的晖光从窗户上褪去最后一抹鲜明色彩的时候,蓝白色的机体出现在档案室的门口。看着被一堆数据板和浮空光屏包围着无暇环顾的兄长,迪恩笑着敲了敲门框。
“啊,迪恩你来了,快进来吧。”红蓝机体奋力地从数据堆里站起来,却不小心把旁边的一栋数据“摩天楼”给撞倒了。
“大哥,你这也太不小心啦。”
兄弟俩弯着腰在散乱了一地的数据板里捡拾整理着。迪恩随手拿起一份借着微光和夜视功能读了起来。
“咦?大哥,这份临近行星能源储存量报告,怎么跟议会昨天公布的数据不一样?”
提取了昨天系统里的归档数据,迪恩轻而易举的找到了那份公布出来的消息。
“这……差异也太大了吧?”蓝白机体把数据板递到兄长面前,“要是按照你这份数据,矿源根本没有枯竭,就不应该遣散那个矿区的工人的啊!”
红蓝机体接过那张数据板,静静地看着金属边缘上滑过的银色光韵。他沉默着,空气中只能听到机体风扇细微的嘶鸣。
“难道议会……!”迪恩忽地站起了身,原本拾起来堆放在腿上数据板哗啦啦全部掉了下去,“大哥!”
奥利安转身把数据板放在操作台上。他停顿了片刻,转过身来,尽量以平静的口气回答他的兄弟。
“不,没什么的,迪恩,真的。”

红蓝机体把手背在身后紧紧地抓着操作台的边缘,紧紧地。

历史的演进就像一条永不回头的河流,置身在其中的我们,纵然想力挽狂澜,但是水流却总是把我们不断地向着相反的方向,无情地推去。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