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重写版】章五

<章五>

“这里是科学技术学院[注],塞伯坦最著名的科学家们都供职于此。最近新发明的永久性不掉涂装不伤装甲无副作用光亮技术就是在这里研发出来的。”
“我对这帮子只会敲敲打打快生锈的老家伙们没兴趣,下一个。”
“这里是伟人纪念堂[注],是为了追忆怀念我们星球的历史和塞伯坦历任Prime而设立。除了保留有Prime的生平和影像资料,还有Prime的著作,Prime的书画真迹,Prime的语录,Prime的……”
“够了!我不要对着一堆已经去见普神的家伙们的破铜烂铁,下一个!”

“这里是最高议会阁,是整个星球的政治中心所在,一切决定塞伯坦前进方向的决议都是从这里发出的。……诶?你问那边站成一排拉着横幅的姑娘们?啊,你来铁堡的次数比较少……那些都是Sentinel Prime的FANS们。每当Prime出行她们都会在场,形成铁堡一道独特又靓丽的风景线。”
“我跑这么远不是为了来看一群花痴的!下一个!!”

“这里是千斤顶的实验室[注],他是我们星球著名的科学家之一,实验室以经常爆炸著称于世。我们务必要保持站在警戒线以外,否则就容易遭到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或者高速碎片攻击而被送进旁边救护小诊所。”
“……下一个!!!”

“这里是塞伯坦动物园[注],……”
奥利安一脸真诚地转过头看着高出自己半个头正在怒目俯视的银白色机体。威震天死死盯着他的脸看。动物园……他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如果从这个 小子装甲上看到一星半点的嘲笑,立刻就把他大卸八块。虽然对方带了口罩看不出明晰的表情,但是那对透亮的蓝色光学镜里写满了认真和诚恳。
十个纳秒后,银色的机体阴沉着脸,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不•是•幼•生•体!!!”



抬头仰望着天空,双子卫星划过既定的引力轨道出现在视野范围内,如此的切近又如此的遥远。它们就如同冷眼旁观的引路者一般,所过之处暗夜的大幕缓缓垂下。每一次仰视着穹苍,奥利安芯底不由地会升起某种冲动,想到卫星的轨道上去。在那样一个普通机体们通常都无法达到的高度,一直一直向下俯瞰着铁堡的夜不成眠,看着银灰色的塞伯坦镶嵌在宇宙深邃的背景上。那是多么令人神往的场景,在寥阔的宇宙中神秘又孤寂千亿光年的循环过往。

一个逆光的身影出现在镜头范围内,中断了他的遐想。管理员接过对方递过的简易包装能量液。
“高能量低热量健康成长好燃料?”因为太过于出乎意料,奥利安不由自主地读出了包装上的字。
“动物园里只有这种给幼•生•体喝的能量液!炉渣的!”
“噢,不,谢谢。”
奥利安给饮料插上吸管双手托住包装喝了起来。对于一个身材高大的TF来说,这个动作实在幼稚得像一个幼生体才会做出的,但是在旁人看来却没有任何的违和感,或许是他那过于的认真态度和直来直去的思考模式造成的幻觉吧。
威震天撕开包装灌了一口,不禁皱起眉头。废渣的,这口感……真是太太太难喝了!!完全是给小家伙们喝的东西。银白机体转头看着档案员一脸幸福的啜饮状,他决定不去怀疑自己的味觉感触系统,真亏得对方还能喝得下去。

余晖渐渐隐去,漆黑而深沉的色泽缓缓地爬满整个天穹。远处城市的中心地区已经华灯初上,而在暮光残留的天际还泛着深浅混合的蓝紫。铁堡是如此的繁华,高大的建筑群像没有任何温度的钢筋森林一般林立,仰望天空成为了一种奢侈。而在这个远离中心的近郊,极尽光镜可视范围望去,天宇辽远而壮阔,没有耸立的高楼遮目,没有机流穿梭的嘈杂,纵然是星球上再高大的机体也在这份浩瀚下相形渺小,一切浮华喧嚣都在止于穹窿之下。

“对了,你知道铁堡最高的地方是哪里吗?”
“最高的地方?”奥利安惊讶于对方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忍不住追问了一句,“你想去铁堡最高的地方?”
“是的,如果知道的话带我去。”
“为什么你会想去那里?” 随即他发现了自己的失言,赶紧说了声抱歉。
威震天并不在意对方的失礼,他仰望凝视着,举起手臂,仿佛是要把天空都抓握在手中一般。
“我觉得我……所看到的铁堡,是白天的铁堡。它光鲜照人,耀眼到光学镜片无法探视到它的背后,我觉得我只是困在它体内的一个微小的存在。……但是从高处看就不一样了。”赤红的镜片在残光下有那么一瞬间闪过贪婪而危险的光芒,“从高处俯视着,它就像在我的掌握中,我可以看到它的全部,而它只能听命于我。”
手转而握成拳头,向着铁堡中心方向做了一个出拳的动作。
“不论它的外表是固若金汤,还是根本不堪一击。”

奥利安静静地听着这架高大的机体发表着听起来有点危险的言论。他芯里承认自己非常惊讶,这台看起来魁梧的机体的思想并没有他的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事实上却是如同他的眼神一样的深邃,思考模式跟自己其实惊人得相近,虽然得出的结果似乎有那么些不同。

滋——
动物园的行道灯在霎那全部被点亮了,柔和的光晕,在地面上投下淡淡的影子。
一片阑珊的灯海远远望过去,它们像星光一样的华美,却不是有生命的星辰。

“穹顶。”红蓝涂装的TF站起身来伸出手臂,银色的机体顺着他指向的方向望去,那是远处夜幕中一座最高耸的阴影。
“塞伯坦最大的信息资料档案中心,铁堡中心的制高点,也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从一个角度来说,可以称为我想去那里工作,因为……有很多资料和书看。”奥利安说着说着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天线。他发现对方并没有嘲笑他,只是安静的听着。
“另一个方面,跟你的理由很像,我相信在那里可以俯览着整个城市,看着它的成长和衰败,如果可以,我梦想能一直一直看着铁堡,看着塞伯坦,直到‘万众一心’回归到星球核心的那天为止。透过我的光镜和我的记忆库,探寻另外一个不同的铁堡,见证我们所存在过的这一段历史。”
“不过……”他转向威震天。虽然那时奥利安脸上的表情被口罩挡住了,不过威震天可以向普神发誓,他一定有在笑,那是一个像幼生体一样充满幻想和向往的微笑,“我知道还有一个地方比穹顶还要高。”
“是哪里?”军品无可救药地发现自己明显已经被档案员吸引住了。
机械的手指指向天际的双子卫星。
“你是说,卫星轨道?”
“是的。”管理员扬声器里透出难以掩饰的兴奋,“从那里可以鸟瞰整个塞伯坦。不仅仅是铁堡,从神思新城到翱翔天城,从音速峡谷到帕拉萨斯,整个星球都在视野范围内。……只是可惜……”发声的频率和响度慢慢地低了下去,“不借助航天技术,就无法到达那里;就算可以到达,也无法一直停留在轨道上。”

“切,这有什么难的,会飞就可以了啊。”威震天双手盘在胸前,以一种不屑的口气好像是在说着“今天你的能量吃了没有的”之类稀松平常的事,“总有一天可以去的。”
奥利安愣了一纳秒,随即发现对方其实是在别扭着安慰自己,面罩后不禁泛起浅浅的微笑。
“是的,你说的没错,这么简单的问题我怎么没有想到。会飞就行了啊!总有一天会可以的!”

总有一天可以实现的,我的愿望。

“炉渣的,你这次肯定笑了!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该死的……”
“不不,我没有笑。你真的很有趣。”
“有趣你个U球见普神去吧!”
这时银色机体内沉寂了一天的内部通讯忽然响了起来,声波终于发来了联系消息。
“渣的,终于还记得我是存在的啊。”威震天嘴巴里接连蹦出一串奥利安闻所未闻的词语。不过管理员认为那应该不是什么好词汇,音频接收器自动屏蔽了。
“我要走了,他们跟我联系了,那我就得去碰头地点了。下一次有机会再来铁堡,一定得好好请你去喝一杯。”
“好的,请路上小心,最近的铁堡并不是特别安全。”
“再见。”
“再见。”
伸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然后松开。彼此道别,下一次的再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奥利安激活变形齿轮奔驰在回家的路上。通讯箱里有一条蓝霹雳的消息一条迪恩的消息。帕拉萨斯商人在信息里不断的道歉,说已经把艾丽儿送回家去了,等大家都有假期的时候一定要好好聚一聚。迪恩则是很认真的询问今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个不认识的军品会拖他一起跑掉,末了问奥利安晚上还回家吃饭不。

“诶呀,忘记问他的名字了。”奥利安一边回复着消息一边发现自己居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有点懊恼。
下次,可能不会再见到他了吧。
那对绛红色的光学镜后蕴藏着无穷的能量,那并不是铁堡所能承载的,或许整个塞伯坦也不一定能束缚得了他那种狂飙之势吧。
那么,自己呢?
天际空阔,夜愈发得深了。



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黑暗的小巷子里,目光一直没有离开不远处被映衬得金碧辉煌的议会厅。
身后响起了脚步声,从外部感知器捕捉到地面细微的振动可以判断出不只一台机体靠近了,至少有三、四台。
“既不跟我联络,而且现在居然还迟到。我还真想扒开装甲看看你的芯片是怎么长的,声波。”
深蓝色的机体微微低下了头,他所发出的声音并不如他的名字一般听上去那么优美,发声器里传出的声音仅仅只是基本频率的电子模拟音。
“抱歉,我的主人最近遇到了一些小麻烦。不过,我们会尽最大可能来弥补你的损失。”
“哦?”高大的机体转过身,炽红的眼眸在黑暗中划过一道暗色的光弧,“说说看,如果让人满意,我会好好考虑一下的。”
“为了表示诚意,我已经派运输队把最新的一批武器运到卡隆,应该已经快到了,相信在之后的竞技中会对你们有很大帮助。另外你要找的会飞的战士,我已经找到了。”声波往旁边闪出身形,从他背后走出了三台TF,一台红色,一台蓝色,一台紫色。
“他们三个目前是塞伯坦军校[注]的在读生。”
“只要是愿意跟随我的愿意跟我合作的,我不管他们是以前和现在是在干什么的……你们会飞。”威震天转向三个飞行战士,上下打量着,“可以飞多快?”
“我们三个都可以超三倍音速飞行。”年轻的红色机体一脸恭敬地回答道,“威震天大人,我愿意效忠于您!”

他转过身远眺着,现任Sentinel Prime出现在议会厅庄严的大门前,金色的装甲涂装和灿烂的灯火交相辉映,他的身影显得无比得高大威严,就像他身旁挺立的白色立柱,坚实而华丽的表面,但是内里早已被黑暗所侵蚀,腐败殆尽。
嘲讽的笑容浮现在脸上。
忠诚么?

“你们的名字?”
“我叫红蜘蛛,这边的是惊天雷,紫色涂装的是闹翻天。”
威震天芯里突然触动到了一些东西。渣的,被牵着装甲走了一天,居然忘记问那个家伙的名字了。
那台红蓝涂装的民品,炉渣的,清明的镜片下分明隐藏着澎湃的激流,是比星际间的风暴还要来得猛烈的存在。

“声波。”
“什么事?”
“你知道铁堡哪里可以看到星星吗?”
声波迟疑了片刻,转而肯定的回答道:“至少在铁堡市区是不可能的,受到很早以前铁堡建设规划的限制,在这么高密度的建筑群覆盖下是无法看到完整的星空。如果是在比较稀疏的边境地区应该还可以看到双子卫星。”

如果是他,一定会知道哪里可以看得到那些星斗,下次还有机会问问好了。
就算被刻意地掩盖,在熊熊燃烧的东西是不会沉寂的。


[注] Academ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出自狂飙翻译的塞伯坦地理
[注] The Hall of Records, 出自狂飙翻译的塞伯坦地理
[注] Wheeljack's Workshop, 出自狂飙翻译的塞伯坦地理
[注] Cybertron Zoo, 出自狂飙翻译的塞伯坦地理
[注]Cybertron War Academy,出自G1动画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