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真人电影】Polar Night 章四

<章四>

和神相比,和星球相比,和宇宙相比,每个人都是微不足道的存在,如同落在天平砝码上的微尘,无人在意,忽略不计。


逆溯的历史,尘封的时轴,世界的起点,银蓝色星球的过往交汇成一条宽阔的河流,穿梭往复,满溢到意识的每一个角落。
他看到了宇宙的初始。当曾有的平衡被打破之际,从混沌中分裂出两个独立的形体。他们是最初的神灵,也是点燃第一场战火的兄弟。他们彼此对抗,他们彼此厮杀,他们之间的战争,也正是宇宙从不平衡到寻求平衡的漫长过程。
他听到了这场属于巨灵们的战争终结之时低缓的晚祷。胜利一方亲手把自己兄弟打入黑洞时的沉默,失败者在陷入永恒黑暗前怨毒的诅咒,银蓝机体在变形成为金属星球前把封印力量种植到十三个火种里的叮嘱,背叛者与过去并肩作战同伴们决裂时分的狂言。
他触摸到了历史真实而冷漠的一面。封印着堕落灵魂的金属板的触感,握住沾满能量液的来福枪的触感,抬起同伴灰白尸体的触感,撕碎背叛者火种舱的触感,全部都是和死亡擦肩而过的冰冷。
看到了,听到了,触摸到了,所有的线索终于被串联了起来,真相在抽丝剥茧中逐渐显露出原本的面目。
于是,他明白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所以,Fallen实际上是解开Unicron封印的关键。Primus在沉睡前把力量交付给十三位使徒。讽刺的是,当十二名先贤去世后,因为投靠Unicron而被除名的Fallen反而成为压制Unicron的最后一环。在地球一役中,Fallen的死最终让Unicron从封印黑洞中逃了出来,所以现在它的第一目标就是毁灭塞伯坦。”
三色的残影划破宇宙背景单一的墨色,红蓝涂装的执政官从高处自体落下,引力加速度在落地时的冲击力让原本就不平的地面凹陷下去了一片,灰黄的尘土被高高地扬起,落入遥远的虚空。待Optimus调整好机体平衡从坑陷中迈出时,外形张狂的银白色战机俯冲下来,流线型的机体外观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分解组合,在触地的瞬间完成了由飞行机体到人形的转变,流畅自如,一气呵成。
“哼,属于它的时代和战争早就结束了。”

守护者和执政官并肩矗立。从卫星Ⅱ上极目远眺,越过脚下星体边缘的弧度,仅凭光学镜就能看清楚那个悬浮在浩瀚星海上的巨大球型以及其身后不堪一击的防御工事残体。主恒星的光芒穿过数百万塞里的单位距离照射在金属要塞的表面,泛起一层灼目的流金辉泽。在两台机体的身后,蓝灰色的金属星球也同样绽放着柔和的光晕。这一对缓缓接近中的双生球体仿佛倒影在水面的影子,你的白昼就是我的夜晚,我的光明即是你的黑暗,越过了整个历史长河的再一次相见,何等壮观的奇景画卷。
这是接近于无限的神的领域。

红蓝的执政官下意识地握紧拳头,金属关节和连接管线摩擦的细微声响刺激着末端接收器。
“你会感到害怕吗?Megatron。”
银白机体瞥了身边的机体一眼,目光落到对方合起的面罩上。
“你在害怕吗?Optimus。”
“不,我没有。但是……”Optimus打开自己机体上的扬声公放,公共频道里铺天盖地的声音就像开闸的洪水般奔泻出来。
“普神在上,这究竟是……什么?”
“所有飞行编队注意,进入一级临战状态!”
“我们已经没有地方可以逃,没有地方可以逃了啊!”
“要么就战死在这里,要么就被这个大家伙碾碎。横竖都是一条路,没有什么区别。”
“让我们为了塞伯坦而战!”
“可是,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
……
嘈杂的喧哗回荡在没有大气遮掩的上空,湛蓝的光学镜后是极其复杂的感情漩涡。“整个塞伯坦在恐惧中颤抖。……你看看这。”指向那两颗行星级别的金属体,在行进中的那一个由于触及部分防御线,机体上不断地爆裂出五颜六色的火花,是的,相对它庞大的躯体而言,那些爆炸都仅仅是火花。
“再看看我们。和它们相比,每一个人是多么渺小,就像河滩上的一粒沙子。”
恐惧产生信仰。这个正在逐渐降临下来的橙色金属体,就是人们信仰的具现化实体。在绝对力量的威压面前,人们败在了自己的精神之下。此时的他们,就像落在天平砝码上的灰尘,微不足道的存在。
“我……”执政官松开了手中握紧的力道,“并不畏惧Unicron,但个人的意志并不能代表全体塞伯坦人的想法。塞伯坦这个种族会不会因为我们一次错误的决定而导致灭亡?”
“告诉我,Megatron,看到听到这一切,你在想什么?你会感到畏惧吗?”
银白机体以极其认真的眼神回视执政官,片刻他缓缓地开口。
“我……”
但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把话说完了。激烈的碰撞让地壳表面几乎隆起,没有人能够在一个星体的强烈震动中还能保持巍然不动,两人都摔倒被弹出去很远。视觉捕捉系统在急剧摇晃中无法保持对焦。一对巨大的尖螯如同危险捕食动物的利齿,轻而易举地切入到卫星Ⅱ的地表之下,被捕获的细小星球因为恐惧和剧痛而垂死挣扎着。
庞大的金属变形体挡住了头顶上方的天光,也遮蔽了主恒星投射到母星的所有光芒。塞伯坦陷入了无光的阴翳之中。



塞伯坦本星上,同卫星Ⅱ的通讯在第一波冲击过去后再度恢复。原本以为Unicron会毫不留情地把这颗伴星当作大战前的甜点一口吞掉,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它暂停下了所有的行动。
可是人们的神经回路并没有因此而松懈下来,Shockwave以最快速度接通了位于最前线的Prowl的通讯。
“趁对方停顿的时机,迅速前往卫星Ⅱ接应Megatron长官和Prime!”



惊骇的地震终于停止。Optimus Prime听到自己合金装甲的躯干下内部系统运转的声响,平衡和运动系统被一一修订参数。他以手臂撑着地面等待机体彻底恢复,覆盖在红蓝机甲表面的黄色尘土因他的动作沙沙落下。
“Mega……Megatron,攻击好像暂停了,你那边怎么样?”
没有得到预期中的回答。
执政官抬起头,光学镜片上倒映出深深嵌入卫星脆弱地壳下的利角,以及正向橙色庞然巨物靠近的银白机体。
“Megatron?”
Optimus摇晃着站起身追上去。数道高能射线密集扫射下来,封锁住了前进的路线,逼迫他不断地后退。
“你在干什么?Megatron,回答我!”
“ Optimus Prime。”低沉的声音从橙色的机体内传来,古老而悠缓,如同来自一颗星球地核内的鸣响。“ 我的复苏和塞伯坦的毁灭皆是必然。Megatron选择顺从于我。那么你呢?如果你也愿意为我效劳,你可以继续继任Prime一职,我会赐予你们同样的权力和力量。”
光学镜明丽得让人不禁想起混沌时分升起在地平线上的启明星,红蓝机体摇头微笑地回答道:“你弄错了一件事情。所谓Prime,是为塞伯坦而生。假如母星被毁灭了,那么Prime也绝对不会独自存活。我,Optimus Prime,塞伯坦的Prime,在我的任期内,我的职责就是保护塞伯坦,不计任何牺牲!”
“哦?很有气魄,我很欣赏你,塞伯坦的Prime。但是……”虽然是保持在球体状态,执政官可以想象得到对方人型时面甲上戏虐的笑容,“在这个宇宙时空里,力量是绝对的存在。你以为你拥有足够力量能和一个星球抗衡吗?”
“我并非是一个人。”
“看起来,你并不相信你的同伴会背叛。那就由他自己来告诉你好了。”
远处,银白涂装的机体面无表情地转过身面对执政官。
“ Optimus。”熟悉的音色,熟悉的声调,熟悉的机体,“你曾经告诉过我,你能听到一个声音在指引你,你问我是否也能听见。”
“我确实有听见。”陌生的笑容,陌生的眼神,陌生的话语,“不过,我听到的是来自黑暗来自毁灭的呼唤。”
融合炮转瞬代替了合拢的双臂,能量液被催动沸腾时特有的高频尖锐的破空之声,巨大的能量束向着红蓝执政官站立的位置袭去。连续的爆炸在他们中间筑起一道熊熊燃烧的火墙,隔开了Optimus Prime和Megatron之间的距离。
升腾的火柱映亮了银白机体疯狂的赤红镜片,滚滚浓烟和自他周身所散发出的暴虐气息交混在一起,随着热浪直冲云霄。

Optimus始终没有拔枪。
静静地伫立在原地,静静地看着那台被焰色镀上一层暗红的机体,湛蓝的光学镜后承载的感情超越了所有的悲伤。
如果这场厮杀是命运轨迹的一部分,我们别无选择。人们的反抗和斗争,在压倒一切的绝对性力量面前,就像落在天平砝码上的尘土,微不足道。

“Prime!”
“大哥!”
Optimus闻声回过头看到从小型飞船上跳下的两个机体,吃了一惊:“Prowl,Ultra Magnus!你们怎么来了?你们不是该在塞伯坦的前线吗?”
“塞伯坦那边暂时由Shockwave指挥,我们是来接应……”战略家注意到场面上的不寻常,立即警惕起来,“Prime,这是怎么回事?”
“……”
“不必多说了!”武器模块被激活,一把口径巨大的激光来福枪出现在蓝白机体手上,枪口对准火墙后狂傲的身影,“Megatron已经和Unicron联手了,一定要阻止他们!”
“等一等!住手,Ultra……!”
致命的金色光束比话语更快地从洞黑的枪口射出。Optimus万万没有想到Ultra Magnus会这么快动手,待他紧张地回头,却只看到空气中能量湮灭的烟迹。城市指挥官不禁皱起眉头:“零力场防护罩。”
Prowl开启探测系统:“直径约1塞里,是一个半圆防护区域。弱点是中心部位,有两个办法可以解除,一个是密集火力打击,每一次可以削减其14.2%的防御,并且会逐次递减,另外一个就是从里面破坏。”
“对我们而言,就只有一个选项,不是吗?”
枪炮再一次蓄满能量准备发射,所有的武器瞄准都已锁定Megatron所在的位置。这时,一个红蓝的高大身影张开双臂挡在了射杀的轨迹上。
“大哥!你这是在做什么!”
“ Prime,请让开!对于背叛者,不值得你去维护!”
逆映着冲天的火光,冰蓝色的光学镜宛如沉静的止水,微澜不动:“我说过了,不准动手。”声调并不高亢,却散发出强烈的压迫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信任吗?”邪恶而扭曲的声音响彻天际,“真是精彩,真是虚伪!Optimus Prime,你就成为塞伯坦的第一个殉道者吧!Megatron,只要你对我发誓效忠,我现在就给予你想要的力量,压倒一切的毁灭力量!”
守护者突然感觉到有一个强烈的意志开始入侵机体。瘁不及防地,它撕扯开系统的防线,灼烧着神经回路,黑色的数据流涌入内处理器和各个中枢系统,像电子病毒一样蔓延至全身,啃啮着仅存的精神,几乎让他无法抵抗。机体的实体感正在逐渐消失,被吞噬的地方仅留下一个又一个无物的黑洞。他忍受着精神和机体上的双重侵蚀,意志的争夺战如同一把锋利的钢锯来回切割在绷紧的理智线上。扬声器不受意识控制地发出意义不明、原始野性的咆哮,震彻天地。
“大哥!难道你想毁掉塞伯坦吗!!”

来自远古邪神的狂妄笑声和同伴们焦急愤怒的斥责,对于红蓝机体而言就像掠过的缕缕微风,红色的星火飘散环绕在执政官身畔,在被战火微微熏燎过的装甲表面流溢着短暂却幻惑的光彩。他甚至抬起视线,越过同伴们的肩膀望向那个陷入阴影中的银蓝色星球。
如果我连你都无法信任,又怎么能带领这个星球的人们并肩作战至今?
浮现在唇角的微笑,在此时看过去,坚毅得令人动容。
他挺直了背脊,纹丝不动。
在火种深处,他呼唤着那个名字,只有一声,温柔地穿越过九百万时空的光年,寂阑无音。
Megatron。


地表承受不住施加的重压在银白机体脚下迸裂开来,脚掌深深地陷入石土下。每一个机械关节都发出几近崩坏的嘶鸣,机体上跳跃着明显可见的电弧火花,躯体在倒下和强撑之间呈现出摇摇欲坠的角度。
“跪下, Megatron,向我宣誓效忠。”
他一动不动,封闭了所有感官回路的传导,从Unicron的角度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我说,跪下,Megatron。”
叠加在机体和精神领域的负荷再一次加重,脚下陷进入的更深了,但是银色机体依旧没有动作。
Unicron感到一阵恼怒,这是对他权威的挑战,是对他的蔑视!
“跪下!!!”
借藉着带有指向性的声音传导,橙色机体把可以完全摧毁一架机体意志躯体的重压以及满腔的怒火通通发泄到银白机体身上。
这下他该完蛋了。虽然有点可惜,不过也只是一个棋子罢了。
但在接下来,橙色球体看到令他万分惊讶的一幕。守护者并没有如他所预料倒地、碎裂成一片一片,反而极为艰难地支撑着躯体,顽固地站了起来。
“你!为什么不跪下表示臣服!Megatron,你不是渴望着力量吗?只要你跪下,我就能赐予你所希望的一切!否则,等待着你的就是和你的星球一样的灭亡!”
“哼,……”银色的守护者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挡在同伴枪口前的执政官,随即高傲地昂起头,“我的确需要力量,极为强大的力量,足以干掉你的力量,能够守护住我身后所有一切的力量!”
驱动右臂的变形原液,在一片浅金色的光芒后,冷锋流溢的星辰剑紧握在手中。凌厉干脆的破空之声,零立场防护罩应声被破坏。
“我憎恶一切会让我Megatron跪下的存在!”

执政官探测到身后的防御壁垒已经消失,向两名同伴大声呼喊,让他们立刻乘飞船离开,然后转身向守护者的方向冲去。
武器模块瞬时弹出两把黑色的来福枪一左一右凌空接住;银色的星辰长剑在灼热的空气中划出一片炫目的光彩。
“Optimus!”
“我在这里,Megatron。”
交错而过的美丽,两人默契的优雅,宛若舞蹈一般的流畅。红蓝机体再一次挡在银白机体身前,只是面对的对象换作了Unicron。
武器炽烈吐息的能量极其准确地命中了球体。在对方怒不可遏打开吞噬口准备一口吞下这颗卫星之际,Optimus按下了星体引爆的开关。

那一刹时,整个塞伯坦变得无比宁静,时间也仿佛暂停了下来。从某一点爆发,一道炽白的光线横切过三倍于卫星直径的跨度,仿佛是宇宙中的一只时空之眼,它缓缓地睁开瞳眸,从狭长的眼眸到突然完全睁开,转瞬之间却如同生命那般漫长。
漆黑的夜空被照亮成惨白。每一个那时还留在上面的物质,都在空无一物的煞白中失去了形体,无一例外。



卫星Ⅱ被引爆,Unicron遭受重创陷入暂时当机状态。
1个循环后,Prowl和Ultra Magnus乘坐的飞船回到了铁堡。
Optimus Prime和Megatron在爆炸中同塞伯坦地面失去了联系。



Topic : 女性向同人。
Genre : Novel/Literature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No title

来占楼!!!!!!!!
乃更新校对辛苦了!!!!=33333333=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自我介绍

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Author:无可救药万年拖稿君
时时刻刻都在赶工的废柴黑兔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们要发芽我们要开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